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来的是一对伉俪,男人中年年纪,却仍能看到年轻时英俊的影子,气度不凡。女人年色渐老,却风韵犹存,皮肤紧绷不似一般女人,能看出来保养得很好。

    见到这两人凌飞神色变得更加冰冷,这两人啊,他恨了十几年的人啊!这两人便是凌飞的生父凌文渊以及凌文渊的妻子袁淑仪!

    不知是不是凌飞的注目,凌文渊视线往凌飞这边看了过来。这一瞬间,两人眼神交汇!凌飞目光冷淡,凌文渊眼神厌恶,刹那间,隐有电光火石交错。

    凌文渊身旁的袁淑仪自然发现,顺着自家男人的目光看去,一看便看到周围无一人,孤零零站着的凌飞。她脸上浮现略有略无的讥讽,不知是在讥讽凌飞身旁无人没有任何愿意靠近凌飞,还是在讥讽凌飞本身。

    凌文渊周围想要上来凑近乎的凌家子弟纷纷静默下,远远打量端着酒杯淡然而立的凌飞。

    “有意思了。”有人偷偷道。

    “父子相见,啧啧,还是仇人相见?”有不待见凌文渊这一派系的人,当即出声讥诮。

    “那凌飞如此暴躁的性格,你们说他会不会把他爸揍一顿?哈哈,这想法想想都让人觉得兴奋。”

    “别没大没小,要叫四叔。”

    四周以凌文渊袁淑仪为中心扩散开,这一片都没人敢出声,全都看着凌飞和凌文渊。所有人都在想,这两个人接下来会怎么发展?过来真刀真qiāng打?不大可能。不阴不阳地讽刺各自几句?有可能,不过也没见他们有动作啊。

    隔着二十多米的距离,两个有着血缘之实却毫无亲疏关系的两人遥遥相对。

    众人还在想会对峙到何时时,外头传来脚步声,人未至声先到:“哈哈哈,各位,怎么都堵在门口啊。爸,妈,你们怎么都不进去?”

    门口走进来一位俊朗的年轻人,众人看到他更加玩味,有意思了,凌子轩也来了。

    怪异的氛围凌子轩一进来就感受到,也顺着凌文渊的视线看去,看到凌飞他笑容变淡:“爷爷马上就到,我们准备一下,把送爷爷的礼物备好。”

    凌文渊目光缓缓收起,一言不发,转身往大厅中央走去,不知在想着什么。而袁淑仪却蹙起眉头,低哼一声跟上前去留下凌子轩一人。

    “就这样?”袁淑仪斜了眼凌文渊,“回凌家这么些天,连父亲都不来拜会,不去教训一番?”

    “那应该怎么样?”凌文渊反问,“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上去教训他?”

    “哟,当父亲的心疼了?”袁淑仪讥讽。

    凌文渊嗤了一声:“一个不孝子,谁会心疼他,只是觉得没必要而已。”

    “最好如此。”袁淑仪嗤笑,“别是因为想着那个贱人,就想弥补他。”

    凌文渊哈哈一笑:“夫人想哪去了,我只是单纯觉得我是长辈,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教训他,我自己面子上也不好过。”

    “长辈教训,有何不可?”袁淑仪轻哼。

    有何不可?当然不可。谁都知道是凌文渊负了凌飞母亲和凌飞,有什么资格倚老卖老教训凌飞?如果真敢过去,背地里必然被人耻笑。凌文渊很清楚这点,也不自讨没趣。

    “不过,这小子……”凌文渊冷冷扫了眼凌飞,“回来这么多天连过来给我问个好都没有,这种不孝子确实得找个机会教训!”

    凌子轩眯了眯眼,脑中走马观花式地浮现那晚凌飞开qiāng射击的画面,紧接浮现一张祸水的脸庞。望着凌飞的目光更加冰冷,这小子不能留!不论是从哪方面原因来说,都不能留他!

    这时,袁廉不远处走近凌子轩:“表弟。”

    凌子轩看到袁廉心中一动,淡笑说道:“表哥近来公司可是风生水起啊。”

    “哈哈,哪有哪有,都是表弟在帮衬,我袁廉这点自知之明还是有的。”袁廉笑道。

    两人寒暄几句,凌子轩将话题引到凌飞身上:“这两年他变化挺大的。”

    袁廉冷笑一声:“确实变化够大,更张狂了。”

    “能力也不错。”凌子轩悠悠道。

    袁廉笑了一声:“表弟,这种庶出的家伙你还要担心吗?他不可能有竞争力。”袁廉所说的竞争力自然指的是争夺凌家继承者的位置。

    “他还没资格让我担心。”凌子轩淡淡道,“不过,我嫌碍眼。”

    话说到这份上袁廉自然明白凌子轩想要做什么,想让他帮忙处理一下凌飞。从小做什么事一向都是凌子轩策划,他负责实施,看来今天又得来一次久违的配合。

    “表弟,放心,交给我了。”袁廉拍着胸口道。这是一件互惠互利的事情,他负责替凌子轩做事,凌子轩便利用自己手上的资源给他帮助,从小便是如此。

    “不知道表弟有没有什么计划?”袁廉低声问道。

    凌子轩淡笑:“你觉得今晚的晚宴如何?”

    袁廉一顿,凌子轩话题转的太快,可还是答道:“比较重要,毕竟老爷子今天也会来。”

    “你说如果有人在今晚的宴会上闹事,你说爷爷会怎么看他?”凌子轩笑问道。

    袁廉一经点播立即恍然,哈哈一笑:“表弟,我们明白了,交给我吧。”凌子轩的意思就是让他想办法让凌飞闹起来,还是在凌老爷子的眼皮子底下,可想而知凌飞的下场。

    凌飞暂时的计划是成为凌家继承者,如果让凌老爷子厌恶,他这条路会很难走。凌子轩并没有想这点,不过他的做法恰好卡住凌飞的咽喉位置……

    凌百里在人群中应付自如,优雅得体,不知不觉走到凌子衿身旁。她微微一笑:“大哥,我还以为你今晚不来呢。”凌子衿和她不是一般人,和普通凌家子弟不一样,他们想见凌老爷子时常见到,没必要非来这宴会。

    凌子衿浅笑:“有比较在意的东西,就过来看看。”

    “比较在意?”凌百里视线若有若无扫过凌飞,“是指那只蝴蝶吗?”

    凌子衿侧目:“百里认为他是蝴蝶?”

    “大哥认为不是?”

    “是一桶入江墨水,还是引发风暴的蝴蝶,暂时还不可知。”凌子衿给了个模糊的答案。

    凌百里笑道:“可我认为他是蝴蝶,大哥,要不我们打个赌吧?”

    凌子衿似笑非笑:“这个赌你是占便宜的一方,不过,你很少和我做赌约,我勉强答应,说说赌注吧。”很显然,凌子衿也认为凌飞是蝴蝶的概率更大。

    “你手底下那家娱乐公司我挺感兴趣,我要它。”凌百里道。

    “百里,你还真是狮子大开口。”凌子衿笑起来,“不过,也行,你输了我要江北泷的南国集团。”

    凌百里脸色一僵,瞬间沉了下来。

    “哈哈哈。”凌子衿大笑,“逗你玩的,不会要你的珍宝,就那家珠宝公司吧。”

    凌飞望着窗外出神,心中不知是何想法。在看到凌文渊之后,他心中除了愤怒与仇恨,还有几分复杂。换做一般有深仇大恨的仇人,他铁定提刀上门宰了他,但是,他毕竟是凌飞生父……

    今夜,无月,无星,亦无风,灰暗的夜让人更加压抑。

    大厅里慢慢到了最重要的时刻,凌家子弟差不多来齐,也就意味着凌老爷子将登场!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