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百里神色玩味,有意思,这种场合下,你会怎么做呢?

    凌子衿目光若有若无扫过凌子轩,以他才智不可能不清楚什么情况。不过,他现在更在意的是老爷子是什么想法。方才仅仅多片刻的注目,证明老爷子对凌飞是不同于寻常凌家子弟的。

    凌子衿不着痕迹打量老爷子,老爷子老神在在,面色平静,在如同枯树根布满皱纹的脸庞上看不出任何情绪上的变化。那双凌厉的眼睛凌子衿无法过于仔细凝视……

    袁淑仪冷冷发笑,袁廉在那她想也知道是怎么回事。又瞅了眼凌文渊,他毫无波澜的样子让她满意,如果凌文渊胆敢对凌飞有任何怜悯,有些许同情,她绝不会放过这老家伙!

    袁淑仪在家里地位极高,就因为他娘家的势力!父亲是袁家家主,同父同母的亲兄长不出意外也将继任,有这样的势力做依靠,谁能欺负得了她?凌文渊也惧她三分。并且,凌文渊能有此地位和她也有莫大关系。若不是凭借她的身份地位,凌文渊还能和凌文敬凌文淼分庭抗礼?痴心妄想。

    凌子轩双手抱胸,等着袁廉的发挥,他只需要在这里添油加醋即可。

    叶瞻宸纯粹在看戏,凌家的事他管不上。不过对于凌飞他有几分好奇,好奇的点不是凌飞在新城做了多么让人震惊的事,而是凌飞的性格以及突然强大的身手与医术。凌家之人所有情报尽在他脑中,凌飞是数据冲突最大的一位!莫非老爷子刚刚多片刻的注视就是因为这原因么?

    “恨老爷子,你配吗!”

    袁廉方才的这句话让大厅片刻间寂静,声音在大厅内响彻,于其中回荡。袁廉的声音很大,生怕有人听不到,现在他很成功,所有人都听得一清二楚,包括凌老爷子等人。

    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在凌飞身上,准备看这莽夫要如何处理眼前局面。袁廉的话是绝杀题,不论怎么回答都是错。就算你给出一个较为不错的回答,袁廉这心机深沉之辈也会有后招等着你!这个问题若是搞不好,凌飞真会在凌家丢尽颜面。

    凌飞目光在周围扫过,这或许是第一次凌家人愿意这么正视他,如果幼年时有任何一个凌家人愿意正视他,都不会让他恨凌家人入骨!

    不过,这些人的正视不是真诚地接受,而是戏谑地玩味。都想看凌飞笑话,看他如何在凌家所有子弟面前丢脸,看他如何在凌家永远抬不起头。

    凌飞看到满脸讥诮的凌家子弟,看到了漠不关己的冷漠,看到了揶揄的戏谑,看到了幸灾乐祸的冷笑。凌家很大,凌家子弟很多,可无容纳凌飞立足的片锥之地。

    “呵呵呵。”凌飞倏地笑了,笑得很冷,笑得很张狂。

    “为什么不配!”

    凌飞一声高喝,如同惊雷炸响大厅。

    哗!

    满厅哗然,所有人都燥起来。凌飞这话是不要命吗?竟然敢这么说!在凌家无数子弟面前,在凌老爷子本人在场的情况下,在众目睽睽之下,竟敢说他在恨凌老爷子,他是疯了吗?

    凌百里也微微一怔,这小子傻了么?还是说自己高估了他?

    凌子轩笑容更甚,挖了个坑凌飞非常顺利的往里跳,不仅是往里跳,还自己来埋土,嫌死得不够彻底是么?

    凌子衿在看老爷子的神色,平静,淡然,无喜无悲。他是怎么想的?

    “凌飞,你找死是吗?”

    “闭上你的嘴,忘恩负义的东西!”

    “凌家生你养你竟然敢说这话,狼心狗肺。”

    事情处于预料的顺利,袁廉也没想到凌飞会如此轻易上钩。他都想了无数后招等着凌飞,没想到凌飞的回答不是顾左右而言他,而是直接说是,这是最出乎意料的回答!但是,这也是最深的一个坑,凌飞这是在找死!

    “凌飞,你在说什么你知道吗!”袁廉“怒斥”凌飞,“那是生你养你的老爷子,是一手创立凌家才有如今你如今衣食无忧的老爷子,是你亲爷爷,你竟然说这种话,该当何罪!”

    袁廉化作利刃直刺凌飞,周围的人则是剑雨,要将凌飞湮没在这唇qiāng舌剑之中。

    凌飞神情冷漠至极,毫无异色,即便千夫所指,我亦坚持自我:“为什么不配?”凌飞再次重复这句话。

    “你……”

    “身为长者,后辈受欺受辱之时他在何处?”凌飞目光扫视全场,眼神凌厉,“身为爷爷,孙儿泣血受辱之时他在何处?身为凌家之主,凌家子弟受尽百般苛责磨难之时他又在哪里?”

    “为长者,他偏私!身为爷爷,他无情!身为凌家之主,未尽凌家之主当尽之职责,他不公!如此不公无情偏私之人,我为什么不配恨他?”

    凌飞之言仿佛雷声炸响,掷地有声,若洪钟轰鸣,在大厅回荡。

    “我凌飞从不欠凌家!生我之情,十八年来的凌辱足以抵消!养我之恩?呵呵,根本算不上恩情!自年少开始哪种仆役的活我没干过,甚至我的活比寻常佣人多数倍!”凌飞的眼神冰冷到了极点,“早够偿还那连泔水都不如的饭菜!”

    “在新城我仇敌无数,有哪一个是因为凌家而解决?我凌飞这一生,从不欠凌家半分!但凡现在我凌飞有半点成就,也与凌家无半点瓜葛!”

    四下于霎时间静默,所有人都愣住片刻。他们还想如何喝斥讥讽凌飞,在凌飞这番话下都显得苍白无力,没人说得出来。

    凌百里神色略微动容,这等自揭伤疤乃是泣血的呐喊,凌飞是在将这些年来受的苦痛全都倾泻而出。是的,凌飞一点不欠凌家。

    凌子衿望着凌老爷子的脸庞,这位泰山崩于前亦面不改色的老者终于是有了些许变化,那凌厉的目光有些许收敛,却依旧沉默着,一言不发。

    袁淑仪看向凌文渊,凌文渊的面色也有细微的变化,不过还是她想要看到的冷漠。

    凌子轩皱起眉头,他发觉情况不妙,事情没有往他预期发展。如果凌飞没有说这一番话,他稍微添油加醋都能煽动老爷子,让凌飞从此退出凌家舞台!可现在凌飞的话也看出效果了,全场都在沉默。

    袁廉神色惊愕,他没想过,在凌家,在凌家众多子弟乃至凌家老爷子都在场的情况下,凌飞的话竟一句比一句惊人。他原以为情况是往好方向发展,凌飞这番话,让他一句话都接不下去。

    这等泣血之言本该何其动容,凌飞依旧平静,平静得吓人。对于众人的震惊凌飞好像没看见一般,淡淡道:“不说话了?如果不说,那就我来说。”

    袁廉一顿,张了张嘴正欲开口,凌飞已经开口道:“谁让你过来找我麻烦的?凌子轩吗?”

    凌飞这话让整场的氛围都凝固,这种时候如此针对性的话语,凌老爷子还在场,有意思了!

    凌百里不觉牵起嘴角,忍不住往凌子轩那里瞧,凌子轩让袁廉出了一招绝杀,没想到凌飞一番话就化解,还来了一记回马qiāng。今晚这交锋,有意思!

    qiāng口瞬间转到凌子轩身上,凌子轩神色阴沉,祸水东引,这小子确实长本事了!

    凌子轩心思频动,该如何解决?这么多人在,爷爷也在,如果不将问题好好解决,今晚他的脸就丢大了。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