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飞淡淡道:“咎由自取。”

    说罢凌飞拿着仍旧带着温热的钥匙往车走去,莫雨凝深吸口气让心情平复下来,掏出手机。

    开门上车,凌飞刚坐进驾驶座副驾驶座的门就被莫雨凝打开,她坐了进来:“喂,汤霄云,每隔三分钟我给你发一次定位,有多少人带多少人,把我位置围死了!”

    “啊?”电话那头一阵错愕,莫雨凝这是什么意思?

    莫雨凝一句话都不解释,直接挂断电话。

    凌飞斜了眼莫雨凝:“你想干什么?”

    莫雨凝咬着牙:“你以为对我做了这样的事就能轻易离开!一条杂种,竟然也敢对我做这种事,我非扒了你的皮不可!”莫雨凝心里在恨啊,那天回去之后她和莫问天聊了不少问题,她想要报复凌飞,没想到一向很疼自己的哥哥这次竟然选择拒绝。明明哥哥也是厌恶凌飞入骨,可偏偏拒绝,她想用莫家力量的计划泡汤。

    “尽管来。”凌飞启动车子,很平静说道,就好像是和老友平静的聊天,一点心态上的起伏都没有,做了方才那样的事也当什么没发生过一样。

    “你以为我不敢!”莫雨凝目光凌厉,如果凌飞是个普通人她就自己动手了,身为莫家子弟的她也是有些身手,对付普通人不成问题。可凌飞的情报她也知道不少,自己上去简直是自杀。

    “没看到你的胆子。”凌飞淡淡说了一句发动车子,娴熟地划过一条完美弧线从车厂中飘出。

    “啊!”莫雨凝惊叫一声,头差点没撞在玻璃上,急忙绑好安全带。

    “混蛋,我一定会杀了你。”莫雨凝厉声尖叫,恨恨盯着凌飞。

    经理在原地沉吟良久,莫家大小姐明显是暴怒了,这下那年轻人恐怕没得好了,不管是哪家的子弟,都捱不住。不过也无所谓,反正和他没关系。

    小范长舒口气,那女人走了就好,这一巴掌白挨也没什么,那种人他根本得罪不起。倏地他又想到凌飞,心头一窒,很想扇自己一巴掌,平时自己那么机灵怎么今天就犯了傻。不知道之后凌飞会不会来找麻烦……

    对于莫雨凝在车上凌飞也没当回事,他全程无视。不过,他现在要去安若曦家,让莫雨凝跟着难免有麻烦。而且莫雨凝的电话已经提示凌飞,马上就会有人过来找麻烦,如果去安家的话不免给安家找不便。

    “拉下个场子解决。”凌飞直接道,“我没空陪你玩。”

    “你以为我是在和你玩!”莫雨凝冷着脸,“我是要让你死!”

    “随便,找个地方,彻底解决,以后你也别烦我。”凌飞道。

    “还想有以后?”莫雨凝冷笑一声,“只有你死了我才能撒气,否则这辈子你都别想好!”

    凌飞眉头微微皱起:“非要胡搅蛮缠?”

    莫雨凝都快咬碎银牙,胡搅蛮缠?如果不是凌飞做这么过分的事情,她会这么不死不休?陈景山等人的事对她而言并无所谓,她只是单纯厌恶凌飞而已,顶多教训凌飞一下。可凌飞那两次对她过分的事情……现在,她绝对要狠狠报复,否则难解心头之恨!

    “是你的错!”莫雨凝语气冷若冰霜。

    “莫大小姐,每次都是你找事在先。”凌飞斜了眼莫雨凝,无论是在乐都那次,还是刚才,都是莫雨凝主动找事。

    莫雨凝一窒,还是哼声道:“那又如何?你的做法就是活该被千刀万剐!一个凌家弃子也敢这么张狂,我们不死不休。”

    这女人还真有些摆脱不掉,凌飞心中暗自沉吟,如果开车去安家,待会儿一大堆车子堵在安家不成体统,对安家不妙。想到这凌飞猛地踩下油门,加大马力疾驰而去。

    “啊!你干什么!”突然的加速让莫雨凝猝不及防。

    “没什么,就是单纯想把你甩出去。”凌飞淡淡道。

    “混蛋,你敢!”莫雨凝喝道,“该死的杂鱼,我一定要扒了你的皮。”

    “女人,你是第一个这么骂我还没被我杀了的女人。”凌飞扫了眼莫雨凝。

    “你还敢杀我?有种你就来!”莫雨凝一点不害怕,“敢动我一根汗毛,你死定了!”这句话不是吹嘘,莫家的能量超乎想象,如果莫雨凝死了,凌文敬即便再偏袒凌飞这种时候也会放弃。届时,凌飞完蛋,新城那边也会受到迁怒!很多朋友都会受到牵连。

    “但是,我很生气。”凌飞平静道,看起来一点也不像生气的样。

    “嗤。”莫雨凝嗤笑。

    “杀你确实不能。”后果太严重,凌飞可不傻,他不为自己考虑也要为身边的朋友考虑,“随便找个僻静的地方qiáng jiān了,谁也发现不了。”凌飞转过头在莫雨凝身体上下打量几眼,“你如果不怕名誉受损,可以在被qiáng jiān之后四处宣扬一番。”

    莫雨凝心头大跳,竟然忘了这一茬!光想着不能让凌飞逃走,却忘了他就是一个疯子啊!上回在乐都还有刚刚的举动,真别怀疑他干不出来。

    “虽然嘴巴臭,脾气bào zhà,不过长得还可以,我不挑食。”凌飞淡淡道。

    莫雨凝心中砰砰跳个不停,这会儿她真有些紧张了,如果是旁人她绝对不行,偏偏是胆大妄为的凌飞!

    “你,你这头杂鱼,你敢!”莫雨凝声带略微发颤,她刁蛮霸道,可不代表她不会害怕。这世上能让她害怕的东西太少,眼下的凌飞算一个……关键就在于凌飞太过大胆的行径。

    “你可以试试看我敢不敢。”凌飞加足马力,往郊外而去。

    看着路上车辆渐渐减少,旁边路人都变少的场景,莫雨凝有些怕了。这家伙,难不成真准备qiáng jiān自己!旁边的店面、房子也慢慢稀落,就是在往郊外去啊!

    “死变态,你车子往哪开!”莫雨凝大骂,“你敢对我做任何一点越轨的事,我一定扒你的皮,抽你的筋,把你吊在树上流血流死!你的朋友恋人,我一个个虐杀致死,比你对我做的事残忍一百倍一万倍!”

    莫雨凝怕极,不断说着这些话,像是在壮胆似的。

    “现在小点声叫,待会儿有更大声的要你叫,别到时候嗓子哑了叫都叫不出来。”凌飞嘴角一牵,露出一抹诡异的弧度,让莫雨凝头皮发麻。

    “啊啊啊!混蛋,赶紧给我停车,我要下车!”莫雨凝急叫,语调中害怕极了。凌飞的肆意胆大粉碎了她的高傲,再也保持不了平日骄傲模样,不顾形象大叫。

    听到这话凌飞心满意足,又朝前狂奔一段距离,在莫雨凝心理都快承受不住之时踩下刹车。

    吱——

    尖锐的刹车轮胎摩擦声,凌飞后终于是停下车。还没等凌飞说话,莫雨凝急忙解开安全带开门下车,心中惊疑不定。

    凌飞淡淡一笑,可算摆脱这女人了,一脚踩下油门疾驰离去。

    莫雨凝下车还没来得及对凌飞放一句狠话他就消失在远处,莫雨凝脑中灵光一闪猛地跺脚:“该死,被骗了!这家伙心眼真多。”

    “下次别让我逮住你,否则非杀了你不可!”

    莫雨凝气得直跺脚,尤其是想到刚刚凌飞的举动时,她胸前这会儿还感觉有一股火辣辣的感觉。

    凌飞后视镜看莫雨凝,她大为跳脚的模样看得一清二楚,收回目光,凌飞往安若曦家而去。这条路其实就是开往安若曦家的路,她家就在郊外。

    莫雨凝方才以为凌飞故意往郊外开就是想对她实施不轨,其实只是因为安家在这样的位置而已,凌飞顺势而为。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