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韵兮主动上来交涉,浅笑着对眼前两人说道:“同学你好,我们是……”

    “你们是来挑战的吧。”林韵兮话没说完,短发年轻人便说道。

    “什么挑战?”林韵兮一顿。

    九条凛微微躬身:“你们好,我想借擂台一用。”

    “哦,你是华夏人?”长发女子神色稍微变柔和一些,不过样子看起来还是很冷,“是华夏人为什么穿这种衣服?不觉得羞耻吗?”

    九条凛不明所以,可长发女子这样的语气让她大致明白什么情况,她平静说道:“我来自东樱,我并不觉得穿这样的衣服有何不妥。”

    长发女子眯眼语气略带讥讽:“呵呵!我们华夏语你学的倒是挺好。”

    “谢谢夸奖。”九条凛说道,她好像一点都没有听出长发女子语气中的讥讽似的。

    凌飞在一旁看着,心里也明白是什么样的情况。但今天他过来不是讨论这个,他只是想借个场地和九条凛切磋一下而已。

    “不好意思,我们只是来借个场地。”凌飞上前一步,挡在九条凛与长发女子之间。

    “借场地?”短发年轻人侧目,“借场地做什么?”

    林韵兮解释道:“我们是新城大学的交换生,每年燕京大学和京城大学都有例行交流。文化方面如此,学术方面也如此,乃至武术方面。”

    林韵兮新城大学四个字一念出来,场面顿时静了下来。瞬间的安静让林韵兮觉得怪异,美眸四扫,周围的学生都是一副讥嘲的表情,这是什么情况?

    长发女子双手抱胸,脸上讥诮之色更甚:“我当是谁呢,原来是说要把我们燕京大学所有学生踩在脚底下摩擦的新城大学交换生啊。”

    凌飞也察觉到氛围的不对劲,敌意太强了!刚刚进来时长发女子和短发年轻人的敌意只针对九条凛,而现在所有人的敌意是针对他们三个人!这是怎么回事?似乎……从长发女子说的这句话来看,应该是谁口出狂言惹恼了他们。

    林韵兮目光扫了一圈,表情怪异:“这位同学,你说的话我没听懂,我们什么时候说过那样的话?”

    “有胆子说,竟然没胆子承认。”长发女子撇嘴,“如果你直接承认了,我还觉得你有性格,既然说了又不承认,真让人瞧不起。”

    林韵兮没去辩解,在一个人认定了你的形象之后再怎么解释也不会起太大效果,尤其是这种初次见面的人。她心中在思考,这话是谁说的?怎么传到燕京大学来的?为什么她却不知道!

    凌飞目光在这两人之间来回扫视:“也就是说你们不借?”

    “对,不借!”这句话不是这两人所说,而是旁边走过来的一位年轻人。年轻人脸上挂着冷笑,目光紧盯凌飞,“我们没有义务将场地借给白眼狼。”

    “袁席,你什么时候来的?”短发年轻人看到袁席笑了起来。

    “今天晚上没什么事就过来看看,早知道会看到恶心的东西,我今晚就不该来。”袁席厌恶地瞥了眼凌飞。

    林韵兮伸出手肘撞了撞凌飞:“这又是哪里得罪的人?你不是跟我说来燕京才几天,怎么到处是你仇人?”

    凌飞还纳闷呢,他也不知道这是哪里跑出来的玩意儿。

    “听到了没我让你滚,这地方不可能借给你。”袁席冷冷说道。

    凌飞视线扫了过来:“你说什么?”

    “我说让你滚,你耳朵是聋了吗?”袁席毫不客气。

    “好大的威风,身为燕京大学的学子就是这么骄傲,盛气凌人,高高在上的吗?”林韵兮皱起眉头,袁席说话未免太臭!

    “这位美丽的同学,别误会。”袁席神色微微收敛,手指着凌飞,“我只是说他一个人而已。”

    凌飞淡淡道:“针对性很强,你是谁派来人,凌子轩,还是莫问天?”

    “哈哈哈,还莫问天,你说你配吗?”听到凌飞提到莫问天惹得袁席哈哈大笑,“说得跟莫问天能瞧得上你似的。”

    “那就是凌子轩了,唔?袁席?袁?”凌飞想到凌子轩的母亲袁淑仪,似乎都姓袁,巧合?

    “听说你上了新城大学,最近几天学校里传新城大学的交换生要过来,看来你就是其中之一。”袁席冷冷一笑,“你既然来这,证明你是武术交流项目的一员,我劝你还是识点像早早滚蛋,别来丢人现眼。免得缺胳膊少腿,回凌家不好交代。”

    凌飞在凌家展现出来的实力很强,但不是恐怖,因为他打倒的人只是一群保安而已。凌飞和二号四号交手的场面没人见过,见过的只有凌飞掏qiāng那回,但就是因为掏qiāng让凌飞的武力在群众心中打了折扣。

    也就是说,目前凌飞明面上的战绩就是打败一群保安,世家子弟做到这点的可不少。所以依旧大把的人看不起凌飞,并没有觉得他如何。且就算凌飞实力让他们知晓了,恐怕还是会被他们讥笑莽夫,看不起他。

    “不饶你费心,一个连凌家人都算不上的东西,没什么资格在我面前说这话。”凌飞淡淡道。

    凌家,又是凌家……林韵兮心里一直想问问凌飞这个问题,从下午古韵书社开始就提到,到底是什么情况?这凌家听起来像是他的家族,可凌飞不是孤儿吗?

    袁席冷笑:“你不是也自诩自己不是凌家人,以此为辱,现在还说这种话,真让人看不起。是个男人就坚持到底,别软骨头。”

    长发女子初时为凌飞是凌家子弟的身份而讶异,可看袁席这态度也能猜想凌飞在凌家地位,便不再顾忌。高声道:“你,赶紧出去,说了这里不欢迎你们新城大学的人,还呆这干什么!”

    “呵呵,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真以为有点身手就能横行霸道了?”袁席道,“欺负点小保安倒是可以,在我们尚武社团,不好使!”

    九条凛听得黛眉颦蹙:“要么,试试看!”

    短发年轻人一直冷眼旁观,此刻开口道:“如果只是花拳绣腿别来这里丢人,我嫌难看。”

    “我不嫌难看。”凌飞斜视短发年轻人。

    “找死?”短发年轻人目光变得冷厉。

    凌飞又看了眼袁席:“你们两个一起上,让我难看个够。”

    袁席冷笑;“真是不要命,那我就成全你。”他也想找机会教训凌飞,姑姑这次回家还特意说凌飞重回凌家的事,从小姑姑就对他很好,能够帮姑姑解忧,他很乐意!

    短发年轻人却想拒绝,两个打一个他觉得太欺负人。

    “叫上她,二对二。”短发年轻人指着九条凛道,看九条凛的装束也能知道是习武之人,叫上她勉强可以。

    “免了吧。”凌飞扫了眼九条凛,“我们两个任何一个人你们都接不了几招,两个一起上,如果是想死可以明说。”

    “嗬!好大的口气!”短发年轻人气极反笑,“好,那就我们两个对你一个,我倒是要看看你有多少能耐,竟然这么狂!”

    “自寻死路。”长发女子摇着头,凌飞的行径在她看来就是一个傻子一样。袁席的身手很强,在尚武社团能排的上号,而短发年轻人更是厉害,精通各种搏击技巧,跆拳道、空手道、拳击等等,拿下的奖项不计其数!

    一个人上都能让凌飞吃不了兜着走,没想到凌飞竟然还说要两个一起上?她倒要看看凌飞怎么死。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