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有一个问题。”凌飞心中流转。

    “什么?”

    “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易不全?”凌飞问道。

    “哈?”罗徒怪异,“你还真是什么都不了解啊,神医易不全正是易轻舞的祖上啊!”

    凌飞心中有一股说不出的感觉,似乎是果然如此意料之中的预想,又似乎是冥冥中某种联系的怪异感。凌飞和易不全渊源极深……

    “易轻舞么,有机会真想见一见。”凌飞淡笑道。

    “会有机会的。”罗徒笑道,“这段时间你有没有机会碰到我不知道,至少我和你说的那个赌会,她应该会来。”

    “那就期待吧。”

    台上的主持人已经开始介绍本次进行赌命的八个人,这八人一出场全场都是在议论。

    “看见没,那个是福伦集团的老总,哈哈哈,当年我和他谈生意还各种嘲笑讥讽我,现在自己成这样,真是大快人心。”台上一位指着台下一位满面阴沉的男人,这男人满脸胡茬,眼神落寞,衣衫褴褛,毫无上位者的模样,更像是一个流浪汉。

    “那是羊城柳家的家主,嘿,真是有意思。”

    “电机大王钱友严也在。”

    “还有我们的某位被踢下位的处长。”

    “今天的光看这些人就够刺激了,没白来。”

    罗徒见识广,这些人他也都认识,一一给凌飞介绍:“这些人呐,就是染上了毒,所以注定变成这样。人沾上赌,有时候比沾上毒品更可怕。毒品腐蚀的是身体,而赌腐蚀的是灵魂。千万不能沾赌啊!”

    “你这个好赌的人口中说这种话,没有说服力。”凌飞淡笑。

    “不对,是更有说服力。”罗徒盯着下方这些人,“就因为我好赌,所以我从小打大就是在家人的安排下于赌场中长大。我见过太多太多这样的人,这么多年,不说看破红尘也差之不多,见过太多家破人亡的惨案,看过太多因为金钱堕落的实例。就说那一个个美女荷官,你不知道的是她们中有一部分可是名家闺秀,因为染上赌欠下巨额债款家族也不要她们。她们就沦落成任何一个男人都能过来摸两把的物品,她们现在还幻想着在赌场里再次翻身。”

    “赌啊,沾上这辈子就毁了。”

    凌飞深深看了眼罗徒,这种时候的罗徒显得正经,年轻的脸上露着愁容,眼中有几分看透世俗的无奈与洒脱。

    台下八个人已经介绍完毕,并排站在后面任由台上之人的评头论足,指指点点。这八人都曾是人上人,都曾是云端的王者,现如今落得如此下场,可谓悲凉。八人有些人毫不顾忌台上的指指点点,有些深深埋下头,抬都不敢抬起,眼睛都不敢往上瞧。曾经恨不得脸朝天走路的他们,可曾想过会有一天连头也不敢抬起,腰也不敢挺直?

    “好了各位,介绍今天我们的彩头。”主持人慷慨激昂,“每一次我们命运赌场的彩头都让人惊奇,觉得不虚此行,今天也不例外!今天我们要拿出的奖品是——药方!”

    “药方?”凌飞抬眼。

    周围也是嘈杂开来,彩头是药方,真让人意想不到。

    “这药方乃是古方,来处嘛,我也不便透露,能告诉大家的是……这是一张古方,经过秦沐风老国手的品鉴,可用,且药效极佳!”

    主持人这话说出来所有人都放下心来,秦沐风就象征着权威。如今名满燕京的秦妙心就是他孙女,曾经的国手,他的话绝不会错!

    “单方具体是强身健体的作用,老人喝能长命百岁,年轻人喝能强健身体,小孩喝能抵御疾病,茁壮成长。功效不是我吹出来的,是秦沐风老国手的说法。”主持人笑道,“各位放心,绝对有用!秦沐风老国手那份我们也送给他了,他本人也在用。”

    “这广告打的,我给满分。”罗徒哈哈大笑,“把秦老国手当成代言人了。”

    凌飞摸着下巴:“不过,这个我倒是挺感兴趣。刚刚没什么念想对赌,现在有了。”

    主持人把这药方吹得天上有地上无,究竟可信度有几分就看大家怎么想。不过命运赌场的信誉有保障,它给出的彩头都能让人满意,想来这药方没有他说的那么好,也差不了太多。

    “游戏规则早前已经和大家说过,现在我们开始抽签决定对赌对象。”主持人手指着后面挂着的大屏幕,“抽签由电脑进行,大家可以看到自己对赌的人是谁。如果输了,工作人员会收走输者的赌注,在胜利者离场后将赌注交给胜利者。”

    “各位的左手边上有个小显示屏,在对赌开始时您有一分钟时间考虑选择。”

    “在开始抽签之前,请问有哪些朋友不愿对赌,可以按下小屏幕上的退出,我们将把你们剔除在外。”

    把不参加的剔除,参加的进行抽签。凌飞扫了眼自己对赌的对象,是在九排十二座,是一位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

    “那么,第一轮é luo si lun pán赌开始!”

    八个人中有两人走出,主持人谈笑风生举起一把左lun shou qiāng对台下示意,然后塞入一颗子弹旋转合上。

    啪!

    左lun shou qiāng放在桌上,主持人笑着说道:“各位可以开始选择了。请各位在一分钟之内选择,如果没有选择视为失败。”

    罗徒对凌飞问道:“你觉得哪个能活下来?”

    凌飞视线从左lun shou qiāng上收回:“你觉得哪个人会先开始?”

    “左边。”

    “为什么?”

    “他眼中有决绝!”罗徒打量着下方两人的神色说道。

    “那就压左边这位。”凌飞按下选择。

    罗徒露出一抹笑容;“好,那我就跟着你试试看。”

    “两位,谁先开始?”

    左边那位凝眸:“我先!”已经是背水一战,早忘记胆怯的滋味。死很可怕,可经历了比死更可怕的事情,那么死就不再可怕。

    “你猜对了。”凌飞道。

    罗徒看了眼凌飞:“所以我们也赢了对吗?”

    “对。”凌飞点头。

    “哦?”罗徒饶有兴趣等着。这种对赌无法利用赌术,是很公平的对赌,全凭运气,这么公平的对赌也是他最喜欢的。但是,凌飞却如此自信,罗徒想不明白。

    左边那位深吸口气,干脆利落拿起qiāng对准自己的脑袋扣下扳机,没有犹豫。

    咔哒一声,只有扳机声响没有子弹。左边那位神色一下子松下来,这一秒钟他就在鬼门关上走了一遭。他放松下来,右边那位开始紧张。

    右边这位明显不如左边那位的心态,双手颤颤巍巍,双脚也在发抖。被逼上绝路选择这条九死一生的路来挣脱命运,别无他法了!

    开qiāng!

    砰!

    很不幸qiāng声响起,右边这位倒下。场上的人只有寥寥几声惊叫,更多的竟然是欢呼声!大喊刺激的人不在少数。这里有不少世家子弟,他们什么都享受过,更加追求刺激,这样的刺激他们就很喜欢!

    “你猜中了。”罗徒笑道,“一千万,到手。”

    凌飞斜了眼后排的男人,那位男人很洒脱,对着凌飞拱拱手。凌飞也在想,这一千万是什么东西呢?现在他看不到,只有离开后才能得到。

    这一千万到手的真轻松!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