凌飞第二次来到魏家。

    车到门口便让保安拦下,凌飞的车子他看得很清楚,可人看得更清楚,是窝囊废魏老三的弃子女婿。作为一个魏忠仁那边的人,他对魏家老三巴结凌家之举相当恼怒,顺带着对凌飞也厌恶。

    在世家内部,不仅世家子弟分派系,就连世家内的仆人用人们也分派系。佣人们时常照顾某一位世家子弟起居,他或主动或被动就会被认为是那位子弟这一派系的人,只要未来世家子弟在家族中掌握实权,他们的地位也水涨船高。都不用说成为家主,只要是有实力被重视的子弟,他们的地位都会大不相同。现如今,世家内部佣人的交往也是看派系的。

    说白了,现如今的世家和古时很像。只要世家子弟争气,就能获得更大的实权,在家族内部的地位水涨船高,手底下的人自然是鸡犬升天。

    “你谁啊。”保安斜着眼问道。

    凌飞扫了眼他:“你家姑爷,开门。”

    “嗬,我们魏家一共四位小姐,三位出嫁丈夫是谁我认得很清楚,可不是你!另外一位年纪尚幼,及笄之年。别在这给我装蒜,赶紧滚蛋。”保安摆手。

    凌飞微微眯眼:“貌似少算了一位吧。”

    “少算了?似乎没有吧。”保安讥诮。

    凌飞神情淡漠:“没有?呵,看来她们在这家确实没什么地位,一个保安都敢这么嘲讽。”

    “不关你的事你少管。”保安撇嘴。

    “本来这事确实和我没关系,不过,谁让我是他家姑爷呢。”凌飞淡淡一笑,推门下车。

    “你想干什么?”保安皱起眉头,看凌飞这情况有点不对。

    凌飞耸肩:“也没什么,你不给我把杆拉起来,我自己来。”

    “滚远点,别在这闹事。”保安急忙道。

    凌飞走近保安亭:“越来越好奇,一个保安而已,竟然敢得罪未来要进门的姑爷,他们在魏家的地位是得有多低?还是说你脑子不正常?”

    凌飞走到了保安亭前。

    看到凌飞过来保安有点怕了,怕的不是凌飞,而是怕事情闹大,那可就不好玩了。虽然说魏大爷有给隐晦的命令,多给魏老三一家闹点事、惹点麻烦,可若是要把事情闹大,他可吃不消。

    “得得得,给你过就是了。”保安也怕了,直接按下开关拉起栏杆让凌飞过去。

    然而凌飞可没停下,走进保安亭内。

    “喂,我都让你进去了,你还想怎么样?”保安怒斥。

    凌飞目光淡淡,反手啪地就是一巴掌,保安整个人被巨大力道掀飞撞在墙上,脸上一道鲜红的巴掌印。

    “车上都下来了,就让我干上去不成?嘴巴贱,小惩大诫。”

    说罢凌飞转身回车上,保安怒吼着就冲出来,凌飞瞧也不瞧一眼踩油门开进魏家内。

    保安怒不可遏,却又毫无办法,声张开是不可能的,他这种地位管谁声张去?哪怕是给他命令的魏大爷也不可能会管他。魏忠仁给的命令是暗地里使绊子,摆到明面肯定不会承认。

    这种小人物凌飞本不屑教训,不过正如他所说,人都下车,这一巴掌肯定得打了再上去。口嗨半天,不给你点颜色看看?

    来到上次的会客厅,佣人们一看到凌飞便邀他坐下,这里的佣人可有礼节多了。

    “凌先生,请稍等,我去叫三爷过来。”

    “嗯。”

    佣人去叫魏忠勇,凌飞闭目沉思,脑中过了一遍如何对魏柔嘉医治。魏柔嘉的眼睛确如他所言可以医治,但是,毕竟已经失明十多年,想要那么轻松就治好不容易。明心手能化腐朽为神奇,却也不敢说一定能治愈,任何事情都不存在百分之百。

    不过,凌飞上回也说了,可以多尝试几遍,明心手不会造成伤害,可以进行下一次的治疗。多试几次,凌飞有**成的把握治好。相较于安若曦的病,魏柔嘉的好治多了。

    没有等太久魏忠勇就急急忙忙从楼上下来,看到凌飞哈哈大笑:“贤婿来啦,来来来,坐坐。”

    “今天贤婿过来是不是为了救柔嘉啊?”魏忠勇搓着手,心中急切,魏柔嘉的病情他一直都在想,等了这么些天终于等到凌飞。

    “上次我吩咐的药有在敷吗?”凌飞问道。

    魏忠勇点头:“有有有,按你的吩咐,每天都有。”

    “那就好,今天我可以试试了。”凌飞道。

    “太好了,就等你呢。”魏忠勇喜道。

    “不过。”凌飞道。

    这个转折让魏忠勇心中一沉:“怎么了?”

    “世界上并不存在一定的事情,我不一定一遍就能治愈她的眼睛,毕竟她失明太久。”凌飞直言。

    “唔。”魏忠勇心沉下许多,犹豫片刻还是点头,“这点我理解,连秦小姐也没办法,贤婿能有希望治好已经很厉害。”

    “不过也不必太担心,我的手法不会造成她的损害,可以进行下一次的治疗。”凌飞又安慰道。

    “上回贤婿说过,我知道的。”

    “如果没问题,我们开始吧。”

    “嗯,我们去楼上。”

    魏忠勇带着凌飞上楼找魏柔嘉,刚刚魏忠勇下来已经通知过魏柔嘉,他猜到凌飞过来的目的大概就是这个。

    来到魏柔嘉房间门前,门已经打开,一位双目无神的美丽女孩坐在轮椅上。女孩螓首偏移,侧着耳朵听门外的动静:“爸爸,是你来了吗?”

    魏忠勇目光一柔:“是的,凌飞也来了,他就是来替你医治眼睛的。”

    魏柔嘉面色微喜:“嗯!”

    兰兰在一旁也很兴奋,如果真的能治好柔嘉的眼睛就太好了!

    “不一定说一次就能把你治好,但还是很有希望。”凌飞淡笑。

    “麻烦了。”魏柔嘉压抑着兴奋道,秦妙心过来都说很难,危险性很高,凌飞如此信心十足,怎能不让她开心。

    凌飞看了眼魏忠勇和兰兰:“两位,麻烦出去,我需要单独治疗。”

    魏忠勇顿了顿,深深看了眼凌飞:“好,兰兰,我们出去。”

    “是。”兰兰也不疑有他,和魏忠勇离开房间。

    凌飞走到魏柔嘉身旁:“我先扶你在床上躺下,待会儿会在你头上进行治疗,你不用紧张,放轻松。”

    “在头上是怎么治疗的?”魏柔嘉问道。

    “点穴。”凌飞将魏柔嘉的轮椅推到床边。

    “点穴就能治好?”魏柔嘉讶异。

    “平常人不行,我可以。”凌飞道,旁人的点穴和他完全不一样。

    明心手需要武功才能运用,实力越强能运用的明心手越强。在运用明心手越发熟练的过程中,凌飞隐约感觉到体内那股莫名的气在使用明心手时跑到手上,他起初觉得这种东西是子虚乌有,可现在却有了些许相信,那股莫名的气或许就是内功!

    归一决越修炼的后面,这股气的感觉越明显,明心手的使用也越熟练有效。现在可以这么理解,凌飞用的明心手缠上的那股气,是旁的医者做不到的事。

    “有点,难以想象。”高柔嘉轻轻道。

    “用现代医学的语言来说,你的失明可能是由于脑部神经堵塞,导致视网膜中央动脉闭塞,无法视物。我用点穴的手法将你堵塞的脑部神经疏通,解决根源问题,眼睛自然而然恢复。”凌飞解释着。

    高柔嘉没少研究自己的病情,听凌飞这话心中大动,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应该可行。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