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飞太冷静,太平静,做完这样的事情竟然一点点情绪的波澜都没有,还能重新坐下来吃饭!周围的人看着凌飞的目光都变了,眼前这个人,要么是疯子,要么是变态!谁都不敢再议论凌飞,生怕成为下一个孙乾和陶乐。

    唐岳宇喉间干涩,左顾右看好半天才战战兢兢在凌飞面前坐下。

    “凌飞,要不我们换个地方吃吧。”唐岳宇颤抖着声音说道,目光扫过孙乾和陶乐两人,血淋林的模样让他害怕。

    “为什么要换,这个地方我觉得挺好。”凌飞道。

    “……”唐岳宇。

    “你吃不吃,不吃把你那盘端过来给我。”凌飞说道。

    “啊?”唐岳宇看了一眼孙乾还在呲血的手掌,满桌的血液,他哪有胆子过去把盘子端过来。

    凌飞摇了摇头:“既然不敢,那就我去。”

    说去还真去,凌飞走到孙乾旁边,将那一盘没吃完的牛排拿了过来重新在位置上坐下,凌飞说道:“服务员,把剩下的菜都上来,这么半天,别说你们没做好。”

    厨房那边的服务员苦笑连连,这主真的是心够大,都出了这档子事也不见他有半点异样。

    “上吗?”服务员问里面的人。

    “当然。”经理表情平静,这种事他也不是第一次见,在烟雨阁经常发生类似的事情。烟雨阁是燕京所有高端娱乐场所里管理最松的,发生一堆这样的事情都不奇怪。

    “那,那两个人怎么办?”服务员又问。

    “这两个你就不用管了,打电话让烟雨阁的负责人过来。”经理说道。

    上了一桌子菜,唐岳宇坐在对面动也没动,凌飞非常淡定的吃着饭,任凭耳边两人哀嚎也无动于衷。

    周围的那些人看着凌飞皆是目光奇异,凌飞在他们心中刷新了看法。

    “这个年轻人似乎不简单。”有人说道。

    “刚才是我低估了他,确实不简单。”

    “他胆子很大。”

    “这年轻人到底是谁,真的只是一个普通人吗?”

    “这点不好说,看起来很像普通人,毕竟我们这群人都没有见过他,证明他应该不是我们这个圈子。当然,还有一种可能……”后半句这人没有说出来。

    “你是说……”却有人隐隐有了猜测。

    “隐世家族!”

    凌飞不仅吃的贪婪,还很淡定和唐岳宇聊着天:“你经常来这里?”

    “算是经常吧。”唐岳宇经常在燕京几个高档场所来回玩,烟雨阁他比较不喜欢来,因为这里的管理实在太差,他并非那些顶尖世家子弟,没有足够强的后台,在烟雨阁可能会受到欺负。

    一桌子的菜很多,但凌飞的食量也很大,唐岳宇坐对面半天也没吃几口,全程在看着孙陶二人,全都是凌飞一个人吃。

    吃了一会儿,外面烟雨阁的人终于到来。看到孙陶二人急忙前去营救,孙陶二人这会儿已经昏迷,毕竟失血过多。但在凌飞的经验看来,这两人还死不了,顶多在病床上躺一段时间。

    烟雨阁的人急匆匆将两人架下,又急忙送两人去医院,多余的话一句没有,关于这两人是被谁人打伤,烟雨阁的人根本没有兴趣了解。这就是烟雨阁的规矩,烟雨阁只负责善后,至于之后的事情怎么处理,那都是两方的事,和烟雨阁无关。

    这两人被架走唐岳宇神不守舍,他在想以后怎么办,这罪过肯定要算在他头上。如果他们找不到凌飞肯定就来找他麻烦,他是唐仲英的儿子,不至于弄死他,但麻烦绝不会小。

    “对于魏家,你了解多少?”吃着牛排凌飞突然问。

    唐岳宇听到凌飞的问话才回过神来,他仔细想了想:“魏家在燕京是一个很强大的家族,单论现在的实力来说肯定是要比我们唐家要强,当然,以后就说不定了。魏家在燕京成名已久,已经由普通的富豪过渡为豪门,这些年的发展,魏家在豪门当中也是有些地位的。”

    “魏家也是能人辈出,魏老爷子本来就不用说了,一手建立魏家,手腕强大。魏家那几个儿子也是很厉害,老大和老二在燕京赫赫有名,我爸对这两人也赞不绝口。至于老三……”唐岳宇目光微异,“凌飞,这魏家老三你问我算问对了,别人恐怕都不知道,这魏家老三不可小觑,心思极其深沉!”

    听到这话,凌飞目光一闪,没错,他想要了解的就是这个!

    “详细说说看。”

    “在外人眼里,魏家老三是吃喝嫖赌样样精通的纨绔子弟。但是……”唐岳宇皱起眉头,“我也是一个很爱玩的人,平时没少在各种地方碰到他,可他给我的感觉并不像是一个纨绔子弟,更像是装出来的。这种感觉你可能不知道,就是一种很爱玩的感觉,我不知道怎么给你形容,因为我本人就是这种人,所以在这方面能很清楚看出一个人是不是属于我这种圈子的。”

    凌飞吃着东西,面色平静不知在想着什么。这种感觉他明白,任何一个圈子的人都有类似的感觉,他能一眼判断出你是不是属于我这圈子的人。就比如说一个烟鬼,对面走过来一个人,他能从各种小动作小细节感觉出对面是不是一个烟民,唐岳宇就是这种感觉。

    “并且这不只是我的感觉,我曾经因为好奇还调查过他。”唐岳宇说道,“深入的调查,再加上我个人的这种感觉,发现他真的不简单。比如说,别人都说他烂赌,可在我地观察下他并不是这样。他确实在赌,可他始终很明智,一点都没有烂赌的样,看似一轮一轮输了很多,可也有赢钱,虽然赢钱次数很少,可每一回赢都是大的。将这些钱综合一下,会发现它不仅没有输,反而小赚,只是因为他输的频率让人看起来他好像输很多。这种事情他一直维持在一个度,每回都是这样,这就让我觉得这个人绝不简单!”

    “除此之外,在很多方面都是这样。因为一个小小的念头,我去调查,调查的越多我越觉得心惊,魏家老三真不是一个普通人。平常人看起来它很像纨绔子弟,其实都被他给骗了!”唐岳宇小心看着周围,这件事应该来说只有他一个人知道,他也是莫名其妙有这种念头,所以去调查了一下,结果发现这让人惊讶的事实。事出反常必有妖,魏家老三故意这么隐藏一定有情况,他不想将这种事到处宣扬,出了事他麻烦的是他。

    “有没有可能是巧合?”凌飞道。

    唐岳宇一顿想了想:“似乎存在这样的可能性,但我还是觉得这个人可能很不简单。”

    凌飞没说什么,心里已经有了想法。魏家老三的不简单,凌文敬的盘算,他的联姻,这其中是否有什么联系?

    这个饭吃完之后唐岳宇带着凌飞到各处逛了逛,玩了玩,唐岳宇还真的是轻车熟路,各种地方他都熟,凌飞跟着他走是高效率的游玩。

    一直到晚上凌飞才离开,这半天来唐岳宇和凌飞的关系勉强近了些,至少说话不是半天都憋不出一句。至于孙陶二家,一下午过去也没见有人过来找麻烦。

    凌飞到烟雨阁门口,闫正芳在外等候,刚才凌飞给他打了电话让他刚好过来。

    “小少爷,今天邀请你的是谁啊?”之前闫正芳还没注意到。

    “唐岳宇。”

    “唐仲英的儿子?”

    “怎么说话的,我岳父。”凌飞斜了眼闫正芳。

    闫正芳苦笑一声:“好,唐先生……”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