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飞凝视眼前穿着汉服的绝代女子,忍不住惊艳。这个女子和现代都市的美截然不同,她就仿若古时诗书中所描绘的女孩,让人感觉她就是古时艳绝群芳的绝世美人!她的存在让人很难把她和都市女子做比较,两者之间仿佛没有可比性。就好比是水果蔬菜做比,根本不是一类。

    九条凛反应很平常,多看了几眼而已。林韵兮却是异彩纷呈,不过可能不是因为脸吧,女孩子看女孩和凌飞的角度不同,可能是看服装。

    要说眼前女子的服装,着实华丽。看过街头穿汉服,可她的更为华丽,色彩鲜明。并非和现代服装做结合的汉服,而是真正古时的汉服之感。

    女子长袖轻轻舞动,娉娉婷婷走来,仪态万千。似是汉服穿惯的缘故,她的行动极为自然轻松,毫无不适。

    “嘿,言山。”云飞笑着道。

    女子瞥了眼云飞:“云大少今日怎有闲心来言山这。”

    “这不是想你了嘛。”云飞凑近走过来。

    言山淡淡道:“林吉,请云大少到厕所一趟,刷了牙再进来。”

    那群穿着汉服中的一位男生站起来,面色严峻,竟然还真的走过来。

    云飞脸一黑:“喂喂,山山,别这样好不好,开个玩笑。”

    “大可不必,言山不喜这种笑话。”言山道。

    “她说话挺有意思。”凌飞道,言山说话的感觉让凌飞感觉是古人。燕京大学奇怪的人还真多,唔,也不能算奇怪吧,文化本该传承,只是与现代之人相异而已。

    林韵兮点头:“确实有点。”

    “其实今天是新城大学的交换生过来,刚好路过我就带他们过来看看。”云飞道。

    言山闻言挑眉:“还是新城大学,去年输得不够惨?”

    林韵兮闻言皱眉:“言同学说话未免太过了一些。”

    言山看着林韵兮,淡淡道:“言山言辞直讷,不善撒谎,若有得罪请包涵。”

    不止林韵兮,周围的新大学生也纷纷蹙眉。言山这话像道歉?如此骄傲的语气他们没感觉出半分道歉的意思。

    云飞见状朗笑道:“各位多多包容,山山就这性格,你们刚刚看到她怎么怼我没有,她对我们学校的也都是这样,不是针对你们,她这个人就是性格有点问题。”

    “林吉!”言山目光变淡,“请云大少去厕所,立刻。”

    林吉应声跑来,速度极快。凌飞和九条凛目光一闪,此人身手不弱!穿着如此行动不便的汉服还能有此身手,绝不简单。看年纪和凌飞九条凛相差不大,可谓天才少年。

    云飞看到林吉过来撒腿就跑:“山山,你太过分了告诉你,以后不向你求婚了。”

    徐杨翻白眼,太不正经了!这家伙神经大条太不分场合。

    林吉追着云飞出去,在场的老师同学看得一愣一愣的,什么情况啊?这么戏剧化吗?燕京大学的老师们只是苦笑,燕京大学的学生们憋得脸红,这没溜的学生会主席他们也想吐槽。

    虽然很没溜,可细想他的做法,巧妙化解言山和新大各位的矛盾,三言两语间转移仇恨,如果将他的没溜当成是一种手段,细想来这就值得玩味了。

    言山看也不看两人,淡淡道:“欢迎各位参观我古韵书社。”

    人群中最开心的当属凌丘和莫云涛两人,最担心的云飞跑了出去,给了他们动手脚的机会。凌丘给莫云涛打了个颜色,莫云涛会意,两人往凌飞林韵兮几人那里凑。

    莫云涛笑道:“林韵兮同学对吗,我们会长这样真是让你那么伤脑筋了。”

    “没有,云飞同学真性情。”林韵兮道。

    “哈哈,是啊,会长这性格确实很真实。”莫云涛笑道,“几位,既然会长不在就由我来介绍吧。”

    徐杨本想过来接替云飞工作,没成想这两个顶了上去,那他也不再费心。燕京大学大部分世家子弟都能独当一面,大部分场面都能应付,眼前这事小事一桩。其实迎接新大交换生的事根本无需云飞前来,谁都能应付,只是为了表示尊重才让云飞过来。

    “这古韵书社是言山同学创立的社团,参加的都是些对文学、书法感兴趣的人。里面的每一位同学可都不简单,基本人人都获得过奖,或是书法大赛,或是些什么文学性比赛。至于言山同学……”莫云涛笑得很灿烂,“更是一代才女,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诗词歌赋,吟诗作对,无有不会。更难得写得一手好字,只要有她参加的书法比赛,基本都是第一。”

    “哦?”林韵兮目光微动,“倒是想见识见识。”林韵兮在新大有不俗称赞,诗词歌赋不敢说精通,也略懂二三,吟诗作对也有接触。眼前这位言大才女,在燕京大学这种能人辈出的地方还能有此赞誉,她还真想见识一番。

    凌丘听到这话,突然高声:“哦?林韵兮会长想见识见识言山学姐的能耐是吗?”

    言山本准备回自己的位置却听到这话,她回眸望来。

    凌飞斜了眼凌丘,这家伙什么意思?林韵兮话中的意思应该是对言山的赞赏和期许,可到了凌丘的语句中语气变了,更像是挑衅。刚刚言山的几个举动就能看出她不是什么好相与的人,这话说出来难免有引战的意味。

    凌飞都听出挑衅,更别说当事人的言山,这位骄傲的女人当即道:“既如此,言山也想看看新城大学的同学有何长进。”

    旁观的徐杨暗道坏事,这凌丘怎么回事?不知道言山的怪脾气吗,这么说话就是在挑起战端!今天新大的交换生刚到就出这事,要是传出去以后其他学校的交换生怎么看?

    徐杨忙站出来:“言山同学,之后就有两校之间的一些学术交流,不急于一时。”现在要做的是安抚言山的情绪,言山要闹起来她的护卫队能把燕大给踏平。

    言山略带讥诮:“徐杨,是人家想见识见识,言山怎能拂人情面。”

    言山之言让场上氛围立刻变化,这微秒的氛围让周围都静下,燕京大学的老师们面面相觑欲言又止。眼前之人是言山,而非常人,他们说话得掂量。

    徐杨额间冒汗,言山似乎准备不依不饶了,他有些茫然失措。该死,云飞怎么这种时候不在,他肯定还会有办法。

    林韵兮皱起眉头,本来只是随口说那么一句,没想到言山还不依不饶起来,她也被惹恼。

    “我……”

    “这位同学,你很拽。”林韵兮没说话凌飞倒先开了口,他看着言山说道,向前一步将林韵兮挡在身后。从周围燕京大学的老师同学身上他能感受到这股氛围,眼前女人绝不简单,又是这种脾气,可不能让林韵兮惹恼了她,否则接下来林韵兮的日子就难过了。

    言山扫了眼凌飞:“率性而为,言之为实罢。”

    “凌飞,你什么意思?言山学姐是你能骂的吗!”凌丘还准备接着挑衅,没想到凌飞直接说了这话,他刚好利用。

    “过分!”莫云涛皱起眉头,“凌飞同学,言山学姐哪有说错?你这么说未免太过分!”他也在煽风点火。他们很了解言山的性格,很怪,讨厌上一个人后煽点火能直接把她点燃。

    凌飞眉头一挑:“你们记我的名字倒是快。”

    言山没管他们说什么,只是看着林韵兮:“同学,愿指教言山一番否?”

    “不行。”林韵兮没说话凌飞就给拒绝,都知道这女人脾气不对劲,林韵兮就不能同意。同意的话,输了还好,赢了指不定是不是小心眼要给林韵兮穿小鞋。而且这不同意也不能由林韵兮答出,拂了她的面子,也很不妙。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