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胜冷笑一声:“我的人来了,刘元,看你怎么死。”他现在满脸是血,淤青处处皆是,眼前之人的身手比他好太多。

    刘元丝毫不惧,拉了拉衣领:“有种你们就来,看到底是谁死?我的人现在还没到,我一个也可以打你们一群。”

    “呵呵,够狂妄的,那你就来吧。”王胜嗤笑。

    另外那边凌飞和周易水还在谈笑风生。

    周易水问道:“时间已经挺晚了,待会你回得去学校吗?”

    “不知道。”凌飞继续喝酒,说实话,他还真不知道燕京大学晚上几点关宿舍门。

    “那我估计你这趟是回不去了,现在已经半夜,赶回去都两点多。”周易水哈哈一笑。

    “喂喂,是你叫我出来的,你这是在幸灾乐祸吗?”凌飞斜眼看周易水。

    “对呀,是我让你出来的,可不是你答应的嘛,你如果不答应不还好好的在学校。”周易水摊手。

    两人聊聊笑笑,老板哭丧着脸,乌泱泱一群人已经聚集到他的店前。甚至没多说什么废话,王胜只说了一句打,一群人就冲了上去。众人围殴刘元一个,刘元不像他刚刚说的那么猛,被一顿猛踹。以他的身手倒是坚挺了一会儿,可没有什么太大效果。

    不多时,刘元就躺在地上哼哼唧唧。

    “我告诉你,事情谈崩了就谈崩了,别再给我唧唧歪歪。”王胜指着刘元说道,“把教训给我记好喽,没有下次。”

    满脸是血的王胜捂着脸摇摇晃晃转过身,他现在也醉得很,脑袋晕乎乎。一转头就看到凌飞和周易水坐那有说有笑吃点东西,他眼睛一眯:“老板,这两个什么情况?是觉得我被打了他们很开心?”

    老板本来心都放了下来,认为打完应该就走了,没想到还提到凌飞两人。他心头大跳,干声说道:“他们是学生,晚上出来吃东西,只是在聊天,没有别的意思。”

    “没别的意思?”王胜转头看身后的兄弟们,“兄弟们,你们信吗?”

    身后七八个男人齐声应道:“不信。”

    “听见没,我兄弟不信,这俩家伙分明就瞧不起我王某人,才敢嘲笑我。”王胜擦了一把脸上的血液,摇摇晃晃就往凌飞那走去。

    “胜哥,我觉得你还是先去医院吧,别失血过多了。”旁边的小弟看王胜这样,不由得说道。

    “小六,男人就要硬气,这点小伤算什么,当年老子身上被砍了三刀,也照样跟老大砍了一条街,这都是小意思。”王胜霸气道。

    凌飞和周易水在聊着天,可注意力在旁边,听到这话凌飞笑着对周易水道:“听见没?砍了一条街,今晚你可有收获了。”

    “没想到还是条大鱼。”周易水神色微敛,有过这种战绩的小混混一般都是一个人物,这样的人得抓。

    燕京是华夏最鱼龙混杂的地方,虽是首都,但藏污纳垢之事也是最多。因为燕京的世家豪门实在太多,世家豪门一多手底下的人难免有着一些自己的力量。力量从哪里来,自然就从社会上来。大的世家还好,有自己的底蕴能够自己培养出出色的力量,例如凌文敬身旁的那几个人,论身手都达到六星,何其恐怖。

    但小世家就没有这样的人力物力去培养那样的人,所以他们的资源往往从社会上获取。社会现有资源哪些可以成为力量?想想大致都能明白,就是社会上这些不良混混。所以很多小型世家和这些见不得光的地下势力都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对于这些事情,周易水可能还不大清楚,她现在想的是有这样记录的小混混都不一般,背后肯定有大鱼。逮出一条线来,她就立大功了。

    “喂,你们两个。”王胜已经走到两人身旁,狰狞着脸道,“是不是觉得我这脸上这样很难看?”

    凌飞瞅了一眼:“很难看。”

    老板听得头皮发麻,这小年轻也太没个眼力见,这种时候这种话能说吗?这不是在找死吗?他有心替凌飞说两句,这会儿全都说不出来,凌飞这话已经把人得罪死死的。

    而周易水却也跟着道:“本来就丑,现在更难看。”

    王胜脸皮抽了抽,面部表情变得更加狰狞,他本来想恐吓一下这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人事情就算了了,没想到这俩人还说出这样的话。让他怒火中烧,这两个人都不能放过。

    “呵呵呵!胆子真的不小,当着我的面也敢说这话,小子,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吧。”王胜冷眼盯着凌飞,“小六,给我过来。”

    身后的小六听这话,急忙上前:“胜哥要我教训这小子吗?”

    “当然,嘴巴贱的人就该好好给他掌嘴。”王胜冷笑,“不过这女人还算有些姿色,带回去让弟兄们几个耍耍。”

    周易水眼眸冰冷:“好大的胆子。”

    “女人,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王胜冷言。

    “需不需要我报警啊。”凌飞笑问道。

    “你觉得呢?”周易水语气冷冰冰的,警察都在眼前,还需要报什么警?

    都到这份上竟然还敢聊天,一点都不把自己放在眼里似的,王胜轻哼一声挥手:“去,把这小子给我打半死,女人留着。女人,你敢以这种口气跟我说话,你就要有觉悟面对今晚的下场。”

    “这句话同样是我想要对你说的,说话先过脑子,触犯了法律的情况下还敢如此嚣张跋扈,你逃不出法律的制裁!”周易水义正言辞。

    “哈哈哈!”王胜大笑,“你们听见没有,他说什么?说我们逃不出法律的制裁,你觉得好不好笑?”

    那些小弟们一个个机灵得跟狐狸一样,听到王胜说这话,纷纷附和着哈哈大笑。

    “这小妞人挺漂亮,但脑子一点都不行,还说什么法律。”

    “所以才说胸大无脑嘛,啧啧啧,你看她的胸,规模还可以的。”

    “看是看不清楚的,晚上好好摸一摸我就知道了。”紧接着是一声声的淫笑。

    “得,我也不跟你这女人废话了,晚上再和你好好的聊聊,在床上聊。”王胜大笑一声,“都给我上,先把这嘴贱的小子把脸给我抽烂!我要拿滚烫的开水往他嘴里灌上一壶,等他嘴巴烂了才知道该怎么说话。”

    “是!”小弟们齐声大喝,将凌飞团团围住。

    老板在旁边看得心中焦急,他也没有任何施救的办法,心中很无奈,这两个花季年华的孩子就这么被毁了。他心中暗自腹诽,如果凌飞和周易水嘴巴能软和一点就好了,事情不至于如此。现在覆水难收,两人吃不了兜着走。也不知道警察能不能赶到,赶不到的话,那真的完了……

    凌飞很单一的端起酒杯喝了一口:“老板,我要的十串鱿鱼怎么还不上?”

    “……”老板脑门冒黑线,这种时候就别再想这个了行吗?

    小六冷笑:“还想吃鱿鱼,看我把你打成鱿鱼!”

    “都到了这种时候还要装一逼,看来旁边有一个漂亮女朋友死都不怕了。”

    “那都是shǎ bi,在这种时候跪下来求饶我们还可能下手轻点,这种样子的,老子打不死你。”

    “兄弟们还说什么废话,上去干他,还想什么?这种shǎ bi不教训,以后还能让他翻天了?”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