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噜噜——

    门外有车轱辘声发出细微声响,这声声响发出靠近门外的率先闭上嘴巴,纷纷往门外望去。这部分人闭嘴,也使得注意他们的周围之人纷纷侧目,看到门外时亦抿起嘴。

    一片静,整场静,全场的目光都汇聚于门口处,包括凌飞。

    门外一位老态龙钟的老者身着唐装坐于轮椅之上,半眯着眼,清晰可见他如电般慑人的目光,毫无半分老者模样。虽身坐于轮椅上,却有一股说不出的大势笼罩其身,举手投足都有压人的气势。看似耄耋老者,靠近便能感受极强的压迫,让人生畏!这是戎马一生的马上将军所有之姿态,于将倾大厦挽狂澜之既倒的铁血元帅!

    一生戎马纵横疆场,手中qiāng笔文韬武略治四方蛮夷,杀伐铁血铸就的气势,豪气干云凝出的气质,那股铁血军魂融入血骨,举手投足之间皆有将军姿态!没有人会认为轮椅之上的人是一位朽木将归的老人,而是一位振臂一呼能引动万千子弟兵高声应和誓死追从的军神!

    凌飞看到老者之时眸光凝实,脸色前有未有的凝重。同样是从战场出来的他,对于这股气质极为敏感,眼前这位老者的气势,哪怕在万人屠的雇佣兵身上他也没见过!超然于杀气,也不似王者气质,而是独特的军神之气,看到他隐约间感受到尸山血海在浮沉,一位将军纵横捭阖,挥斥方遒!

    凌飞不自觉间想起曾经,让老者勾起他于尸山血海中杀戮的场景,恍惚间看到那万千敌将取其首级,在战场如履平地,驰骋疆场鲜有败绩的血狼!

    气质之说,说不清道不明,却又真实存在,站在一个普通人面前和站在国家元首面前气质截然不同。一个经历尸山血海的人,身上的气质怎会寻常?凌飞平日收敛自己的神态,控制自己的情绪,让他气质有了不小改变,此刻无意识间回忆起曾经,身上那股子类似老者的气质慢慢显现。

    老者如电般的目光在诸多凌家子弟身上扫过,由左及右,没有在一个人身上多做停留,也没有漏过任何一人。那些让老者看到的凌家子弟纷纷喜形于色,挺起胸膛,想让老者多看他们一眼。

    一直看到角落处的凌飞之时,老者倏地一顿,凌飞肆意张扬狂妄不羁的铁血气息不加掩饰,凌厉的目光盯着眼前老者。老者仅仅是在凌飞身上多停留片刻,又缓缓移开视线。

    但是,仅仅是这片刻,让所有注视老者的人感受得很明显,他们纷纷往老者目光停驻处看去,当看到是凌飞之时,众人神色纷纷变化,凌文渊沉吟,袁淑仪皱眉,凌子轩面色阴鸷,凌百里玩味,凌子衿无喜无悲……其他有似笑非笑者、有皱眉者、有怪异者、有心中不平者……

    凌老爷子在,无人敢出声议论,全都保持安静,即便这会儿心里有多大的疑问都憋住。他们不明白,凌老爷子为什么在凌飞身上多停留了一会儿?

    凌老爷子身后推着他的是一位中年男子,穿着纯白色休闲装,他讶异在凌飞身上多打量一会儿。看到凌飞一瞬间他便认出凌飞来,凌家所有子弟他都深熟于心,只是好奇,为什么会多看他一眼?他是凌老爷子贴身之人,对凌老爷子再熟悉不过,云淡风轻看轻世事波澜,对一切都无喜无悲。凌飞所做的事对老爷子而言还算不上稀奇才是,哪怕杀了陈景山这种事在老爷子看来也属平常,怎会多看凌飞一眼?

    凌老爷子看了一圈后,微微颔首:“瞻宸,走。”

    叶瞻宸低声应了一句推着凌老爷子往中央会场而去,众人的目光跟着这位老者停在会场中央。

    “爷爷,今天怎么穿这么少,这两天气温有点下降呢。”中央处,凌百里走到凌老爷子身旁,俏皮说道。

    凌老爷子露出个笑容;“无碍。”

    “瞻宸,我来推爷爷吧。”凌子衿淡笑对叶瞻宸说道。

    叶瞻宸微微躬身后退,凌子衿上前握着轮椅:“爷爷,子衿在羊城时打探到了齐半山的下落。”

    “哦?”凌老爷子侧目,“果真?”

    “是的,齐先生乃当世隐士高人,下落难寻,孙儿也是费了好大一番力气才找到下落。”凌子衿道。

    袁淑仪在一旁笑道:“子衿,找到下落可不是找到人,等真找到齐先生再说吧,免得让爸白欢喜一场。下落这种事我们子轩也找到好几回,之所以不说就是因为我们知道齐先生行踪飘忽,万一找不到就让爸白高兴了。”

    叶瞻宸眼观口口观心,一言不发,又开始了……凌家这种小小的明争暗斗多了去,尤其是凌子衿凌百里凌子轩这三人之间。三人被认为最有机会成为凌家继承者,其中争夺异常激烈。

    远处之人看得心生羡慕,能和凌老爷子搭上话是他们奢望的事。除了被认定成为继承者的三人,以及早一些出生的孙儿,其他人这些年下来凌老爷子和他们说过的话一只手都能数得过来。

    凌飞也看着凌老爷子走到大厅中央,收回了视线,所谓的天伦之乐他享受不了,这样奢侈的东西不属于他。未来和唐娉婉成婚,生了孩子,那样的天伦之乐才属于自己。

    但是……难免心中会有遗憾吧,从出生以来就没有父亲,嘴上认为有没有无所谓,那种人渣要来也无用,可心底深处的缺失,谁能明白这种遗憾呢?

    此刻凌子轩没在凌老爷子旁边,而是在袁廉不远处给他打着眼色,示意他可以开始。袁廉点头会意,心中开始盘算起小算盘。

    既然看到了凌老爷子,凌飞今天回来的意义已经达成,他没觉得自己有什么必要再在这里待下去,立直身形就准备离开。有这时间在这里和凌家人耗着,还不回去研究安若曦的药方有意义。

    凌飞正欲离开,袁廉端着酒杯走到凌飞身前。

    “哈哈,凌飞表弟,让我好找啊,你怎么躲这来了,一个人喝闷酒吗?今天可是喜日子,不能这样。”袁廉笑着道。

    “有事?”凌飞淡淡道。

    袁廉笑眯眯地道:“没事啊,就是过来陪你喝杯酒,看你一个人……呵呵,怪寂寞的。”凌家没人愿意和凌飞沾上关系,不管是凌子轩这一派系的,还是厌恶凌子轩这一派系的。是凌子轩这一派系的不用多说,肯定不会和凌飞扯上关系,厌恶凌子轩的也没觉得和凌飞沾上关系能给他们造成什么实质性的好处,说不定惹得一身骚,何故自讨没趣?

    “如果只是说这话,大可免了。”凌飞道,“我不需要一头牲口过来陪我。”

    袁廉笑眯眯的神色一下僵住,心中火起,可还是硬生生压下去,依旧笑着道:“凌飞表弟说话真幽默,我也是好意。”

    “没必要。”凌飞乜眼,“我不觉得你有什么好意,狼心狗肺的玩意儿能生出好意出来?我表示怀疑。”

    袁廉差点一个没忍住想要扇一巴掌出来,凌飞说话真让他烦躁!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场合,因为要帮凌子轩,他早狠狠教训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了!当年的窝囊废还长脾气了!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