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家家主的话让主持人眼眸一冷,对于不赌的人来说是警钟,可对于赌场的人员而言,这是在断财路。不过很快主持人神色又恢复如常,如果说这些有用的话天下就没有赌徒了。随他怎么说,都无所谓。

    “唏嘘。”罗徒摇头,“曾经的巨头,因为嗜赌沦落这般下场,可悲又可叹。”

    “自作孽。”凌飞淡淡道。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一个人会有何等下场,都是他自己一手造成,没什么好可怜。

    “不过,你又猜中了。”罗徒斜眼,“真的厉害,我很好奇,你怎么做到的?”

    罗徒能确信凌飞一定是有什么方法,从凌飞每回的猜测来看他绝对是有方法才对,几乎每次都是自信十足的笃定口吻。但他想不明白,é luo si lun pán赌这种几乎不可能作弊的赌,他是怎么找到漏洞的。

    凌飞淡笑不语,这个世上能做到的恐怕不出五指之数。凌飞怎么做到的?其实也简单,第一,以他超卓的眼看清子弹的位置,当然,还得加上那股他说不清道不明的狼性意识,判断出子弹在第几qiāng的位置。第二,判断谁会第一个开qiāng。

    这两点的难度都高得可怕,第一点,你必须要有凌飞这样的实力,且必须有凌飞独有的诡异意识。第二点,强大的观察力。这一点是因为凌飞曾经在训练营里苦练各类审讯技巧,他有着极强的察言观色能力,他已经可以说是一个心理学家。

    他知道子弹在第几发,也能用恐怖的观察力判断谁会先开qiāng,基于这两点凌飞才能每回都猜中。

    能做到这两点的凌飞脑中浮现的几张人脸,一张是和他同个训练营出来的夏娃,一张是背叛他导致他身死的卡洛斯……虽然是叛徒,可凌飞也得承认他的能力。那个人可以说是另一个凌飞,同样的杀伐果决,同样的身手不凡,同样的心智如妖。

    “卡洛斯……”凌飞呢喃,眼眸眯起,这仇他当然不能不报。可现在还不行,迟早有一天,他会回去的!

    “哈哈哈。”凌飞身后的秦逸哈哈大笑,抱着身旁的女人“muamua”亲了好几口,“宝贝,你太厉害了!”

    “咯咯咯。”女人娇笑,“是哈尼你厉害才对,都中了六次了,我只是中一次而已。”

    罗徒忍不住道;“这家伙运气真有够好的。”他从小是在赌场泡大,见过运气好的,可运气这么好的真是少见。

    主持人打了个颜色,下面的人把死人拖走,带着陈飞宇离开。主持人走到讲台前,笑着道:“好了各位,本次的七轮é luo si lun pán赌就此结束。还是老规矩,各位离开时到前台登记,我们会把各位东家赢来的东西一一交给你们。并且,胜率最高那位还将获得我们命运赌场特别提供的奖励。”

    正说着旁边有一位年轻人上台来凑着主持人耳边说了几句话。

    “哦?是嘛。”主持人朗声而笑,“各位,先别着急走,今晚有意思了。有两位东家同时取得七轮的胜利,奖励只有一份,他们还必须一决胜负。”

    “两位东家,请到这边来。”

    “嗯?”秦逸看了眼前头的凌飞皱眉,“小子,你是怎么作弊的?竟然还混到最后一轮。”

    凌飞淡淡站起身,斜了眼走下台。

    “喂,小子,我跟你讲说话你听不见吗!”秦逸恼怒,朝着凌飞追下去。

    凌飞走下来对主持人淡淡道:“需要怎么比?”

    秦逸乜眼对凌飞道:“小子,我今天也没心思搞你,所以你也给我有点自知之明,把你手里的那颗宝石给我,这彩头就给你了。”

    凌飞斜了眼秦逸:“都是我的,何必给你?”

    “好大的口气。”秦逸嗤笑一声,“今晚小爷我运气这么旺,这么选择是给你面子,你还真想和我赌不成?”

    “怎么比?”凌飞直接问主持人,对秦逸不予理会。

    秦逸脸色变得阴沉,他最讨厌的就是别人的忽视,凌飞不理会他的举动让他怒意燃起。

    “小子,既然要赌,我们赌一点大的怎么样?”秦逸道,心中想着今天自己的运气这么好,肯定会赢。这会儿赌徒心理已经出现在秦逸身上……

    “哦?说说看。”凌飞饶有兴趣道。

    “我们一轮定胜负,赌注是七轮赢的加上自己本身的赌注,敢不敢来?”秦逸昂首。赢的这些东西其实他都不在意,对于他这样的人来说,这些无足轻重,他要的只有凌飞手里的宝石而已。

    主持人旁边听得很开心,这样的局面他们最乐意见到。

    “有何不敢。”凌飞淡淡道,“不过,我有一个条件。”

    秦逸皱眉:“什么条件。”

    “我们就以这é luo si lun pán赌进行对赌。”凌飞淡笑道。

    众人一片哗然,凌飞的举动太疯狂了吧?

    秦逸一怔,急忙道:“不行,我不同意!和我比命,你还没有这种资格。”

    “怂了?”凌飞目光鄙夷,“那好,再让你一点,我开两qiāng,你开一qiāng,敢么?”

    主持人眯眼,他几乎能确定,凌飞肯定是有某种手段!不然他就是一个疯子!有资格进行禁忌赌的人不会缺这七八千万,他没理由为这点钱拼命,要么疯子,要么有手段作弊。

    秦逸面色臊红,这种情况下还不敢得证明他是有多怂。可是,他的命多尊贵啊,凌飞算个什么玩意儿。他怎么可能和凌飞拼命?

    “还不敢?我三qiāng,你一qiāng,敢么?”凌飞又道。

    “我去,这小子疯了吧?”

    “我觉得他肯定是作弊赢的,七轮,现在还敢说这话,绝对的!”

    “可是,这是é luo si lun pán赌,还是在台下操作的,他怎么作弊?”

    “我也觉得不可能是作弊的吧,命运赌场绝对公平。”

    罗徒若有所思,真的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秦逸还在沉默,凌飞呵呵一声:“怂到家了,秦家人这么没种的吗?这样,我四qiāng,你一qiāng,来么?”

    “卧槽,这下子绝对疯了,不想说什么。”

    “疯了,疯了,这么缺这七八千万吗?”

    “脑子有病。”

    “傻子一个。”

    “肯定有作弊手段!”

    秦逸脸皮抽了抽:“真是脑子有病,你是穷到家了吗?看见这七八千万的东西就敢拿命换?”

    “你就说敢不敢?”

    “你既然找死,我为什么不敢!”这下秦逸答应了。

    主持人在旁边心中沉吟,几乎可以断定凌飞有某种作弊手段,没有人能蠢到这种地步,哪怕是疯子也不可能蠢成这样。只是不知道凌飞到底是用什么手段,全程都是由他来把控,凌飞凭什么作弊?

    主持人对旁边的年轻人打了个眼色,年轻人会意走下去。他需要监控,完整的录像,研究凌飞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凌飞淡淡一笑,随手拿起主持人桌上的qiāng:“那就开始。”

    “慢着!”主持人喊停,他笑着道,“我觉得还是由我操作比较好。”

    “有区别?”凌飞淡淡道。

    “没有区别是没有区别,但是,为了公平起见,最好还是由我操作。”主持人笑道。

    凌飞耸肩:“那我再加一个附加条件?”

    主持人一顿,看了眼秦逸,这他没资格答应。秦家不是好惹的,他害死一个秦家子弟绝对吃不了兜着走。

    “好。”秦逸答应。

    “条件也不复杂,我自主选择在第几qiāng交给他。”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