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什么时候回新城?”周易水问道。

    “不清楚,不好说,到什么时候交换生才会结束,我也不知道。”因为当然不可能说自己是因为凌家的事情,交换生的事情自然就被当作挡箭牌。

    “你呢。”凌飞反问。

    “等杀人嫌犯的事情结束吧。”周易水拿起桌上的腰子开始吃,虽然说话很霸气,但是吃饭还是很端庄,细嚼慢咽。

    “来燕京了,不准备到处玩玩?”凌飞也开始吃,哦,他当然不是因为虚,只是单纯地吃而已。

    “哪有空啊。”周易水无奈道,“我没你想象的轻松。”

    “当警察确实挺忙的。”凌飞当年也认识一些警察,虽然国家不同但所做工作相似,他能明白。

    “诶,你以后毕业之后准备做什么?”周易水问道。

    凌飞听到这个问题反而愣了,做什么?一般毕业生确实需要考虑,他没有这样的必要。公司都大成什么样子,还考虑毕业之后做什么,这不是装逼吗?不过周易水并不知道他公司的事情,问这个问题也可以理解。

    周易水看了眼凌飞:“不过我好像有点多虑了,你这种人不需要担心。”

    “喂喂,哪种人啊?”

    “神秘的人。”周易水笑意深深,凌飞的身份在他看来很是神秘。

    “对了,有没有兴趣来当警察?”周易水突然问道。

    “怎么,你有渠道?”凌飞道,“你不是说你是一个公正严明的警察,为我谋取私利可有损你的形象。”

    “呸,谁说我要帮你?”周易水轻哼一声,“你有兴趣我可以给你引荐,能不能还另说呢。不过想来你也进不来,你这种脾气就算进来没干两天也得走。”

    “所以我就不费这心了。”凌飞淡笑。

    “有自知之明。”

    两人边吃边聊,时间慢慢变得很晚。凌飞出来那会是**点,现在已经到了半夜。不过人一点都没见少,反而越来越热闹起来,这一片到这会儿人还真不少。

    突然砰的一声酒瓶炸开,紧接着传来阵阵惊叫。众人纷纷扭头看去,地上倒下去一个人,旁边那位手持酒瓶满脸酡红,很显然已经醉了。酒瓶破碎,地上的那人已经被开了瓢。

    “我告诉你,别在我面前狂,大不了老子不干了。”醉酒的人大声怒骂。

    地上倒下去的那人头昏眼花,不过还没有昏迷,手捂着头上伤口,盯着眼前醉酒的人面部狰狞道:“王胜,你胆子够肥了,竟然敢对我动手,今天你也别想走了。”

    “来呀,老子怕你不成!”王胜冷笑连连,“让老子给你开瓢开个够!”

    “你给我等着。”倒下的那个人立马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哟,叫人,你以为我不会?”王胜也拿出手机打电话叫人。

    两方都打电话叫人,周围吃饭的人纷纷色变,哪还有心思夜宵,这要是一群人过来,他们怎么吃?他们急匆匆找老板结账,赶紧离开这是非之地,免得遭受池鱼之殃。

    不过凌飞和周易水很淡然,两人该聊天聊天,该喝酒喝酒,该吃东西吃东西,一点没有被周围影响。他们两个自然也发现周围发生的事情,可没有丝毫在意。一个是有恃无恐,一个是正义无敌。所以说有信仰的人才可怕,一颗以武力为信仰,一个以正义为信仰。

    周围的人跑光老板很无奈,虽然说他们都给了钱,可后面就没有人敢来了呀。按往常来说,他的摊还得摆到一两点甚至更久,被他们这么一闹,后面别想再继续。

    “那边好像出了点事。”周易水瞥了一眼旁边。

    “随他们去,和我们无关。”凌飞灌下一杯啤酒,又拿起一串腰子,他有些无奈,“味道确实不错,可未免太多了,你到底怎么想的,点这么多腰子?”

    “不都说了吗?给你补补。”周易水哈哈大笑。

    “滚,我倒怀疑你是不是男扮女装,其实是为自己补的。”

    “很可惜,猜错了,我就是一个女的,还是不折不扣的大美女。”周易水扬起头。

    “没想到你还这么自恋。”凌飞笑道。

    “没办法,常年都有人捧着,难免心气高。”周易水耸肩。确实如此,从小到大收到无数情书,在警校更是有无数男生为她大打出手,工作了更是不乏追求者。可以说从小被人捧到大,要说没有一点心气高是不可能,周易水很坦然说出来。

    两人早点吃饭聊天,旁边的激斗已经白热化,双方扭打在一起,倒地那位满脸是血,不过身手挺不错,反击起来王胜根本打不过。王胜被一按在地上打,砂锅大的拳头往他脸上招呼,活生生被打成一个猪头。倒地上那个人根本就没想过留手,非要把王胜打残废不可。

    老板犹豫再三拿起手机准备报警,他看到两人都叫了人,如果让两方的人在他这里火拼,最倒霉的是他,东西都不知道要被打烂多少。可如果报警的话,看这两人也不是什么好人,以后如果天天来找麻烦,他也很难受。他陷入了纠结,到底该不该过去,报警可以解决现在的事情,可之后他的麻烦就大了。但如果不报警,他今天的损失就大了。

    想了半天,老板还是拨通电话……

    这两人打得天昏地暗,凌飞和周易水依旧谈笑风生。旁边打完电话的老板忍不住跑过来对两人说道:“两位赶紧走吧,不然要是牵扯上你们就麻烦了。”

    “谢老板,不碍事,我倒等着他们来找麻烦呢。”周易水嘴角扬起。

    凌飞又灌下一杯啤酒,笑着说道:“准备逮两个?”

    “他们自己找上门了,可不怪我。”周易水笑的很灿烂。

    老板急得不行:“两位赶紧走吧,要不然就迟了。”

    “唔,好像已经迟了。”周易水往远处一看,跑出来好些人,“速度够快。”

    “估计他们就在旁边。”凌飞道,“这伙人的活动范围很可能就只是这一片区域。”

    “那刚好到时候连锅端起。”周易水眼中眸光一闪,虽然这里是燕京不是新城,但该怎么执法她就会怎么执法。

    老板看到乌泱泱来了一群人,心都凉了,这下可要糟,警察还没来。

    “你说你酒量不怎么样,我看还行,喝了挺多了。”凌飞又和周易水开始喝酒,凌飞很平静,周易水也不急。而老板都快急死,反复在和凌飞和周易水交谈,让他们赶紧走。

    “老板,你人还不错,以后我会多叫人来光顾你这里的。”周易水笑眯眯道,一直让他们两个走,是为了保护他们两个,周易水当然知道。

    “那我谢谢你了。”老板都快哭了,“但是,你们两个能不能先走啊,这里真的很危险,看到那群人没有?已经经过来了。”

    “老板,给我来十串鱿鱼。”凌飞说道。

    老板心里很无语,这两个得是大心脏到什么程度?乌泱泱来了一群社会上的不法分子,他们竟然还能谈笑风生,聊天吃东西,这会儿还想再点一些?凌飞有胆子点,他还没胆子做呢。

    “愣着干什么,去呀。是不是担心没钱付?放心,今晚她请客,这可是位小富婆。”凌飞指着周易水道。

    “去你的,把我说的多老似的。”

    老板捂着额头,这两个年轻人,他不想再说什么。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