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飞手里一直在把玩这颗“少女的心”,他已经在想象唐娉婉收到之后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此刻,阶梯上走下来一对男女。两人走来旁边的人们便纷纷色变不自觉进行退让,两人亲亲密密地在凌飞身后一排坐下,男人不住说着甜言蜜语惹得女孩咯咯直笑,女孩则是四处打量,突然她轻咦一声。

    “哈尼,你看。”女人指着凌飞手里把玩的东西腻声说道,“好漂亮的宝石呀。”

    男人定睛一瞧:“怎么了?你想要吗宝贝儿?”

    女人频点螓首:“人家很喜欢呢。”

    男人笑道:“好。”

    “喂,前面的。”男人一扭脸便冷峻对凌飞喊道。

    罗徒闻声微微侧目,而凌飞不为所动,看着台下。

    “你耳朵聋了吗?听不见?”凌飞没反应让男人恼火,呵斥道。

    罗徒认真看了眼身后的男人低声道:“他叫秦逸。”

    “嗯?秦?”凌飞脑中闪过秦妙心。

    “对,秦家之人,秦家出了名的败家子。”罗徒说道,他的声音并未压得很低,秦逸完全听得到。

    秦逸听到这话脸一下沉下来:“死猪,你说什么?”罗徒的身材微胖,秦逸火气上来直接管他叫猪。

    “哈尼,别生气呀。”女人忙抱住秦逸,轻声道,“上一次闹事你就让二叔叔给罚了,这次收敛点。”

    秦逸听到二叔叔身体一个瑟缩,露出畏惧之色,可还是冷着脸哼声道:“算你走运!”

    罗徒笑眯眯的眼中出现一抹阴霾,又很快敛去。

    “喂。”虽然和罗徒的事算了,可那那颗宝石秦逸还想要,“喂,前面的!”

    凌飞理都不理,秦逸恼了,皱眉重拍凌飞坐着的椅子,一脚也跟着踹在椅背:“我和你说话你听见没有。”

    凌飞总算是转过头,眸中带着冰冷,他冷漠道:“如果想断手,可以直说。”

    “你!呵呵呵……好大的口气。”秦逸指着凌飞反而笑起来,“你听到你旁边那个说我是谁了吗?啊?”

    秦逸很张狂,因为在燕京他需要怕的人真不多。秦家由于它独特的属性,让他足以排在世家最前列。燕京放眼望去,能让秦家顾忌的家族少之又少。家族强大子弟自然也地位不同,世家的差距让强大世家的子弟高人一等,交际圈中也是中心。

    秦逸不论去哪基本都是最受瞩目也最受人畏惧的存在,但凡去一个地方,他都是世家子弟中最尊贵的存在。能和他比肩的世家子弟太少,碰到的概率也低。所以养成了他目空一切的性格,去哪都是人捧着,任何人都不放在眼里,得罪的人没一个世家比他更尊崇的,出了事都是对方吃哑巴亏。

    面对凌飞,秦逸的态度自然也是如此,没有什么给凌飞面子的必要。

    周围的人都在打量这边的情况,议论声都没有,看到那个混世魔王在,他们不敢乱说话。

    “秦妙心是你谁?”凌飞淡漠问了一句。

    提到秦妙心秦逸眉头不着痕迹一皱:“和你有什么关系。小子,今天小爷也没心思整你,直接说吧,我家宝贝看上你手里的宝石,开个价,我要了。”

    凌飞把玩着手里的宝石:“一百亿。”

    秦逸嘴角一抽:“小子,你耍我呢?”

    “对。”凌飞抬眼,“要么给一百亿,要么给我闭嘴,多说一句,缷你一条胳膊。”

    “哈哈哈。”秦逸大笑,“有意思,有意思!”最后有意思三个字他吼了出来,“好久没碰上这么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让我玩玩了。”

    秦逸的大吼大叫把周围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过来,看到是秦逸又都默默移开视线,心中皆是暗道,又有一个家伙要倒霉了。

    女人看到周围的情况忍不住拉了拉秦逸的衣服,轻轻道:“哈尼,算了吧,这里是命运赌场……还是要注意的。而且,二叔叔……”

    这二叔叔三个字对秦逸来说太有杀伤力,他脚上发软,扫了眼四周沉着脸:“问你最后一次,多少钱?”

    凌飞嗤了一声,转过头看向台上,根本不想理这种脑子有病的人。

    “你!”秦逸又要发作,又一次让身旁的女人拉住。

    秦逸咬牙忍住,心中盘算起来,这里是命运赌场,要给几分面子,而且二叔……等离开赌场,打不死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秦逸竟然憋住没动手,大大出乎周围之人的预料,议论纷纷。

    “他前面坐着的是哪来的?以前没见过。哪家的孩子?”

    “不清楚,不过料想应该不简单,不然秦逸可不至于住手。”

    “也不一定,这里毕竟还是命运赌场,秦逸会顾忌,而且,我可听说上回闹的事挺大,秦逸回家挨了顿狠揍,半个月都出不了门。所以,现在收敛点也是可以理解的。”

    “什么事啊?”

    “还能什么事,还不是为了易家神仙女。燕京能让男人发了疯去拼命的,除了她还有谁?争风吃醋,那都是常事了。”

    “嘿,说来好笑,那位易家神仙女谁都没看上眼,一个个世家子弟争得头破血流,有什么意义。”

    “别想了,有个莫问天在,其他人谁都没戏。”

    “如果有隐世家族子弟呢?可别妄下结论,说不准莫问天也没戏。”

    周围的议论凌飞听得一清二楚,他想了想对身旁的罗徒问道:“易家神仙女,指的是生女当如易轻舞的易轻舞吗?”

    “哇,不是吧兄弟,你这个都不知道。”罗徒满眼不可置信,“易轻舞啊,燕京所有年轻男人的梦中女神,你竟然还不了解。”

    “名头确实很盛,真人并不了解。”凌飞道。

    台下本次é luo si lun pán赌的主持人已经出场,开始了他的开场白。

    说到易轻舞罗徒来了兴致:“说起易轻舞,称她为神仙女一点不为过。从小聪颖过人,上学都是跳着上,十几岁就进了燕京大学。在燕京大学几年,诗词歌赋、琴棋书画、现代的钢琴乐器样样精通,你能想象得到的她都会。她才是让人感叹的真正天才,全才!”

    “毕业后年方十八,跟着家族长辈做生意,她又一次展现自己惊人的天赋。那段时间易家公司受到重大冲击,几乎是生死关头,她以一己之力挽救。当年震惊了燕京……”

    “所以才有了生女当如易轻舞的话?”凌飞侧目,弱冠之年有此战绩,可以说很恐怖了。

    “还不止啊。”罗徒感慨着摇头,“当年的易家说实话,只能算是一般世家,在世家中排不上号。易轻舞挽救易家公司时,易家也不见得怎么样,现在……当初因为她挽救易家于将倾,她开始慢慢掌控易家的生意。短短三年,她将易家的医药公司做到医药业华夏第一的位置,现在谁没听过易行集团?并且,在这三年内她早就开始布局其他方面,借由易家已经极为强大的资本,进军能源、健康、互联网等等方面。”

    “易轻舞精准的大局观,英明的决策,强势的手腕,三年啊,短短三年,诸多方面都发展得极为可观。三年前的易家只是一般世家,现在的易家,比之凌家、莫家这样的世家也不逞多让!资产翻了不知多少番。”罗徒眼中发着光,“这全都出自易轻舞之手,你说怎能不发出生女当如易轻舞的感慨!”

    “燕京盛传生子当如莫问天,在我看来有几分夸大,可说生女当如易轻舞,丝毫不夸张,甚至于我都觉得不足以夸赞她!”罗徒语气激动,“称她为易家神仙女,这才让我觉得恰当!”

    凌飞听得心中也有几分悸动,易轻舞,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一己之力拯救家族,且将世家推向更巅峰!太过不可思议。她已经可以说是一个传奇,还是活着的传奇,正在创造更多传奇的传奇!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