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飞表弟,没必要对每个人都这么冲,我知道我当年做的错事,那都是小时候了,何必记这么久呢。”袁廉举杯,“来,表弟,我敬你一杯酒,这就算过去了。”

    凌飞目光淡淡,小时候?这家伙比凌子轩都大几岁,在凌飞十几岁时他已经快成年,还不懂事?不也照样动手,反而比谁都狠。

    这袁廉突然这么和颜悦色,凌飞脑子又不傻,当然能猜到他肯定有什么小心思。不过,既然他人都跑过来给凌飞出气,凌飞当然不会客气。

    “看你挺有诚意,喝酒可以,劳烦你从鼻孔里灌进去,我勉强回敬你一杯。”凌飞道。

    袁廉嘴角抽了抽,这家伙!

    “凌飞表弟,两年没见你越来越幽默了,我知道,你肯定是因为以前的事情记恨我,这杯酒,我当做赔礼先干为敬了!”袁廉仰头将酒灌下。

    袁廉放下酒杯,苦涩一笑:“凌飞表弟,我这次过来真是向你赔礼道歉的,我知道你可能不相信,可人啊,真是会变的。这几年我在外漂泊经历了不少事,不是以前那种小孩子思想,我是真有心和你和解。”

    袁廉一副情真意切的模样,感慨着。

    凌飞缓缓端起酒杯:“看来不喝不行了?”

    “当然不是强迫表弟你喝酒,我只是表达自己的想法,我知道这些年自己的错,赔罪而已,如果你愿意原谅我,这杯酒你当然可以回敬我,我们以后就是好兄弟。如果你不愿意,我也能够理解,毕竟当年的我做了那么过分的事。”袁廉简直可以去从事影视活动,从微表情到声音,情感的表达,让凌飞都找不到破绽,能当影帝。

    凌飞嘴角浮着淡淡讥讽:“都这么说了,如果不喝,未免显得我太小气。”

    “哈哈,凌飞表弟……”

    “好,那我就敬你一杯。”凌飞突然道。

    袁廉笑容满面:“那太好了,我们……”

    哗哗哗——

    袁廉笑容凝固,凌飞在他面前倾斜酒杯,缓缓将杯中酒一点点倒出洒在地上,如同在墓前为死者倒酒一般。袁廉影帝级的演技都有绷不住的迹象,几欲怒吼,凌飞这是什么意思?意思说他死了是吗!

    说罢凌飞松开手,高脚杯砸在地上,乒乒乓乓碎了一地的玻璃,平静道:“何必呢?自取其辱。”

    袁廉的脸彻底沉下来,这会儿什么计划,什么打算全都抛之脑后,只想上前狠狠掐死凌飞!

    “怎么,想动手,好好掂量一下自己几斤几两。”凌飞淡淡而笑。

    袁廉深吸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是的,要打架现在的他肯定打不过凌飞。还是计划为主,毁了凌飞比什么都强。

    “看来凌飞表弟没有和解的意向,我也不热脸贴冷屁股。”袁廉面色归于平静,“我……”

    “那你可以滚了。”凌飞道。

    “你!”袁廉再好的演技也架不住凌飞几次三番的讥讽,都快忍不住。

    “想动手最好,我等着。”凌飞却是笑了。心里盘算着什么来和他套近乎,这不是蓄意过来让他羞辱么,他可不是什么善良单纯的孩子,既然要过来那他就羞辱个够。

    袁廉气得嘴角不时抽搐,强行镇静下来,还让自己保持淡定,报复凌飞才刚刚开始!

    “凌飞表弟不准备去拜见一下老爷子吗?”袁廉眯了眯眼。

    “和你有关系么?”凌飞反问。

    “呵呵,是没关系,但我看你这样好像刚才是准备离开,觉得有些不妥。今晚老爷子好不容易过来,你说你竟然要走,这成何体统。”袁廉语调微微拔高,周围的有人往这边看,凌老爷子在场的情况下竟然有人要走?

    袁廉目光四扫,心中一动,声调继续拔高:“老爷子这才到场,你怎么就想走呢。未免太不给老爷子面子了吧?这里谁不是百忙之中抽出时间过来,大家都有事,可因为敬仰老爷子都留下。你这未免……”意思很明显,你凌飞算哪根葱,这里一堆大忙人都呆着,就你凌飞也好意思离开?

    凌飞也注意到周围,他淡淡一笑,原来是在这等着他。

    “凌飞表弟,你是不是不把老爷子放眼里?”袁廉的语调越来越高。

    “这就开始戴高帽了是吧。”凌飞双手抱胸,看着袁廉的表演。

    “什么戴高帽,别扯其他话题,凌飞,我就问你什么意思?你是不是因为小时候的事认为没人管你,认为老爷子不作为不帮助你,所以就怨恨上老爷子?所以现在才能这么无所谓的想要离开,就因为你不在乎老爷子,厌恶他!”袁廉说出了一句极有杀伤力的话,怨恨凌老爷子,在凌家这是天大的罪过!

    这下周围的人更多人往这边看,看到是凌飞众人更加玩味,尤其是这句话,太值得期待。凌子轩在凌老爷子旁边,和凌子衿等人有说有笑,时刻注意着凌飞他们这边的情况,发现有情况立即插话题。

    “嗯?那边什么情况?”凌子轩皱起眉头,“凌飞,他和袁廉表哥在干什么?”

    凌子轩这话让凌文渊等人都往凌飞那边看去,这会儿凌家第二代子弟里只来了凌文渊,凌文敬三人皆未到场,凌老爷子身旁的都是第三代最优秀子弟。

    自己的计划已经成功,袁廉表演更加卖力,神情肃穆:“凌飞,你怎么能这么想!老爷子自然是关心凌家所有子弟的,可他老人家毕竟人老,加上当年战场上留下许多暗疾,哪有空管你。你不关心他老人家就算了,竟然还怨恨他,你未免太没良心!”

    袁廉大喝着道,字字句句戳心窝。这段话很有水平,一来抬高凌老爷子,二来贬低凌飞,三来挑起周围之人的情绪,不可谓不精妙!这里的都是凌家子弟,凌老爷子之于凌家便是天,正因为凌老爷子戎马一生才有了如今的凌家!凌老爷子几乎是所有凌家人的偶像,把凌飞往偶像的对立面推,什么效果自不必提。

    袁廉注意着旁边的情况,看到连凌老爷子那堆人都看过来时,他更加起劲,越发慷慨激昂:“凌飞啊凌飞,我真是看错你了!刚刚还想和你道歉,和你和好,现在看来我就是一个傻子,和你这种狼心狗肺的人有什么好说的!凌家生了你,养了你,你现在翅膀硬了,反过头来竟然还厌恶老爷子,你还有没有良心,你的良心让狗吃了吗?”

    袁廉言之凿凿,气势迫人。他深谙人心,他知道自己的理论站不住脚,可不重要!重要的情绪、是所有人本就不待见凌飞的心、是众人对于凌老爷子的尊崇。他袁廉和凌飞是因为什么原因吵起来?不重要。为什么会扯到凌老爷子头上?也不重要。没有人会去探究这个,只要让他们知道,凌飞怨恨厌恶上了凌老爷子这一点,足矣!

    世人多是愚昧,只愿相信捕风捉影却有爆点的事件,少有人能冷静看待整件事,在事件中的人是他们所尊崇的偶像时,那他们的站位更是不用提。

    袁廉之言说完,容易被煽动的那部分人已经暴怒。

    “好大胆的小子!”

    “这个白眼狼,亏我先前还认为他是条汉子,呸,白瞎了眼。”

    “这小子,该死!”

    也有冷静者,他们大概能猜到许多东西,袁廉和凌子轩关系密切,凌子轩和凌飞又势同水火,稍一想就能大致猜到不少东西。可是,冷静者只会沉默以对,不会为凌飞开口说半句话,这件事本就和他们无关。而恰恰这一点也是袁廉能猜测到的,深谙人心的他能猜到一定会是这种各家自扫门前雪的现象。

    所以,现在造成了全场都是呵斥凌飞之声,无人愿意替凌飞说半句话!凌飞举家皆敌之言,并非为虚!

    “恨老爷子,你配吗!”迎合着众人的呵斥,袁廉的声音更加大声,如雷轰鸣,仿佛是正义使者的审判!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