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飞很快就到安若曦家,不过在门口被他们家的保安拦下。

    “这位先生你好,请问你有何事?”保安问道。

    “我叫凌飞,通报一下。”凌飞直接道。

    听到凌飞二字,保安露出笑容:“是凌飞先生啊,请进请进。”

    “你认识我?”

    “这几天我们这里都传你的消息呢,听说凌先生有办法治好若曦小姐是吗?”保安的眼神中有几分期许,他是看安若曦长大的老一辈安家工作人员了,对命运多舛的安若曦很是疼惜。从小安若曦就是一个可爱的女孩,对待家里的佣人们都很好,大家对她也有好感。

    凌飞轻轻摇头:“我不能给你肯定,只能说有机会。”

    保安咧嘴一笑:“那就够了,那就够了。”多少医生来安家都是无奈摇头束手无策,凌飞说有机会已经很让人满意。

    “现在快中午了,家主他们应该在西门那边的餐厅准备,马上就吃饭了。”保安给凌飞指路。

    凌飞颔首,开车往里面而去,在内部一个停车停好车,下车往保安说的地方走去。这里凌飞来过一次,现在并不陌生,也没想法让保安带路,自己就走了进去。

    里面是一个大厅,像是一个客厅,左面墙壁有一巨大背投,前头摆着沙发茶几。客厅里面似乎是餐厅,空间巨大,有一张足以容纳数十人的长桌,其间装饰富丽堂皇。

    凌飞刚走进客厅就看到坐在沙发上的三人,两个凌飞见过,是安神医和安若愚,另外一个坐在安神医身旁,面容中和安若愚有几分相像,凌飞心中暗自猜测应该是安若曦的父亲安又吟。

    “嗯?”安又吟第一个发现凌飞,扭头看来,“你是?”

    “凌飞,你来了?”看到凌飞来安神医露出笑容,同为医者,且凌飞有办法救治安若曦,安神医对凌飞有不小的好感。

    “你就是凌飞?”安又吟托腮细细打量。

    “凌飞,过来坐。”安若愚的态度和上次不一样,因为凌飞确实有办法救小妹,他对凌飞好感大增。并且,如果凌飞真的救回安若曦,很可能凌飞就是未来他的妹夫。

    凌飞在一旁的沙发坐下。

    安神医淡笑道:“凌飞,你过来的刚好,快到中午一起吃饭。”

    “我赶得巧。”凌飞淡笑道。

    “我去把妹妹叫下来。”安若愚直接站起来,这几天他和安若曦谈过心,旁敲侧击猜透了安若曦的心思,确认了第一次见凌飞时的猜想,妹妹应该是喜欢凌飞的。这三个月妹妹也不知道能不能撑过去,凌飞的施救也不是说百分百成功,他希望这段时间妹妹能了心愿……最美的年纪有个喜欢的人,在最后的时间段,怎能胎死腹中!

    安又吟打量凌飞良久,缓缓问道:“你姓凌?”之前安神医和他说过这个话题,只说凌飞可能是凌家子弟,他也没有时间去调查,女儿和公司的事情已经够让他头大。

    “不错。”凌飞颔首。

    “凌家的凌?”安又吟又问。

    凌飞眉头一皱,虽然不愿意承认,可确实是。

    “是。”

    安又吟点点头,也没有继续深问,再问下去就好像是在盘问凌飞一样,和凌飞初次见面这么问不好。

    “对了,说起凌家,你们凌家最近有件不大不小的事。”安又吟淡笑道,“你们家有个孩子要和魏家联姻,就是你来的那天把请柬送我这来。”安又吟指着桌上的请柬,“我工作忙,到时让若愚去吧。”

    凌飞神色略带怪异,看安又吟这样似乎还不知道新郎是他?

    说着安又吟拿起桌上的请柬:“都说魏家老三是草包,这次看来确实如此,想攀上凌家没问题,找一个弃子,对他在魏家的地位没有任何改变。嗯?”

    安又吟边说着边打开请柬,在打开请柬时他愣住,盯着新郎的名字看了老半天,才怪异看向凌飞:“凌飞?”

    “什么事这么惊讶。”安神医侧目,有些奇怪。

    “和魏家联姻的那个弃子是你!”安又吟怔了片刻。

    “什么意思?”安神医眉头一皱,扫了眼安又吟张开的请柬,目光一凝,还真是凌飞!

    凌飞平静点头:“不错,是我。”

    安神医看着凌飞片刻:“被拉回来充数了?”安神医已经是lǎo jiāng湖,世家的这些小把戏当然清楚,无非是魏家的女儿也不怎么样,所以随便拉个弃子联姻。凌飞在新城估计是“被贬”,现在有需要了就拉回来,这是世家的常用手段。

    “算是吧。”凌飞淡淡一笑。

    “你还笑得出来。”安又吟挑眉,“时间已经不多了,马上就是你的婚期。若曦呢,你准备怎么办?”

    凌飞微愕,安又吟这里好像也确定了他和安若曦的关系?

    确实如此,安若曦妈妈和安又吟聊过那天的事,说了具体情况,安又吟已经自然而然认为凌飞和安若曦是一对。并且,未来如果凌飞真的救回安若曦,他这女婿身份就没跑了。

    “我听闻是凌文敬的手笔?”安神医缓缓道,“如果是他,你只能认命。”

    “凌文敬。”安又吟低语,眼中闪过几分忌惮,那是个可怕的对手,他算是和凌文敬小交手几次,一点便宜没捞着,甚至吃了小亏。

    “订婚而已,结婚尚早。”凌飞平静道。

    “你认为你这段时间内就能想出解决办法?”安又吟摇着头,“凌文敬的手段你不懂,你还年轻。”

    换做别人说这种倚老卖老的话凌飞肯定要怼一波,不过眼前的人是安若曦的父亲,凌飞只能回答道:“放心,我能解决。”

    能不能解决安又吟倒是无所谓,他要的只是凌飞如果救了安若曦怎么成为他家的女婿而已。相比于魏家,安家强大很多倍,凌家用脚趾头想也知道要选择哪家。但是,如果让凌飞先娶了魏家的女儿,回过头来又和安若曦成婚,名声太差,安又吟拉不下脸。

    要说解决方法就是现在安又吟上凌家说让凌飞和安若曦成婚,可这种事安又吟不可能去做,如此丢脸!并且,安若曦身体情况如此,即便上凌家凌家也不一定会同意。所以,问题又绕回凌飞身上。

    转念一想安又吟又沉下心,事情如何还是等凌飞救了安若曦再说。只要安若曦能活下来,一切都好商量……

    安神医思索着:“凌文敬从来不做无谓之事,这件事由他亲自主持,以魏家的身份来看,有些不配。其中,有些诡异。”

    安神医不愧是lǎo jiāng湖,一眼就看到问题根本。魏家和凌家就算联姻益处也只是在生意方面,军政界魏家完全帮不上忙,仅仅是这样的生意合作益处,对于凌文敬而言应该是完全不放在眼里才对,但偏偏凌文敬这么做了。

    “说起来这桩联姻确实处处透着奇怪。”安又吟先前也思考过,不过因为和他没关系便没有继续深思。

    对于这件事该如何解决凌飞心里有自己的想法,从目前得到的所有讯息,他有了个不成熟的猜测,再给他一段时间验证,他就能彻底解决这件事。这验证,需要时间……

    “那些都是小事,其实我今天来是为了若曦的病。”凌飞拉回主题。

    小事么?安又吟可不觉得凌文敬是小事,那是个可怕的人。

    “哦?”安神医却起了劲,“快说说,是不是又有什么好想法?”

    “我得到一份药方。”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