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飞和罗徒各自回去,凌飞直接去燕京大学,他没准备睡觉,对他来说几天不睡毫无影响。

    刚到燕京大学时,天灰蒙蒙,校门口的保安刚刚把门打开。看到凌飞进来保安大哥稍稍关注了一下,在燕京大学里,出去通宵的学生很少。燕京大学的学生一般比较自律,而且燕京大学内部设施也相当不错,基本没有出去通宵上网的必要性。

    保安大哥没有拦凌飞,他几乎是认定了凌飞就是学校的学生,尤其是在这个时间段回学校。凌飞很轻松就走进学校内,往宿舍而去。

    凌飞等人住的地方靠近体育场,凌飞走到宿舍旁时想了想,走到体育场内开始跑步。在这会儿起来的学生还真不少,凌飞看到操场上跑步的男生女生较多。

    在大学里一切都靠自律,选择成为什么样的人,未来走什么样的道路,在大学里就能看到雏形。有的人选择赖在宿舍里,有的人会选择锻炼强健的体魄,给未来提供革命本钱。当然,操场上的那些人并不全都是为了来跑步,心存着勾搭美女的学生也不少。毕竟青春年少嘛,风华正茂,都想谈一场恋爱。大学是恋爱的天堂,不论你是在什么样的大学。

    跑完步之后,凌飞回到自己的房间,他拿出赢的那些东西铺在桌上。有项链宝石,还有房契地契。凌飞着重看了看房契地契,让他呆在凌家他自然不愿意,能搬出来尽量搬出来,这段时间可以住在燕京大学,可之后呢?总该在燕京有个落脚之处。

    看了之后凌飞摇摇头,价值1000万的地皮和房子在北京还没屁点大,好的地方你就别想了。凌飞看见的这张房产证是在二环内的,估价一千来万,大小只有一百三四十平。燕京之地,寸土寸金啊。把今天赚的所有钱拿来买房子,才能勉强买一个让凌飞稍微看得上眼的。

    不过既然只是落脚地,那便不需要太在意。在燕京呆上一段时间,把所有事情都整理完毕,凌飞就会离开燕京回新城。未来公司的发展会在燕京,到时候再来吧。

    凌飞看着桌面的东西许久,外头传来敲门声。凌飞转过身去走到门口开门,门外站着身穿睡衣裙的林韵兮。她满脸疲惫的样子,眼睛都隐约出现黑眼圈。

    “你刚回来?”林韵兮打着哈欠。

    “嗯,看你这样子,你昨晚干什么了?”凌飞问道,“一晚上没睡吗?”说着凌飞让开,让林韵兮走进来。

    林韵兮揉了揉眼睛:“还不是那个王弘毅,你知道为什么我们昨天过去的时候,那群燕京大学的学生对我们态度那么不好吗?”

    “因为他?”

    “对,就是因为他。”林韵兮在凌飞的床沿坐下,“他在我们刚离开的时候就在公众平台上发文,大放厥词,说燕京大学的学生就是渣渣什么的,我们新城大学一定会把他们碾压得怎么样怎么样,都是这样的言论。你说如果你是燕京大学的学生,你会怎么样?他们的反应完全能理解。”

    凌飞目光一窒:“这家伙看来是故意给我们惹麻烦。”

    “对呀,估计就是因为我们两个的缘故。”林韵兮摇着头,“以前我还觉得他不错,现在看来太小心眼了,害我忙活了一晚上。”

    “事情都这样,你还忙活什么?”

    “当然要忙活,不然新大的名誉怎么办?”林韵兮反问。

    “所以,你怎么做?我挺好奇。”凌飞说道,他心里动了一动,这件事恐怕不好处理。既然是在公众平台上发布这些消息,肯定已经传的满天飞,不论学校做什么制止工作,名誉受损已经在所难免。

    “昨天学校已经把他发的话删除,但对于学校的名声来说,影响已经造成。”林韵兮说道,“已经造成影响,那么我需要做的事就是如何把这件事情完美解释后还能够为新大正名。”

    “想到了?”凌飞侧目。

    “当然。”林韵兮昨天在离开燕京大学参观的时候就已经想到办法,昨天一晚上到这会儿,她都在做这件事。

    “我想听听看。”

    “做法其实并不难,让新城大学本次来的所有交换生全都在网上下战书。”林韵兮说道。

    “哦?”凌飞心中一动,若有所悟。

    “王弘毅发文的说法是下战书,那么我们就顺着他的意思进行解决。他的确是在下战书,只不过他的言辞过于犀利,所以昨天我已经联系学校,让他为自己过分犀利的言行道歉,并且重新写了一份战书。”林韵兮说道,“但是光这样还不够,那只会被认为是公关,只是为了解释王弘毅的做法。”

    “所以昨天晚上我让所有来的交换生写一份战书,文笔尽量偏向柔和却又不失凌厉,显出我们新大气度不凡。淡化王弘毅战书的影响,众多的战书也能迷惑他人,众多都是语气正常大度的新大形象,只有一封言辞犀利只能证明他的个人问题……”

    凌飞颔首,这倒是不错的方法,操作得好,战书可能还能成为关注热点,提升新大名气。

    “不过来到这的交换生里绝大部分都不是文科,让他们写出这样的战书难度不小。”林韵兮摇着头,她的要求很高,那些来的学生都达不到她的要求。

    “所以你亲自上阵对吧?”凌飞叹了口气,这会长什么都好,就是太能干了,事必亲躬。

    “那有什么办法?”林韵兮摇头,“这件事太重要,我不放心他们,事关新大的名誉,不能出差错。而学校那边也有他们的工作,虽然让一部分学生分担了,可还有一部分。”

    “所以忙到现在?”

    “嗯。”林韵兮很是疲惫,说着话眼睛都有些睁不开。

    “我的那份是不是还没写?”大早上林韵兮就找过来,很可能是这个原因。

    “对啊,我刚刚本来是准备写你这份呢。”林韵兮捂嘴打着哈欠,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内挤出几滴泪水。

    “我的我自己来就行。”凌飞轻声说道,“会长这么努力,我得奖励一下你。”

    “什么嘛,你把你自己那份写好就够了。”林韵兮轻嗔,语气中带着迷蒙的味道,她昏昏欲睡,尤其是坐在凌飞的床上,睡意更浓。

    凌飞走到桌前,目光扫过桌上的那些项链宝石,他拈起一根宝石项链,宝石是深蓝色的,比唐娉婉那颗稍微小一点。

    “送给你了。”凌飞伸手递了过去。

    “啊?”林韵兮一激灵,睡意消了不少,刚刚处于迷茫状态她都没有发现桌上那些东西。

    “这是哪个十元店买来的?”林韵兮打趣问道,可眼中尽是欣喜。

    “你就说要不要嘛?”凌飞笑问道。

    “干嘛不要,昨天你吃了我那么多零食。”林韵兮轻轻扬起修长的脖子。

    凌飞凑近林韵兮:“来,我帮你戴上。”

    林韵兮脸一红,本来想拒绝但想想是凌飞送的礼物,他都说帮自己戴上了,再拒绝也不好。

    凌飞解开项链,在林韵兮修长的雪颈环过,脸凑在林韵兮耳旁。

    林韵兮脸上发烫,瞬间燥热,鼻息变得浓重。心中小鹿乱撞,说不出来的感觉,有几分窃喜也有几分害羞。

    “好了。”凌飞拉开距离,看了看林韵兮脖子上的项链,深蓝色的宝石配上林韵兮极为合适。

    “很漂亮,适合你。”凌飞淡笑道,“我的眼光就是好。”

    “去你的,王婆卖瓜。”林韵兮笑骂道。

    “我说的实话,很漂亮。”凌飞道。

    林韵兮耳根处都在发烫,不好意思在这呆着:“我困的不行,先回去睡觉了。”

    “去吧。”

    “记得把战书写好点,让我发现一处语病,你就等着瞧好吧。”林韵兮挥起小粉拳。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