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边的那位面无表情,可背后都凉透,即便有心理准备,他还是吓了一身冷汗。然而,即便脱离了鬼门关,他的表情也没有一丝放松。接下来还有,活到最后他才能算彻底逃离鬼门关。也只有活下来,他才能真正挺起胸膛称之为人,而不是像现在这般被当做狗一样任人宰割。

    命运赌场的工作人员熟练将尸体拖下去,主持人神色很平淡,就跟死了一只蚂蚁一样。

    “好,各位,让我们进入第二轮。这一轮还是老规矩,弃权的朋友请直接点退出,我们继续匹配。”主持人高声笑道。

    “这一轮选哪个?”罗徒对凌飞问道。

    凌飞看着主持人装完子弹转完后,视线移向旁边上来的两人。

    “右边。”凌飞道。

    罗徒笑道:“那我就选右边,今天我可是全跟你选了,可别出错。”

    “怕出错别跟着。”凌飞道。

    “诶诶诶,兄弟,怎么又高冷了,你这性格我要是女的妥妥爱上你。”

    “滚。”凌飞赏给他一个字。

    第二轮凌飞的对手是一个年轻女人,在第四排最角落,凌飞也看了她一眼,她满脸疯狂,似乎有些病态。

    开赌速度很快,时间主要是在投票上拖延,下面两人直接拿qiāng开始。左边一qiāng右边一qiāng都没无事,又是左右来了一qiāng,子弹仍旧没有射出。第四qiāng开完后右边那位心提到嗓子眼,如果这一qiāng不中,他必死无疑。这左lun shou qiāng一共六发子弹,五发没中,第六发他必吃子弹!

    砰!

    qiāng响,左边那位倒下,凌飞又一次获得一千万。

    “可以啊!”罗徒惊呼,“凌飞,你怎么猜到的。”

    罗徒说话一直不背着人,连续两轮凌飞都猜中,让不少人侧目。听起来凌飞应该是有什么技巧,可é luo si lun pán赌极其公平,按理来说凌飞没有理由知道。

    “嗤,运气好而已,不就是猜中两轮吗,有什么稀奇,我不也两次都中。”身后的秦逸嗤了一声,不屑一顾。不过秦逸说的也没错,就好像猜大小猜对两盘,有什么好稀奇?

    罗徒眼角瞥着凌飞,真的是运气么?他不觉得。

    第三轮、第四轮,又是两轮,凌飞连续猜中。这下让周围的人看着凌飞目光变了,四次,运气未免太好了一些,百分之十二点五的概率,真的是运气?尤其是罗徒的话,更让人怪异凌飞的准确率。

    “哈哈哈,宝贝,我中四轮了。”秦逸哈哈大笑。

    凌飞视线微微后移,这小子今晚运气真不错。

    “运气不错。”罗徒也在凌飞旁边说道。凌飞是靠什么猜的他不知道,可秦逸一定是运气,今晚秦逸运气旺。

    持续第五轮、第六轮……

    很诡异,凌飞继续猜中,不过中间某一轮罗徒没跟着猜,那一轮他坚定自己的想法。现在更加恐怖的是,凌飞后面的秦逸也连中六轮。这让凌飞四周的人纷纷议论起来,如果说有一个人运气逆天可以理解,毕竟这种运气特别好的时候是有可能出现的。但是同时出现两个,这概率低得可怕,让周围之人不得不惊异。

    “你们说,这现实吗?”

    “肯定有一个在作弊!”

    “我也认为是,不然也太假了。连续六轮,开什么玩笑,比百分之一稍高的概率,还是两个人?我绝对不信。”

    罗徒眼中充满讶异:“这小子运气也太好了。”他说的自然是秦逸。

    凌飞也神色怪异,他自然是有些手段的,可秦逸是实打实的运气,这运气真恐怖。

    “哇哇哇,哈尼,你好棒啊。”秦逸的女人手舞足蹈。

    秦逸笑得合不拢嘴,他经常来赌场,可像今天这样的运气还是第一次。

    “前面那个好像也是六轮都中。”秦逸的女人轻声道。

    秦逸眯了眯眼:“哼,肯定还是用了什么手段。”这会儿他信了,一个不知道哪来的小子怎么可能会和他一样有这样的运气?肯定用了手段。

    “那为什么不是你用什么手段?”罗徒听后笑了。

    秦逸仰起头:“我需要吗?我是谁,秦逸!”

    还别说,这话真有说服力,周围的人都信。因为他是秦逸,出了名的败家子,听说过他败家脾气暴躁,倒是没听过他人品差干出这种事。而且,秦逸有必要贪这七千万?家里要什么有什么,零花钱都是天文数字,不会在乎这些钱。

    “各位,接下来就是第七轮了!如果有弃权请在左边按下退出。到目前为止,胜率最高的是两位六胜,也就是每轮都猜中,哈哈,看来这两位东家今天运气不错。我看看位置,是在四排九座,五排九座,咦,还是前后座。”主持人这话让所有人都朝这边看过来,似乎有些太过巧合。

    主持人也心中微异,连中六轮的概率很低,有两位的概率更低,更诡异的是就在前后座。这不免让他心生怪异,莫不是有某种手段能猜中?可一想也不对,无论du ju还是赌手,都是在他眼皮子底下,就算想作弊也没途径。所有人都知道,命运赌场的禁忌赌是最公平的赌,再找不出第二个比禁忌赌更加公平的赌法。可今天这现象,真有些怪异。

    “第七轮,抽签开始。哦,看来要进行本轮对赌的东家不多了。”主持人看看抽签板,只有二十四号人在对赌。

    也是,一晚上七千万,没多少人吃得消。能坚持到最后一轮的,基本要么是赚大的,要么是家世恐怖的。

    “哈尼呀,待会儿再问问他换不换那颗宝石好不好嘛,人家超想要的。”秦逸身旁的女人还在惦记凌飞手里的宝石。

    秦逸一听女人的话就满上堆上笑脸:“好,宝贝,我待会儿再去问问看,不行就多给点钱嘛。”

    第七轮剩下两位,一位是羊城柳家的家主,一位是流浪汉模样的男人,满脸胡茬,颓废无比。此刻两人都在期许,期许最后的翻身,只要赢,他们就能重新做人,乃至东山再起!

    罗徒低声问道:“这回,你准备压谁?”刚刚押错了一次,他决定彻底相信凌飞。

    凌飞凝视主持人手中停下的左轮,又打量一番两人,对流浪汉略微颔首:“他。”

    “好,我信你。”

    而身后的秦逸也在犹豫:“宝贝,这回你来选拔。”

    “可以吗?”女人眼中惊喜。

    “当然,你可是我的宝贝儿,不过一千万而已,随便花。”秦逸道。

    “那……那就左边那位吧。”

    “那个邋遢汉啊,好吧,既然宝贝说了就他吧。”

    全都选择完毕,主持人看着两人:“谁先开qiāng。”

    “我吧。”流浪汉深吸口气走过来。

    “我!”柳家家主也争抢。

    “我!”

    “我!”

    两人目光触碰,如电光火石,这一刻才有了他们曾经的风采,自信霸道的迫人眼神。最终,柳家家主还是让步,让流浪汉先开qiāng。

    举起qiāng,他的手微微发抖。

    咔哒一声,没有子弹!

    柳家家主接过没有任何犹豫,也开qiāng,还是没有。

    来回叫唤,到了第五qiāng也没出现子弹,接下来就就是最惊心动魄的时刻!第五qiāng由流浪汉动qiāng。他深吸口气:“来吧!”

    咔哒!

    还是没有子弹,流浪汉瞪大眼睛,随即张狂大笑:“我赢了,我赢了!陈飞宇又回来了!”

    “哇哦,有意思!”

    “哈哈哈,看看柳家家主的脸色。”

    “绝望,太绝望了,啧啧啧,真有意思,我最喜欢看到这样的画面。”

    柳家家主面若死灰,凄凉一笑,接过qiāng,仰起头眼中隐约间浮现这一生的辉煌。从一无所有到建立商业帝国,成为羊城一代豪门,可就因为自己嗜赌,家破人亡,变成如今这幅模样。

    举qiāng对准脑袋,他对着台上所有人道:“我这一辈子做了无数坏事,临死前想做一件好事,各位,远离这里,嗜赌迟早死在这!”

    砰!

    qiāng声响起,柳家家主倒在血泊之中,带着一生的辉煌与耻辱一同入土。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