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

    这是双肘重击在人肉之上发出的沉闷声音,紧接着就是咔擦一声,袁席的腰落在凌飞抬起的腿上。

    “呃……”袁席长大嘴巴,惨叫声都没发出,而是窒息般的疼痛,痛到能让他昏厥!凌飞这一招就好像是在折断粗大的木头,而现在这根木头就是袁席。拦腰被折断,他感觉到自己的脊骨已经断开。

    砰!

    袁席滑倒在地,满脑不可置信,凌飞的出手速度太快太快!他心里后悔,可已经迟了。这是他脑子里最后的想法,仅仅是念头一动就昏了过去。

    “哗!”

    底下哗然,他们还期待着袁席能教训教训新大那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学生,没想到就这么一瞬间,袁席便倒了下去。凌飞出手实在太快,只有一瞬!袁席连叫也叫不出来直接昏迷。

    长发女子瞪大了眼睛,失声道:“怎么会!”

    “他刚刚干了什么!我明明看到袁席学长踢到他了啊!”

    “好快!”

    “比学长更快!”

    薛定呆立原地,良久才回过神来,目光凝实,眼前的人绝不能小觑!刚刚他还有几分看不起凌飞的心思在,这会儿全都消失,眼前之人是可怕的对手。

    凌飞侧立着斜眼看薛定:“来吧,你不是想看我的花拳绣腿么?”

    薛定攥紧拳头:“我承认我刚刚的说法是错误的,但是,我不认为我的做法是错误的!你们新大的学生,我就是看不起!”

    说罢薛定摆好架势缓缓逼近过来。

    “干嘛这么小心,我都没准备防守,来吧。”凌飞看薛定的动作笑了。

    薛定不为所动,缓缓靠近。

    凌飞悠哉道:“慢吞吞干什么,赶紧的,再拖你这位同学伤势更严重。”

    薛定还是这架势,他在寻找凌飞的防守破绽。

    凌飞摇了摇头看着台下的长发女子:“你们就不关心他的死活吗?他……嗯?”

    突然凌飞手机震动,凌飞淡定将手深入裤袋掏手机。这时薛定眼前一亮,防守漏洞!他趁势进攻。

    凌飞将手机从口袋中拿出接通,正好就看到冲来的薛定抬腿劈下。他侧移半步薛定凌厉的腿势由他耳旁劈下,带起一股凌厉的劲风吹动凌飞头发。

    “喂。”凌飞竟然还接通电话。

    “凌飞。”是周易水的声音。

    台下一群人一愣。

    “这家伙干什么!”

    “不要命吗?”

    “还敢接电话?”

    “不要命。”长发女子轻哼一声。

    薛定这一脚进攻后皱起眉头:“你在干什么!侮辱我吗!”他还以为凌飞是出现破绽从而进攻,没想到是接电话。

    “找我有什么事吗?”凌飞对电话那头的周易水问道,单手对薛定招了招,意思让他进攻。

    薛定脸色难堪,凌飞实在太瞧不起他!他怒了,低吼一声全力进攻。

    “是有点事,关于那个杀人嫌犯刘毅的。”周易水道,“嗯?你在哪?怎么听起来很嘈杂。”

    “在燕京大学。”凌飞后退躲避薛定挥来的重拳,薛定进攻狂暴,一招街一招。凌飞挪移、侧身、后避,躲过薛定一次又一次的进攻。

    “你去那干什么?”周易水好奇,“你不是新大的学生?”

    “交换生,来燕京大学玩几天。”凌飞和周易水随意谈笑着,薛定的进攻极其猛烈,可凌飞依旧闲庭信步,一次次将薛定的进攻化于无形。

    台下的学生们都惊了,错愕得不知道该发表感叹。凌飞在接着电话也能如此轻易躲避薛定的猛烈进攻,这是哪来的变态!

    “这怎么可能?”

    “不是吧,太夸张了。”

    “新城大学这么狂,好像真的有点东西。”

    长发女子张了张嘴,忍不住往九条凛那看,她记得刚刚凌飞说不论是他和九条凛谁上,薛定和袁席都接不了几招,本以为是口出狂言,现在看来好像真有可能……

    九条凛和别人不一样,她神色凝重,因为她发现凌飞的躲避方式不一般,很不一般!常人的躲避是依靠眼睛判断对方进攻的方向,可凌飞不同,他似乎是在凭借本能和意识!九条凛很认真在看,凌飞有时甚至没往薛定那看,就能做出准确判断而后躲避。也就是说,凌飞这是在凭借本能与意识进行的下意识躲避。

    九条凛握着木刀的手变紧,换句话说,凌飞已经把战斗化为本能,他下意识都能够进行战斗躲避!这是多么可怕一件事!

    “哦?挺有意思。”周易水道,随后她给凌飞说了刘毅叔侄二人的情况。因为梁振华帮忙的缘故,云水创投又被挖出一堆黑料,现在成了落水狗人人痛打。刘毅叔侄二人都得吃官司,事情不用想都知道会往什么方向发展。

    说完后周易水轻咳一声:“凌飞同学,组织上感谢你的帮忙,对本次抓捕刘毅的事情做出巨大贡献,故而决定请你吃顿饭犒劳一番。”

    “好啊,什么时候?”凌飞笑问道,又退后半步再次躲过薛定带着愤怒的拳头。

    “待会儿有没有空?请你吃夜宵。”

    “只是夜宵啊,我还以为有大餐。”凌飞失望道。

    “去你的,吃大餐得多贵,谁知道你这小子会不会宰我,没门。”周易水嘿地一笑。

    “……”凌飞再次避过攻击,“帮你抓了人,还这么小气,家里又不是没钱。”

    “有钱也不能乱花是不是,再说了,你是我谁呀,就要让我给你花钱。是我男朋友都得aa,嫁给我才能勉为其难给你花钱。”周大警花这话说出得贼霸气,她向来独立,不爱花男人的钱。

    “哈哈哈。”凌飞听后笑起来,“好,那待会儿你给我发定位,我过来找你。”

    “好,就这样。”周易水道,“等一下,你可千万要来,敢放我鸽子,我让你知道警察阿姨打不打人!”

    凌飞边打电话还边笑,一点也没有把薛定放眼里,台下那些同学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各自对视几眼已经不想发出什么感叹,凌飞实力变态得可怕!

    薛定怒不可遏,世间最大的侮辱不是言语行动上的侮辱,而是蔑视!他不会打你也不会骂你,而是根本不把你放在眼里,这才是最大的侮辱!

    “啊!去死!”薛定彻底爆发,速度隐约间都快了几分。

    底下的九条凛眼前一亮:“愤怒让他小有突破,不过……”

    凌飞电话终于打完,随手将手机塞进裤兜。看到薛定怒吼着冲来,凌飞举起拳头,也不用什么招式就是直面一拳。

    薛定也举拳和凌飞直对,愤怒的他此刻完全不考虑什么战斗技巧,就是要正面打爆凌飞。在拳头接触瞬间只听得咔擦一声,薛定面色狰狞,手腕传来剧烈疼痛,整个手掌仿佛都没了知觉。

    “啊啊啊!”薛定高声惨叫步步后退,一屁股坐在地上,疼得倒地翻滚。

    台下彻底喧闹开来,众人纷纷往台上涌。

    凌飞看了眼长发女子:“叫救护车,再迟点这家伙可能不行了。”凌飞瞥了眼袁席。

    长发女子处于呆滞状态,听到这话连忙掏出手机。而那些学生已经涌上台,凌飞翻身跳下,走到九条凛身旁:“看来今天是比试不成了。”

    眼前混乱的场面,九条凛轻轻点头:“下次。”

    “嗯。”

    长发女子都急糊涂了,学校就有医务室,燕京大学的医务室也是专业水平。

    “快,把他们两个送医务室,对了,先找担架,袁席是背后的骨头受伤,不能抬。”长发女子急急忙忙说道。

    急急忙忙地吩咐完,长发女子朝凌飞这边看了一眼,发现他已经和九条凛离开。她咬着牙:“下次,我们一定会赢,俊河一定会打败你们这群狂妄的新城大学学生!”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