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飞将药方的情况告诉安神医,这两份药方都没什么好隐瞒,安若曦的病情要紧。

    “如果如你所言能够完美融合药效,那再好不过,但是……”安神医并没有想象中的开心,而是沉吟再三,“药性是最难测的东西,两种药方固然有这样的功效,可想要融合这样的功效难如上青天。”

    “不错,所以我才想让老先生多找几位医术强的医者一同研究。”凌飞道,“理论上而言可以做到,并且有那两张药方在作为参考,难度不会高得离谱,有机会。如果真能研究出来,对于若曦的病,我有四层把握治好。”

    安神医依旧皱着眉头:“尽力一试吧。”现在也别无他法,凌飞的碧落明心手是最有可能治好安若曦的方法,他尽量配合凌飞。

    四层的把握,已然比天高。安若曦的病在所有人眼里必死无疑,连救治的可能性都没有,凌飞能说出四层,堪称奇迹。

    安又吟望着凌飞道:“若曦的病,麻烦你了。”这是身为一个父亲的致谢,不管凌飞是不是因为对安若曦有情,凌飞的帮忙不是本分是情分,他必须致谢。

    “安叔叔言重了。”凌飞摇头,因为那个人是安若曦他才这般费心思,其他人的死活他才不管。

    正说着门外传来声音,凌飞望去,安若曦正坐在轮椅上由安若愚推着过来。

    安若曦正和安若愚聊天,看到客厅里的凌飞眼前一亮,喜不自禁,忍不住唤道:“凌飞,你这么来了。”

    凌飞露出个笑容:“来看你啊。”

    “唔?”安若愚瞧了眼凌飞,凌飞一直都是冷冰冰的模样,笑起来也让他觉得没感情,可这会儿对安若曦的笑,他觉得格外阳光。

    安若曦俏脸泛红,有些不好意思低下头,细声说道:“谢谢。”

    安神医目光在凌飞和安若曦身上流转,倏地说道:“现在离午饭时间有段时间,凌飞,你带若曦出去转转。”

    “啊?”安若曦轻呼一声,爷爷的话让她失措,更加羞涩。不过,心中并不抗拒……

    凌飞也没拒绝,站起身走到安若曦身后,从安若愚手里接过轮椅,对几人微微颔首推着安若曦出去。

    安又吟望着凌飞离开,低声道:“爸,您觉得魏家的事,我们要不要管?”安若曦和凌飞关系他也看得出来,如果说未来安若曦真让凌飞治好,那么这问题就成了麻烦事。

    “无需管他。”安神医老神在在,望着外头阳光下笑容灿烂的安若曦,他也露出笑容。

    “不管么?”安又吟微微皱眉。

    “如果他凌飞这点事都解决不了,没资格当我们安家的姑爷。”安神医道。

    “爸,可对手是凌文敬啊。您刚刚也说了,让凌飞认命,这会儿怎么又说这话。”

    “唔?我说了吗?人老了,记不住了。”安神医呵呵一笑,“没关系了,让凌飞自己处理去,实在不行我们再看着帮忙。”

    这老爷子的想法安又吟也经常猜不透,老爷子做事深思熟虑,可老是模棱两可,摸不清楚他的决定。

    凌飞推着安若曦在庭院里逛了起来,庭院内花团锦簇,还有诸多草药。春季到百花盛开,不少草药也能开花,空气中弥漫淡淡花香、药香相结合的独特香味儿。

    “这几天感觉怎么样?”凌飞轻声问道。

    “还是老样子。”安若曦半眯着眼看着太阳光,手半遮着。

    “老样子吗?我看着不像,明明比前几天更漂亮了。”凌飞微微侧着头,看着安若曦略显苍白的脸颊说道。

    安若曦泛白的脸颊浮上绯红,急切切道:“哪,哪有。”声音很棉,很低,像是呢喃絮语。

    “哦,那就是不漂亮了。”凌飞揶揄道,“看来你这几天越长越难看啊。”

    “唔。”安若曦小嘴巴微微鼓起,女孩子哪个不喜欢人家夸她好看。

    “哈哈哈。”凌飞大笑,“若曦,你真可爱。”

    “你,你,你胡说什么呀。”凌飞这么大声的夸她可爱,让安若曦害羞不已,立即视线往旁边瞧,生怕周围有人听到这让人害羞的话。

    凌飞推着安若曦从客厅到庭院,从庭院到外头,四处闲逛。凌飞和安若曦很少说话,安若曦是个腼腆的女孩,面对凌飞不敢说太多的话,大多是凌飞主动找话题。

    “交换生好玩吗?”安若曦抬起螓首,明亮的眸子凝望着凌飞,凌飞刚刚和她说了来燕京当交换生的事。

    “没感觉出来哪里好玩。”凌飞道,“估计麻烦事还不少。”

    “为什么会麻烦?”安若曦轻轻问道,“不就是来体验不一样的校园生活吗。”

    “哈哈,可没这么轻松,过来事情可不少。”凌飞又给安若曦说起比试的事情,燕京大学和新大是肯定会进行比试,说是交换生,都是想压对方一头。当然,新大和燕京大学比起来还有段距离,可要是某些方面赢了,对新大来说是个宣传。

    凌飞在说,安若曦大部分时间都在听,都在看,看着凌飞阳光下格外灿烂的模样,棱角分明的脸庞说不出的俊朗。

    迎着阳光,凌飞在背风的一处花圃停下。这位置安若曦刚好可以晒太阳又不被风吹到,还能尽赏眼前花海。

    “你家很美。”凌飞由衷感慨,四面都好似被花海药田包围,在这纷飞的春天,绽放的花朵美得让人窒息。不怎么会欣赏美景的凌飞也发出感叹,可想而知。

    安若曦露出一抹笑容:“其实,这是小时候我让爷爷栽的,小时候家里可没那么多花,我说我喜欢,爷爷就让人栽了好多好多呢,爷爷对我最好了。”

    凌飞一顿,安神医确实是个好爷爷,对安若曦的关心溢于言表,他都能感受到。

    “对了凌飞!”安若曦好像想起什么,扭头对凌飞问道,“你家里是什么情况呀?我都没有听说过。是不是也有一个和我一样好的爷爷?”

    新城大学有关于凌飞的传闻,可仅仅是传闻,安若曦不会信这样的东西,问题还是要从凌飞口中得答案。

    爷爷?凌飞眉头不着痕迹一皱,凌老爷子么?他脑中闪过非常模糊的印象,是一位身着唐装坐在首位的老人。似乎在凌飞很小的时候于某一次年夜饭看过那位老人,可凌飞年纪实在太小,根本记不清。后来凌飞再也没见过凌老爷子,因为他再没参加过凌家的任何节日晚宴。

    凌飞半天没回答,安若曦不由得怀疑,难道说学校里传的都是真的?那自己岂不是戳到凌飞痛处?这么一想安若曦紧张得不得了,忙怯声说道:“对不起。”

    凌飞回过神来,笑道:“你突然道什么歉。”

    “我是不是,戳到你痛处了……”安若曦小声道。

    “没有。”凌飞微微一笑,“伤口已经结疤,恢复如初,哪来痛处?”

    “唔。”安若曦抿嘴,结疤?证明之前确实受过伤,是么?不过她没再问,她不愿意把人家的伤口再一次掀开。

    这话题说完又陷入平静,听着耳边莎莎风吹花草的声音,两人都没说话,只是望着眼前风景。

    “有个礼物送你。”凌飞突然说道。

    “啊?”安若曦微微张嘴,“不,不用了吧。”

    “一个小礼物而已。”凌飞从口袋里掏出一根项链,项链垂下鲜艳欲滴的红色宝石,耀人心魄。禁忌赌他获得的大部分赌注都是首饰,也不知是不是因为好携带的缘故。

    “我帮你戴上。”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