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发生的太快,新大那些学生都没看清楚江别亦就已经倒地上,凌飞开口说话时他们才开始惊叹。

    “真的好厉害,一下子就撂倒了。”

    “之前我就听说江别亦在凌飞手里下过不了一招,当时我不相信,现在我信了。”

    “听说去年我们新大的学生和燕京大学的交手,被教训得很惨,今年有凌飞在,应该没问题了。”

    “怎么能说应该,是一定!”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九条凛对凌飞这一首表示赞叹,无论时机的把握,还是技巧的运用,都极为出色,换做是她来做不到凌飞这么好。

    江别亦嗡声从地上爬起,他一点都没有觉得在大庭广众之下被凌飞打倒有什么丢人,表情依旧很平静。不仅如此,江别亦还在沉思着,琢磨着凌飞刚刚的动作。

    后面的老师们本来都快叫起来,看到江别亦一点事没有,他们才放下心来。相视苦笑,凌飞背后背景深厚他们是知道的,要是凌飞真把江别亦打成什么样,他们也没法说什么。

    林韵兮走近凌飞身旁,秀眉挑起:“你竟然也会教别人,大开眼界啊。”

    “因为是他。”凌飞扫了眼江别亦,因为他在江别亦身上看到了另一个人的影子。

    “什么意思?”林韵兮神色怪异,在凌飞和江别亦身上来回扫视,“因为是他?噫,你好恶心啊。”

    “……”凌飞脑门冒黑线,“腐眼看人基。”

    “是你让人想歪的好不好?”林韵兮白了眼凌飞,“还说什么因为是他,那九条同学让你教,你教不教呢?”

    “不必。”九条凛倒先开了口,她目光凌厉,“我不需要一个人教我怎么打败他!这是对我的侮辱。”

    凌飞眼中欣赏,九条凛这一点他确实很欣赏。

    林韵兮先是一愕,随即笑道:“九条同学真有性格。”

    “这是贬义词吗?”九条凛抬眼问道。

    九条凛的长相属于带一点萌的那种美,这一下抬眼发问,把林韵兮给萌到,林韵兮忍不住感叹了一句:“幸好我们关系还不是太好,不然的话我肯定抱紧你亲一口。”

    九条凛小脑袋一歪,她中文虽然不错,但中文的逻辑理解能力并没有那么强,九条凛这话就有点让她犯迷糊。

    “哟哟哟,还怀疑我是同志,你也不想想自己。”凌飞瞥了眼林韵兮,“蕾丝。”

    “去你的。”林韵兮嗔了一句。

    九条凛在那边不明所以,听到凌飞还说蕾丝,她有些奇怪的问道:“凌飞同学喜欢蕾丝吗?”

    “扑哧。”林韵兮捂嘴,“哎,说说吧,你是不是喜欢蕾丝?”

    凌飞眼睛在林韵兮身上打量一番:“是啊,你最好换几件比较诱惑的,带蕾丝的,我最喜欢了。”

    林韵兮脸色一红,瞪着凌飞:“去你的,滚啊。”

    九条凛在那边脸色也微微泛红,凌飞同学喜欢蕾丝……可这种话大庭广众之下不能说吧。

    机场外有专门的大巴来接,新大的老师和燕京大学的老师已经做了沟通,大巴已到。

    众人上大巴,林韵兮上来后直接在旁边的两座位置坐下,凌飞在林韵兮身旁坐下,而九条凛则是在靠窗的单座椅上坐下。

    “我说会长,你不去维持一下秩序,就这么坐下来了?”凌飞问道。

    “又不是小孩子,都是大学生坐个车还要我安排?”

    “这不显得会长你能力出众嘛?”

    林韵兮斜了眼凌飞:“有什么出众的,表示我很能带孩子是吗?我毕业后要不要去幼儿园带孩子?”

    “也没有必要一定要去幼儿园带孩子,带我的孩子也一样。”凌飞看着林韵兮,笑眯眯说道。

    这把林韵兮看得心头大跳,他这话什么意思?我替他带孩子?带孩子不是妈妈才干的活么……这一想不得了,林韵兮脸都红了,这家伙是在表白?

    “喂,我说会长,你脸怎么这么红啊。”凌飞揶揄笑道,“我不就让你给我家当保姆吗?至于害羞么。”

    林韵兮一愣,凌飞是这个意思!

    “哼。”林韵兮一扭头看窗外,拿起耳机把两边耳朵都塞住,看了不想看凌飞,听也不想听凌飞说话。

    林韵兮这举动惹得凌飞哈哈大笑。

    凌飞越笑林韵兮越恼,扭着头更不愿意转回来,盯着窗外看。窗户为了遮阳贴有一层黑色膜,在窗外还能看到车内的倒影。林韵兮一直盯着窗户倏地微微一愣,倒影中九条凛一直在盯着他们这边看,从角度上来看——是在看凌飞!

    林韵兮心头一跳,这……难不成九条凛喜欢上凌飞了不成?这个大猪蹄子怎么也有人喜欢呀!

    “喂,真的生气了?”凌飞笑问道。

    林韵兮轻哼一声,不想理会凌飞。

    “会长真是变了,以前可没有这么小女人,这两天看你矫情了不少呢。”凌飞说道。

    “女人矫情再正常不过,不矫情才奇怪。”林韵兮斜了眼凌飞,“我一直都矫情,只是你没发现而已。”

    不是凌飞一直没发现,还是林韵兮自己没发现,她其实并不矫情,她的小矫情只在凌飞身上有体现而已。或者说这不应该叫矫情,而是叫撒娇……

    说完林韵兮又看窗户,这回九条凛没有往这边看,可时不时还会往这边偷瞄。林韵兮心中浮起淡淡的不适之感,应该能确认了,九条凛很可能喜欢凌飞……

    “是吗?”凌飞托腮,真的是所有女人都矫情吗?他当初可一点都不觉得夏娃矫情,那个女人,矫情这两个字就和她就不沾边。

    林韵兮也没怎么发小脾气,小小闹了一下接下来又和凌飞和平常一样交流,她本性还是比较洒脱的。

    前些天准备了很久的东西,原本想着在飞机上能和凌飞一起做,没想到凌飞先来了燕京,不过现在在大巴也可以……

    “一起听?”林韵兮抵过一只耳机。

    “好。”凌飞接过塞进耳朵里。

    “你喜欢听歌吗?”林韵兮问道。

    “以前谈不上喜欢。”凌飞说道,确实谈不上,因为以前的他根本就没有时间听音乐,从小就在训练营,出来后就为执行任务奔波,再后来是在战场上,哪有时间听?

    “现在呢。”

    “现在还好,挺喜欢。”现在喜欢的原因是因为上一个凌飞,从小陪伴凌飞的没有其他只有钢琴,两人融合之后,凌飞喜欢上了音乐。

    “你喜欢听谁的歌?”林韵兮问道。

    “没有特别喜欢的人,古典的,比较喜欢。”

    “哦对了,想起来了,你会弹钢琴,喜欢的音乐应该比较高雅。”林韵兮才想起来凌飞,当时圣诞晚会表演的是钢琴,只不过后面一系列的情况才让凌飞和任嫣然一起表演。

    想到任嫣然,林韵兮神色变得有些复杂,连她自己都没有注意到的复杂。任嫣然和凌飞是情侣,这在新大是被公认的。因为之前凌飞给任嫣然写的情书闹得沸沸扬扬,圣诞晚会一起表演,后来经常能看到凌飞和个人能走在一起,这让很多人都以为凌飞和任嫣然在交往。

    但是林韵兮老觉得凌飞并没有和任嫣然在交往,以前有想过问问,却都没有问出口,这会儿有些抑制不住。

    “对了凌飞,你是不是和任嫣然在交往?”林韵兮装着很不在意的样子,问了一句。

    “唔?”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