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淑仪盯着凌飞,目光更加冰冷,那个贱人的儿子现在还成气候了!眼下局面对子轩很不利。

    凌子轩正在想该怎么办时袁廉给他解了围。

    “干子轩什么事?”袁廉道,“我只是听不过去你说的这种话,看不惯你的行为而已!”

    袁廉将问题揽到自己身上,绝对不能把问题推到凌子轩那里,无论是出于什么原因。现在他揽下罪过,就算有什么闪失凌子轩也会帮他,可如果凌子轩出了事,他这边也不好过。他并不蠢,当然会选择对他有利的做法。

    凌子轩在那边安下心,事情真相如何聪明人心中都有数,可这些不重要,重要的是明面上的说法。在未撕破脸前一切都等同于没发生过,如同艺人的人设,在没崩塌前她始终是清纯玉女,背地里多少人知道她人尽可夫也无所谓。

    凌飞扫了眼凌子轩淡漠道:“看来凌子轩养狗的手段不错,能如此忠心耿耿,我就不行了。”凌飞指桑骂槐,心中也想到卡洛斯,自己一手培养出来的接班人,却背叛了自己。

    凌飞声音不大,所有人却都听得一清二楚,袁廉脸上挂不住,恼怒道:“凌飞,你……”

    “好,既然你愿意挡下那就要有觉悟一起挡下他的惩罚,两罪并罚!”凌飞轻轻拉起袖口。

    “嗬。”袁廉冷笑,“你以为你是谁,罚?你以为你代表什么?”

    凌飞拉起另外一只手的袖口:“并不代表什么,只是代表自己,任何冒犯我的人,无可轻饶。”

    “呵呵。”袁廉笑了,“你想动手?”他目光斜视在凌老爷子的位置,“你敢么?”

    凌飞摇着头:“总有些自以为是的人会问这种无所谓的话,这个世界啊,意外永远比你想象的要多!”

    凌飞上前一步距离袁廉不到一米,猛地伸出手掐住他的脖颈!

    “我不……呃。”袁廉正要说些什么凌飞手已经掐住他的脖子,如同铁钳,瞬间窒息,他急忙拍着凌飞的手臂,努力挣扎。

    凌飞目光扫过地上的玻璃杯碎屑,猛地将他对着地上摔去!以脸砸地的方式。

    见状场上低呼,喧闹开来。

    “凌飞,你干什么!快放开袁廉!”

    “该死,这小子真疯了,爷爷还在场,他在干什么!”

    “你管他做什么,又不是我们这边的人,今日以后凌家无他立足之处也与我们无关。”

    “对,袁廉反正是凌子轩的人,死了就死了。”

    “啧啧啧,太有趣了,我倒是想看看接下来会怎么发展。”

    而凌老爷子那边依旧毫无反应,凌子衿目光幽幽,爷爷是什么意思?

    凌子轩见状忙道:“大胆!爷爷在这里,他在干什么!未免太不把爷爷放在眼里。来人,把他给我抓起来!”

    凌子轩借机行动,都不需要添油加醋了,凌飞的做法已经触碰到禁忌。凌家的护卫一群六星雇佣军水准的,任凌飞再逆天也得死在这。

    凌百里笑眯眯地道:“子轩啊,这会儿你最好别妄动,这么着急容易被人怀疑是不是你指使袁廉。”刚刚凌飞那招回马qiāng杀得凌子轩有些措手不及,可袁廉替他挡了一qiāng,他如果再上去会不会两个一起被捅可就不好说了,以凌飞那性格。

    凌子轩淡淡道:“二姐姐不需要为我担心,我只是在维护秩序而已。”表面上认为他不是即可,凌子轩很清楚聪明人都知道怎么回事。

    “百里啊。”这时袁淑仪开了口,笑眯眯道,“我怎么感觉你有些在乎凌飞呢?”袁淑仪这话意有所指。

    凌百里凤眸微眯:“是啊,觉得我这凌飞弟弟小时候太苦了,自然而然就想关心一下。”

    交锋隐现……

    不过最重要的人凌老爷子始终不发一言,静静看着,他没发号施令谁也不敢也不能乱动!凌子轩说归说,没凌老爷子的命令,谁能动手?

    凌文渊目光深沉,父亲这是什么意思?按理来说这种情况早该把凌飞拿下。

    砰!

    袁廉被砸在地上,以脸着地,脸着的地方正是凌飞把高脚杯摔落满是玻璃碎屑的地方。

    “啊!!!”

    袁廉惨叫,道道刀锋划过他的脸,比较尖锐的玻璃碎屑直接扎进他的脸庞。有些已经划破眼皮,似乎都要扎进他的眼球内。

    周围的人都是犯着抽抽倒吸口凉气,凌飞太狠了!而且,不得不说凌飞的胆子真大,他难道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吗?

    不少人心中胆颤,这凌飞果真不是两年前那个谁都可以欺负的庶子。不说他手段如何,可性情绝对是个疯子,没事真别惹他!

    那些心中还想着以后没事找凌飞耍耍的人全都收起心思,现在的凌飞不同两年前,过去找他玩还不知道谁玩谁呢。

    凌飞今日之举且不说后果如何,至少往后这些凌家子弟都不敢再轻视于他。

    凌飞眼扫凌子轩,望着他淡淡道:“以后拴好绳子,我这人打狗不看主人,连主人也打。”说罢凌飞脚抬起,朝着袁廉的脑袋跺下去。

    袁廉挣扎着准备起来,又让凌飞一脚踩下来,脸再一次和地上的玻璃碎屑做了一次亲密接触。

    “啊啊啊啊!”惨叫之声更大,悸动人心。

    凌子轩眼皮抽了抽,好狠的家伙!盯着凌飞他心中也在愤怒,想指挥人动手,可凌老爷子没开口他也动不了,心中更加怒不可遏。

    凌飞看的位置还是凌老爷子那边,众人心想,这种几乎可以说是挑衅的行径,老爷子会怎么处置他?

    袁淑仪看了眼凌老爷子,老人坐在轮椅之上神色平静,毫无波澜,明明眼前发生了这等大事,凌飞甚至对着这边挑衅嘲讽,他竟然还有没有任何动作?难不成,老爷子对凌飞确实看重?似乎真有可能,进门的第一眼就稍显端倪。

    凌飞斜了眼地上的袁廉:“这只是今天的账,当年的事以后一件一件慢慢来,别着急,等着慢慢享受吧。”

    凌飞嘴角微微牵起一丝残忍的弧度,最后扫了眼凌老爷子那边,转身朝着门口走去。沿路之人纷纷退让,在所有人的瞩目之下凌飞缓缓一步一步走出大厅,没有人阻拦。

    几乎所有人都在考虑一个问题,为什么凌老爷子不动手?他们百思不得其解,凌飞所做之事已经触碰到凌家底线,为什么不让人擒下凌飞?任由他如此?

    “难道是因为凌飞刚刚说的那番话?”有人低语。

    “我觉得有可能。”

    “爷爷可能动了恻隐之心。”

    “从小这样的经历,所以爷爷愿意放过他?是这样么。”

    凌文渊深深望着凌飞离去的身影,眉头紧锁,凌飞只在开始时和他有对视,直到现在离开看也不看他一眼,让他心里生出莫名的挫败感。是为何挫败也不知,或许是身为父亲?或许是凌飞对他身份的无视?又或许是凌飞的狂傲?

    凌飞走到门口之时,全场安静之时,那位坐在轮椅上的老者终于说出一句话来。

    “下不为例。”

    声音很轻,语气很淡,却有一股不容置疑的气势,如同万军帐前将军下的军令,铮铮作响。

    在门口处的凌飞微微一顿,又继续前走,消失在众人的视野里。大厅内一些人不自觉舒了口气,在舒完气之后他们愣了愣,为什么舒气?是因为凌飞给了他们这么大压迫的原因吗?想到这里众人更是心中一沉。

    凌子衿等人视线不自觉在老爷子身上扫过,到底老爷子还是放过了凌飞。他到底是怎么想的?因为恻隐?还是因为凌飞新城的成绩?又或者是其他?

    凌子轩神色阴沉,凌老爷子如果真的对凌飞有了恻隐,之后的事情可就不好办了。但是,老爷子心思难测,根本猜不透。

    “子轩,推我回去,我累了。”这时凌老爷子又道。

    “嗯?”凌子衿和凌百里皆是一顿,什么意思?帮了凌飞,现在又让凌子轩推他回去?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