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元哼哼唧唧半天也起不来,他知道周围发生了什么情况,可有心无力,动都动不了。而且,他现在在意的问题还有一点,他的弟兄们会来么?刚才他自然是希望弟兄们早点来,这会儿完全没有这样的念头,如果过来所有人都得完蛋!

    对于之后的事情凌飞已经没有兴趣,只是周易水道:“如果觉得脚难受给我打电话,我过来帮你医治。”

    “没事,我没那么娇贵。”周易水道,“你差不多先回去吧,再晚学校真进不去了。”

    “我这边你不用担心,好好给他们解释刚刚发生的事吧。”凌飞似笑非笑。

    周易水一愣,随即捂着脑门,得她来擦屁股啊!这里发生的事情她都得揽到自己身上,把凌飞说得那么玄乎,能说服的了谁?

    “你这是什么表情,这是给你立功的机会,别不满意。”凌飞转身摆手,“回新城你等着升官吧。”

    升职这件事还真有可能,一举攻破刘毅的大案,现在又很有可能逮住一条毒品买卖的线,这两样的功劳可不小。

    周易水望着凌飞离开收回视线,眼前这些警察她还需要应付。

    ……

    到这会儿凌飞还真回不去学校,不过他也没打算回凌家,但晚上他还有个去处,罗徒说的地方。也是离开路边摊凌飞才想到之前罗徒跟他打的电话,今天的事情有点多,他都快忘了罗徒。

    凌飞正想着手机刚好震动,拿出一看就是罗徒。

    “凌飞兄弟,你在哪呢?”

    “正准备过来,我迟到了吗?”凌飞问道。

    “当然没有,这会儿才是刚刚开始的时候。”罗徒笑道,“夜生活这会儿才算开始,早于十二点都不算夜生活。你在哪,我过来接你。”

    凌飞说了个地址。

    “我离这不远,马上过来。”

    凌飞在路边等了一会儿了罗徒便赶到。

    “哈哈,凌飞兄弟,等久了吧。”罗徒笑眯眯从车内深处脑袋。

    “还好。”凌飞上车。

    “我们去哪。”凌飞问道。

    罗徒笑道:“赌场啊。”

    “哪的赌场?”

    “燕京最有趣的赌场!”罗徒昂首,“世界上能吸引我罗徒的赌场没有几个,这里是一个。”

    “很特殊?”凌飞侧目。

    “对,很特殊!”罗徒眼前发亮,“这家赌场玩的特别,赌注特别,连赌徒也特别!”

    凌飞淡淡而笑:“确实有点意思。”能让罗徒这样的赌徒都认为有特别,想来也不简单。

    “有何特殊之处?”凌飞问。

    “首先说玩的特别。”罗徒目光闪闪,“不知道凌飞兄弟是否知道é luo si lun pán赌?”

    “哦?这赌场敢玩?”凌飞侧目。é luo si lun pán赌是一种残忍的赌博游戏,du ju是左lun shou qiāng和人的性命。规则也很简单,装入一刻或多颗子弹,任意旋转转轮之后关上,游戏者轮流对自己脑袋开一qiāng。中qiāng的当然是自动退出,怯场的也为输,坚持到最后的是胜利者,而旁观的赌博者则对参加者的性命押赌注。

    “当然。”罗徒笑道,“所以我才说这群赌徒特别,一个个都不要命。游戏也是如此,诸如é luo si lun pán赌的游戏很多,样样赌命。不过,这赌命在那赌场也是比较禁忌的一类,偶尔才进行,很巧,今天有这样的一场豪赌,所以邀你一同去看看。”

    “有意思。”凌飞托腮,要说这é luo si lun pán赌他当年也玩过……

    “看个热闹,顺便赌上一把玩玩。”罗徒笑道。

    一路热聊,罗徒带着凌飞进入一处地下车库,车库内别有洞天。开了很长一段隧道似的地方,眼前豁然开朗来到另外一个世界。眼前霓虹闪烁,金光璀璨,处处金碧辉煌,道路两旁热闹非凡。

    “这里算是燕京暗处的世界,一般人都没资格知道这里。”罗徒道,“前面那座巨大的建筑就是赌场,名叫命运!”

    命运赌场?凌飞眯眼,听起来有点中二,不过赌场如果和罗徒所说一般,那么再贴切不过。

    “两边吃的玩的都有,进赌场赢了的出来都会在这两边把钱耗得精光离开。进了这里,就别想拿着大把的钱离开。”罗徒嘿地一笑,“你可别不信,这道路两旁总有一样东西能勾得你迈不开脚,然后乖乖掏钱。”

    凌飞侧目四扫,路边有卖花的小孩,有街头弹奏的街头艺人,有跳舞的舞女,有琳琅满目的奢侈品店,有数不尽的烟花雨巷,有不尽的美食,似乎与正常街头无异。他脑中闪过前世去过的一个地方,那里被称之为销金窟,名副其实的销金窟,和眼前场景类似。

    这些小孩有最甜的嘴能让你心甘情愿给钱买他们手里的花;这些艺人有最顶尖的才艺让你心悦诚服为之一掷千金;这些舞女有最妖娆迷人的身材和最性感的舞姿让你把钱塞入她们的饱满的胸脯;这些奢侈品店的销售人员都有一张天花乱坠的嘴,能说得你像是王子公主一般,让你在他这里消费……

    罗徒的话,凌飞当然信,他也坚信这里就如他前世所去的销金窟一样。

    “来这里的都是华夏各式各样的有钱人,有权人。”罗徒车子径直往正前方的命运赌场开去,“他们一掷千金,他们挥金如土,他们所有人都不会把钱当钱,来这里就是为了享受。而事实上,这里的享受也是世界顶级!”

    车子停下,罗徒道:“到了。”

    凌飞推开车门,看到地上地毯微微侧目,看着地毯从门口绵延至大堂。巨大的建筑,这地毯也长得惊人,大得惊人。

    “感觉到了吧,这地毯的材质,这里所有的地毯皆是真丝真皮,造价极其昂贵,地毯上的花纹图案都是大师设计,踩上去感觉都不一样。”罗徒啧啧有声。

    这么大的量,确实够奢侈。

    赌场的门是凌飞这辈子见过最宽大的门,他这辈子见过的世面自是不必多提,也没见过比眼前这扇门更宽大的。并且不只是宽大,门上还有鎏金,造价极其不菲!

    门外站着六位门迎,男俊女俏。走进内部,富丽堂皇,金碧辉煌,墙上各类名字画装裱奢华无比,哪怕是皇宫料想也不过如此。

    “大手笔。”凌飞也忍不住轻叹,“我想知道这地方是谁的?”

    罗徒摇头:“这我也不知道,这位老板很神秘。燕京诸如:乐都、烟雨阁、碧水云间的老板大多人都知道,唯独这里,无人知晓。也有人猜测,是不是……”罗徒手指着天上,“当然,也没证据,全都是猜测而已。也可能是某些隐世家族……”

    凌飞略微思索片刻淡笑:“不是说要带我去赌场吗,去看看。”

    “嘿,今天晚上的盛宴可不能错过,跟我来。”罗徒前头带路,在台前做了登记,换了筹码后在一位美女荷官的带路下上楼。

    “今晚的é luo si lun pán赌在哪里?”罗徒对女荷官问道。

    美女荷官笑容职业化:“三楼的浮云宫。”美女荷官目光若有若无扫着凌飞,凌飞的相貌在人群中极其拔尖,哪怕在帅哥中也属于顶尖。美女荷官见过很多帅哥,可能够比得上凌飞的没几个,她忍不住时不时在凌飞脸上打量。

    罗徒也注意到美女荷官的眼色,他哈哈大笑:“美女,今晚你就好好跟着我这位兄弟了,人长的帅,能力强,家世显赫,当个qing fu你这辈子都不愁吃喝。”

    美女荷官捂嘴笑,也不害羞:“就怕这位大少看不上我。”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