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飞站在了莫云涛和凌丘身前:“自己找打,我成全你们。”

    这两人正准备说什么,凌飞双手已经扣住两人脖颈,猛地合并双手。砰地一声令人脑袋砸在一起,发出巨大声响,这两人直接昏倒在地不省人事。莫云涛凌丘两人身旁的人都是眼皮一跳,这一下头骨都砸烂了吧。

    凌飞动手速度太快,林韵兮正想开口已经来不及。她无奈叹气,这个惹事精,在哪都能出事。擦屁股的事又得她来干了,这趟交换生之旅又是个麻烦事。真是个恼人的家伙……

    凌飞从不受气,往往有仇当场就报,什么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他不会考虑。

    四下静悄悄地,面面相觑。凌飞果断的出手出人意外,见过冲动鲁莽的人,可像凌飞这种一言不合就动手的,太少见,他似乎什么也不顾及。学校名誉、个人面子、出事的后果,都不予考虑,太冲动了!

    不少人心中给凌飞下了定义:莽夫!

    然而,言山却是露出一抹怪异笑容。真的是莽夫吗?不,不是,在她看来不是。如果真是如她所说,那么凌飞这家伙就是有恃无恐,甚至可能是在试探……了解得多,才能更明白他在做什么。

    言山目光微异:“你到底是怎么找到他的?恰巧?还是早就猜测到?你真是永远让人猜不透呢。”

    “怎么回事!”这个时候云飞终于回来,看到这场面皱起眉头。

    徐杨小跑到云飞身旁,低声和他说着刚刚发生的情况。说完之后徐杨看着云飞,不知道他会怎么做决定。虽然是凌丘两人挑起事端不错,可凌飞的做法也太过极端,云飞作为燕京大学学生会会长,会怎么处理?偏向两边似乎都不合适。

    然而,云飞略微沉吟片刻便笑道:“山山,这是怎么回事啊?”

    徐杨一顿,他不是说了吗?

    言山眸光微动,淡淡道:“这二人不小心撞到头,如此而已。”这家伙是不是也知道了什么……还是说愿意给她一个面子?

    云飞摊手:“真是太不小心了,徐杨,你找人把他们两个送医务室去吧。”

    徐杨错愕片刻,就这样?云飞这是在偏向凌飞吗?他忍不住看周围的人,发现他们并没有像他一样错愕,都是抱着无所谓的态度。思索片刻他才恍然,倒是自己想多了,这本来就是凌飞和凌丘两人的私仇,只不过私仇牵扯到了这里而已。这里都是聪明人,谁不明白?私人仇怨他们当然不会在意,只不过感慨凌飞鲁莽的做法而已。

    倒是事情的处理算是麻烦事,毕竟云飞作为主事人,处理不好难免被人诟病。所以他很聪明,故意问言山什么情况,一是明哲保身,二是他估计猜到了言山会这么说。只是,为什么会猜到,这点徐杨想不明白。

    林韵兮没想到云飞会这么处理,令她意外。如果是她,她会公事公办。即便那个人是凌飞,她也不会有什么徇私之举。她就是那样的人,之所以学法律也是她骨子里有一股站在正义角度的思想。

    徐杨带人把凌丘两人带走,云飞则是说了些场面话,而后带着林韵兮等人离开,继续逛燕京大学。

    ……

    燕京大学太大,一下午也没能逛完,只是逛个大概,最后云飞给新大的学生们安排房间,事情安排极为妥当。

    林韵兮和九条凛一个房间,凌飞也被安排了一个房间,他一个人一间,因为人数为单数,他刚好一人一间。新大学生统一安排在同一处,他隔壁就是林韵兮和九条凛。

    凌飞打量一下,论宿舍的豪华程度这里胜一筹,可论景致,新大宿舍相当于海景房。今晚凌飞准备在这住下,凌家他本就不怎么乐意回,这里有个住的地方他自然不回去。

    “笃笃笃。”

    门外有人敲门。

    “进来。”凌飞遥望窗外,深沉说道。

    “你锁着门我怎么进来啊混蛋,过来开门!”林韵兮直接叫道。

    凌飞一副深沉的模样一下垮了,无奈走过来打开门。外头站着林韵兮和身穿道场服的九条凛,腰间始终配着木刀。

    “你们干嘛?”凌飞问道。

    “九条同学有事找你。”林韵兮道。

    凌飞看向九条凛:“怎么了?”

    九条凛大拇指摩擦着木刀:“我想和你切磋。”

    凌飞笑起来:“好,正好闲来无事,试试吧,我让你双脚。”

    “呸,你能不能别这么狂。”林韵兮道,“上回九条同学打了那么多场才和你打输的,你们两个状态一样还不好说呢,让两只腿怎么行。”

    “会长,我是否可以理解为你其实在关心我,害怕我让两只腿后受伤?”凌飞笑问道。

    林韵兮脸一沉转过头去:“滚,谁在乎你,让九条同学把你打趴下最好。”

    “哈哈哈,原来会长也这么傲娇啊。”

    林韵兮听这话更恼:“九条同学,别客气,他要让你就让他让,然后好好教训他一顿!让他长记性。”

    九条凛摇头:“不必如此,技不如人,甘愿受败。”

    “还真是你啊。”凌飞很欣赏九条凛这种态度,他在九条凛身上看到一个武者的气节。

    三人一同下楼。

    凌飞问道:“对了,去哪里切磋?”这是个问题,如果再操场难免引人围观,如果不是操场又很难找比较适合的地方。

    “我刚刚问过云飞,他给我发了个位置。”林韵兮拿起手机。

    凌飞眉头一挑:“这么快就加了联系方式?”凌飞自己都没发觉,他的语调略微压低。

    林韵兮听着凌飞的话语,看他的表情,她心中莫名一喜:“是啊。”

    “哦。”凌飞淡淡回了一句,径直前走。

    三人并肩而行,林韵兮时不时打量凌飞的表情,嘴角不时扬起。

    三人一直来到一个场馆前,林韵兮说道:“云飞给我发来的地址就是这,他说这里是燕京大学尚武社团的专门聚集地。尚武社团不是单指一个社团,而是诸多崇尚武术的社团,他们的共同场馆。”

    看这场馆确实很大,容纳多个大型社团不成问题。

    “不过这会儿人可能有点多。”林韵兮看了眼已经黑下的天。

    “你觉得怎么样?我是无所谓。”凌飞问九条凛,对于人多不多他不在乎,看九条凛怎么看。

    九条凛认真点头:“无碍。”

    “那就这吧。”凌飞带头走了进去……

    一走进来就受到瞩目目光,目光都是停留在九条凛身上。九条凛身上的服侍一眼就能看出来自东樱,历史遗留问题自然而然造成这般关注。

    凌飞眼扫全场,这里场地很大,有三个擂台样的台子,都有学生在上面比试。学生们以社团为单位在各个区域做训练,练习。

    此刻,在中央擂台前一位长发女子抱着双臂看着台上,旁边是一位短寸发年轻人,同样在看台上。九条凛进来后周围的人都停下来,两人也发觉气氛的不对劲,扭过头看去便看见凌飞三人往中间的擂台走过来。

    “那个是谁?”长发女子望着九条凛皱眉,“我不记得哪个社团有这样的人。”

    短寸发年轻人眯眼:“我好奇的是她过来做什么?挑战么?”他的视线落在九条凛腰间的木刀上。

    “先看看,哦?朝我们这里过来了。”长发女子目光幽冷,“看来应该是你猜测的那样,嗬,东樱……”

    “一介女流竟敢来挑战,有意思,我倒是挺期待。”短寸发年轻人淡淡而笑。

    凌飞三人停在两人面前,凌飞想借擂台一用,和九条凛做个切磋。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