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围本来还在议论纷纷,凌飞的举动让他们全都静默下来看着这边。

    咔啷一声,盘子摔落在地,砸的稀碎。孙乾脸上那块牛肉缓缓从他脸上滑下露出他狰狞的脸,啪叽一声摔在地上,溅起满地汁液。

    “你该死!”孙乾声音冷厉,恶狠狠盯着凌飞。

    “反了天了。”陶乐瞪大眼睛,“找死!”

    “今天新帐老帐一起算。”孙乾伸出手在脸上一抹,满手油腻,冷漠看了眼自己的手,“待会我会让你把地上这块牛肉给我舔干净。”

    铮地一声,凌飞拿起餐刀:“正好,我准备送你们下地狱。”

    “呵呵。”陶乐冷笑,“为什么总有这么多不知天高地厚的人?唐岳宇脑残,你比他还要脑残。他都不敢动手,你也不想想为什么。”

    “事情到了这一步,现在就算你跪在我面前,也休想让我饶过你。”孙乾攥紧拳头,咔咔作响。培养世家子弟,基本的身手培养是必须,基本每一个世家子弟拉出来都能够撂倒几个普通人,他们没把凌飞放眼里。

    “我也没准备放过你们俩。”凌飞淡淡说道。

    周围议论之声更甚,凌飞的言论显得可笑。唐岳宇的朋友能有什么地位,对这些世家子弟而言只是无名小卒,而孙陶二家在燕京又是权势滔天,两者根本没有可比性。

    “这小子谁呀,也太装了吧。”

    “只是唐岳宇一个朋友而已,唐岳宇憋了半天都不敢动手,这小子怎么就没看见,脑子有病吧他。”

    “孙乾陶乐这两个人可不是好惹的,脾气也不好,这家伙看来要倒霉。”

    “这么狂的口气,被打也是活该,吃过教训之后才知道在燕京应该怎么立足,燕京不是什么阿猫阿狗过来都能称王称霸。”

    “在他们那边,他可能是天老大,他老二,可在燕京还是要好好学点规矩的。”

    “新人来燕京嘛,总该吃点教训,免得不知天高地厚。”

    “教训归教训,可都动起刀了,该不会出大事吧?”

    “放心,死不了人,虽然说烟雨阁不管,但死人他们是绝对不会让他发生的。”

    唐岳宇皱起眉头,凌飞和他不一样,他如果动手上面还有个唐仲英挡着,虽然这两人在威胁他,但他知道只是嘴巴上说说而已,绝对不敢动手,他们也没有让两个家族对唐家动手的能力。而凌飞背后没有站着人,不论怎么算现在的凌飞也不是唐家女婿,唐家保不了他。真惹恼了这两人,凌飞很麻烦。

    而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凌飞确实惹恼了这两人,牛排都盖脸上了,换谁能忍?这对世家子弟来说是莫大的侮辱。现在怎么办,保凌飞吗?可是凌飞毕竟不是唐家的女婿,想保也没有理由。

    “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陶乐冷笑着。

    “应该说是不知好歹的人太多了。”孙乾说道,边说他从桌上拿起唐岳宇的餐刀,斜眼望着凌飞,“选一只手,要留下哪只?”

    “有意思。”凌飞冷冷而笑,这种话向来都是由他口中说出,没想到能从别人口中听到对他这么说。

    “不选?好,那就由我来替你选。”孙乾在凌飞身上上下扫视,“先把你这左手卸下来,然后是腿,我想了想,还是第三条腿比较好。既然你对唐岳宇的妹妹有兴趣,那我就把你第三条腿给卸了,让你一辈子都生不出这种想法。”

    “何必和他说那么多!好好给他安排一下。”陶乐冷笑着,他三伯伯在新城受的侮辱,今天他全要讨回来。燕京陶家,容不得他人半点侮辱,如果有这种事,千倍百倍还回来!

    “说完了吗?”凌飞缓缓问道。

    “怎么,你等不及来送死了?”孙乾冷笑,“好,那我就成全你。”说罢孙乾持刀上前,对着凌飞手臂就刺了过去。

    周围一阵低呼,真的要动手了!

    可孙乾的动作让凌飞看起来就和龟速没什么区别,在他眼里跟闹着玩似的。凌飞左手一翻,桌上那只叉子不知什么时候跑到他手上,在孙乾刺过来的瞬间他持叉扎了下去。锵的一声,刚刚好从孙乾的餐刀背上穿过,叉子和孙乾手中的餐刀一同扎进桌面。

    孙乾来不及吃惊下意识想要抽手逃脱,凌飞右手的餐刀就朝他手上扎了下来,他心中大惊,惊慌失措叫了起来:“不!”

    凌飞着没有停手,一刀穿过孙乾的手掌扎在桌上。

    “啊啊啊!”孙乾惨叫连连,手掌传来剧痛,血液直接从手掌飙出,他的血管被凌飞扎爆。血液飙出,射了陶乐一脸。

    唐岳宇也被吓到,慌乱往后撤,撞翻椅子。

    周围一片哗然,凌飞出手之快之狠辣远超想象,并且凌飞的身手也极为惊人!

    “这小子是疯了吗?”

    “不过,他好像真的挺厉害的。”

    “这身手,未免……”

    “呵呵,我真是越来越期待了,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样的事呢?”

    “公然得罪陶孙二家,这下场会怎么样我很期待。”

    陶乐整个人都傻了,让他们百般嘲讽也没动手的凌飞,胆子竟然这么大!胆敢这么做。

    “你,你知不知道我们是谁,好大的胆子!”陶乐尖声大叫,色厉内茬。

    凌飞目光扫过陶乐,语气平静:“接下来就是你了。”

    陶乐身体一个瑟缩,心惊肉跳,他还要动手!难道这家伙是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家族的人吗?想到这陶乐急忙说道:“我是燕京陶家的,你不能动手。”

    凌飞随手将扎进桌面的叉子拔出,面色平淡:“哦。”

    凌飞手持着叉子,往陶乐走去。旁边的孙乾还在惨叫,满头是汗。他的一只手在刀柄上用力想要把刀拔出来,可凌飞这刀扎得太重太深,深深嵌在桌子里,根本拔不出来。每拔一次,只会让痛苦加深,让孙乾更加疼痛。

    陶乐怂了,不断往后退,心惊胆战。

    “你,你别过来!”陶乐声音在发抖,声带剧烈颤抖着,“你如果敢动我,你也吃不了兜着走。”

    “如果这就是你的遗言,那我可以送你走了。”凌飞淡漠道。

    “别别别!”陶乐看一眼孙乾都觉得头皮发麻,怎么敢让凌飞这么对他来一次?

    “我,我求饶!”陶乐不再顾及自己的面子,管不了周围有多少人在看,现在他就是要求饶,如果不求饶后果不堪设想,等待他的是什么他很清楚。

    然而凌飞还是冷冰冰说道:“晚了,你说了不该说的话,就该死!”

    陶乐心头巨颤,他现在总算猜到了所有,凌飞不是唐岳宇的朋友,应该是唐岳宇的妹夫,他和唐娉婉是情侣关系,不然凌飞怎至于如此!陶乐心中苦涩,为什么要替三伯伯强出头,根本就不是自己的事,和他又没多少关系,现在还把自己逼入绝境。

    在陶乐思索之时,只见凌飞一脚飞起狠踹在陶乐脸上。陶乐整个人飞出去,撞在旁边墙上,凌飞手中的叉子也出了手。咻地一声,不偏不倚刚好扎在陶乐的手掌上,连同手掌钉在墙上。

    周围阵阵惊呼,凌飞的身手完全超乎想象,这已经不是普通人的范畴,达到一定实力水准,至少三星!

    整个西餐厅安静得连根针掉地上都听得见,所有人都不敢开口。就连唐岳宇也是,咽了咽口水,看着凌飞不敢说话。他知道凌飞实力很强,很多新城来的情报他都有看,可亲眼所见还是震撼到了他。

    凌飞轻轻理了理衣服,就近找了个位置重新坐下:“服务员,把刚才的菜再给我上一份。”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