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秦逸立马就答应了,爽快得让主持人都觉得奇怪。

    主持人深深看了一眼秦逸,正常情况下来说它的赢面当然很大,但是现在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凌飞肯定是有什么手段,否则不至于如此。凌飞这个人看起来也不像是一个傻子,他既然会这么说,绝对有把握才对。

    可是秦逸也不是傻子啊,他虽然败家脾气暴躁,但他并不是一个蠢货,甚至说他还有些小聪明在,大家都能看出来的是他没理由看不出。可他还是答应的这么干脆,让主持人心中怪异。

    不管他们是怎么想的,不管凌飞有什么样的动作,这都和主持人无关,他收敛心思,拿起桌上的手qiāng开始准备。动作轻车熟路,熟练的将子弹塞入左lun shou qiāng中,飞速旋转合上。

    “好了开始吧。”主持人看向凌飞。

    台上议论纷纷,真的要开始了。他们都想看看凌飞到底是怎么作弊的,按理来说作弊可能性为零,可凌飞的一切举动都表明他在作弊,他们想要一探究竟。

    “我先吧。”凌飞微微一笑。

    “不,我先。”这时秦逸突然说道。

    凌飞饶有兴趣玩味一笑:“好,就你先。”

    秦逸愣了愣,他还以为凌飞会和他争,没想到凌飞这就答应。

    “算了,既然你想,那就给你吧。”秦逸耸肩。

    凌飞随手拿起桌上的qiāng对准脑袋:“看好了。”

    说罢,凌飞扣动扳机。只听得咔哒一声,并没有qiāng响。

    “看他的样子很自信,说没作弊也是鬼才信。”

    “但是我真的没法想象,é luo si lun pán赌到底怎么作弊的?”

    “对呀,看起来他的举动很像作弊,但是他刚才就在台上,有什么样的空间可能性去作弊?”

    “我也认为是作弊,别问为什么,直觉。”

    “诶,你们看他在干什么!”突然有一个人惊呼一声。

    紧接着,台上所有人都齐声大呼。只见凌飞开了一qiāng之后,并没有停手,他再次扣动扳机,连扣三下!

    咔咔咔!

    加上凌飞开的第一qiāng,他已经连续开了四qiāng,所有人都傻了眼。如此自信的行径,让人家怎么相信凌飞没有作弊?最傻眼的当属秦逸,他有想过凌飞会在第几qiāng交给他,他都想好了应对的方法,没想到凌飞竟然连开四qiāng!这让他后续想法都没法实行。

    原本秦逸想的是,在凌飞第几qiāng停下来就证明子弹很有可能就在那一qiāng,他会找各种理由推脱让凌飞开那一qiāng。凌飞不开,那就闹呗,反正他秦逸也不是没闹过事。事情闹大,对他来说是最有利的,他现在在这里不敢闹事,主要还是因为家里刚刚被打的缘故。家里不让他惹事,可事情如果是因为凌飞而起,那就怪不得他动手了,责任也和他无关。

    他秦逸最擅长的就是把事情闹大闹乱,事情一旦闹大闹乱以他秦家公子的身份很轻松就能从中获益,得到一切他想要得到的。他从头到尾都没有想过要把qiāng对准自己的脑门开一qiāng,可现在……

    “该你了。”凌飞把qiāng递了过去。

    主持人先接过qiāng,他心中说不出的怪异,凌飞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凌飞的行动证明他很清楚子弹在哪个位置。

    秦逸接过手qiāng,脸色阴沉许久,他是不可能往自己身上动qiāng的。他可是秦家的公子,要什么有什么,拿自己这么珍贵的命去赌?开什么玩笑?但是就这么认输,未免显得他太过软弱,让他没面子。

    “你作弊!”秦逸直接喝道。

    凌飞淡淡一笑:“怎么,秦少爷输不起?”

    “没有输不起,只不过是看不惯你作弊而已。”秦逸冷哼一声。

    “哦,那你倒说说看,我哪里作弊了?我用什么方法作弊?”凌飞反问,“在场所有人也可以找,只要找到我凌某人作弊的证据,任由你们宰割。”

    主持人心中沉吟,估计找不到的。凌飞从刚刚开始他就没有碰过手qiāng,所有的程序都由他来完成,根本没有作弊的空间!

    场上的人虽然都在议论凌飞作弊云云,但是他们根本没有证据。凌飞本人的行动也很正常,和普通的来宾一样,都坐在台上进行下注,离台下还有一段距离,连碰到qiāng的机会都没有,如何作弊?é luo si lun pán赌这样禁忌赌开设的时间很长,从未出现过作弊的情况,只是今天的情况未免太诡异。

    秦逸咬着牙,半天说不出话来,他只是判断凌飞作弊,哪有什么证据?

    “他这样是不是算弃权。”凌飞直接对主持人问道。

    “……”主持人犹豫片刻,按照常理来说自然算。

    凌飞微微一笑:“我走的时候,希望在前台能够得到十六份赌注。”他赢来的加上秦逸的八份,还有彩头,一共十六份赌注。

    说完凌飞转身就走,肆意洒脱。既然拿不出证据就证明他的行为很合理,既然行为合理,那就是他赢了。凌飞直接走出阶梯会场,罗徒跟着上去。

    会场内部议论纷纷,今天他们又多了一项谈资,凌飞今天的举动爆点十足。

    秦逸面色难堪,手中握着的qiāng对着上空扣下扳机。砰的一声qiāng声响起,这算是彻底落实凌飞的胜利。

    啪!

    秦逸随手将qiāng甩在地上,冷脸走出会场:“这家伙,我记住了!”

    主持人望着凌飞离去的身影,扭头对不远处的年轻人使眼色。年轻人上前来,低声道:“刚刚这一轮还没来得及进行分析,不过前面七轮他们已经看监控分析了,找不出任何问题!”

    主持人目光深深,良久才对年轻人道:“你觉得他作弊了没有?”

    “看上去很像,他实在太自信了。”年轻人说道。

    “对,就是太自信了。”主持人低语,“自信到让我怀疑我们的禁忌赌有漏洞。”

    “给我去调查这个年轻人的资料,他很不简单。”主持人说道,不简单的点不仅仅在于作弊的问题上,更在于凌飞的气度与自信。

    凌飞和罗徒走出来之后,罗徒忍不住时刻打量凌飞,凌飞给了他太多的惊讶。

    “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罗徒问。

    “运气。”凌飞淡笑。

    “嘁,谁信。”罗徒也没有继续问,凌飞这话就表明了他不想说。

    “走吧,还有什么好玩的地方带我逛逛。”凌飞道。

    “今晚的盛事就这禁忌赌,其他倒是没有什么,不过逛逛可以。”

    这里也是一个顶尖娱乐场所,该有的应有尽有,这一逛就是三个多小时。这里是不夜城,天快拂晓,依旧人来人往,热闹异常。

    “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走吧。”罗徒打了个哈欠,这三个多小时下来,他已经疲惫得不行。反观凌飞龙精虎猛,估计再上山打头老虎都行。

    “把赌注领了。”凌飞说道。

    “这是自然。”罗徒哈哈一笑,有了点精神,“今晚你就挣了一亿多,不得了,你可以指望这发家致富了。”

    虽然不知道都是些什么样的东西,但这一亿多是实打实的,脱手能有一亿多的资金到手。

    两人来到前台,楼主直接报出身份。

    前台的小姐打量凌飞许久才拿出一堆东西来放在桌面上:“凌先生您好,这些都是您的东西。”

    凌飞瞟了一眼,有各类珠宝,还有一些诸如房契地契的东西一堆。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比较重的物品,没法直接给您,请您给我们一个地址,届时发到您家。”前台小姐恭敬道。

    凌飞看了一眼罗徒:“写你的地址吧,那些都给你了。”

    “哈哈,这感情好,今天晚上我这生意赚大了。”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