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起来在新城得罪的人确实挺多,陈景山父子,蒋长英父子,薛渭水父子,梁凡等等……其中老子都让凌飞给解决了,剩下的陈瑾浩被送来燕京医治,薛亭远不知所踪,蒋旭因为父亲的死而堕落,这些人都难以对凌飞再造成威胁。

    因为人数实在太多,凌飞根本就想不起来自己还得罪了谁。这两个人来自燕京,也就是说自己得罪的对象是来自燕京的,凌飞仔细思考了良久,还是没想起来哪个。

    “果然是人以类聚物以群分啊。”陶乐嗤笑一声,拉过凌飞两人身旁的椅子坐下。

    孙乾也在陶乐身旁坐下:“一个暴发户当然得配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傻子在旁边,不然怎么能相得益彰呢?”

    凌飞眯眼,来者不善,到底是得罪的哪个人?

    “哈哈哈,说得对,烂人就该配渣宰。”陶乐笑容不阴不阳。

    唐岳宇脸色难看,旁边还是凌飞在的情况,他忍受不住:“闭上你们的嘴!还有,滚远点,谁允许你坐下的。”

    “小子,说话注意着点,别在这个给我骂咧咧的。”孙乾眸光一冷,“你还没资格在我们面前装。”

    “注意点,别以为你爸是唐仲英我们就不敢对你动手,打你个半死不活他屁也不放你信吗?”陶乐讥笑。

    唐岳宇脸色越来越难看:“我不想惹你们,你们也别过来故意找麻烦,我也不是好惹的!”

    “呵呵,我倒要看看,你怎么个不好惹法。”孙乾不屑撇嘴,“来,我脸伸过来,有种你扇一巴掌试试看?”

    说着孙乾还真的把脸凑过来,半分钟,一分钟,唐岳宇竟然也没有动手!唐岳宇真的没胆子啊!一个确实是因为这两人家世恐怖,另一个则是因为以前让这两人欺负怕了,让这两人留下心理阴影,看到他们都有些畏惧。

    唐岳宇拳头握紧,这是对他最大的侮辱,他很想一巴掌扇过去又没有勇气。人家都把脸凑过来给你扇了,你还没有勇气,这不是侮辱是什么!明知道是侮辱,他却没有勇气……

    “孬种,废物。”陶乐不留情嗤笑,“把脸伸过来你都不敢打,你这种废物留着还有什么用。”说着瞥眼看凌飞,“这位,估计也差不离吧?有道是近墨者黑,什么玩意儿有什么样的朋友。”

    凌飞缓缓抬起头,淡淡道:“你说我?”

    “不然呢?”陶乐歪着头,“你是不是耳朵也有毛病,说话你听不见?”

    “够了!”唐岳宇猛地站起来,胸膛起伏。他们这种公子哥都是要面的,让人侮辱了自己已经是够难堪,带朋友来若朋友还被侮辱,等若是在他头上拉屎撒尿,忍无可忍!这样以后谁还敢和你交朋友?是自己带来的朋友,朋友受辱比自己受辱更严重。更何况这不是朋友,而是妹夫!

    唐岳宇这一声很大,把周围人的目光都吸引过来。唐岳宇紧盯这两人:“赶紧给我滚,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今天真要闹起事你们两个也别想好过,这么多年了,真当我没脾气不成!”

    “好!”

    “唐少今天张脾气了啊!这才是男人嘛。”

    “就是,以前太怂了,上去和他们两个打一架有什么大不了。”

    “不就是个干,谁怕谁!他们两个难道还真的敢杀你不成?”

    周围一阵叫好,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他们巴不得两方打起来。

    孙乾和陶乐丝毫没有被唐岳宇唬住,扫了眼周围那些人反而是嘲笑得更加大声:“来来来,往我脸上扇,别给我客气。你敢不敢?敢不敢!”

    “扇啊唐少,怕什么!”

    “唐岳宇,你是个男人就扇。”

    “别怂,干!”

    唐岳宇握着的拳头在发抖,很想动手,非常想动手,却没有勇气。

    陶乐哈哈大笑:“果然是个孬种。”瞥了眼凌飞,“唐岳宇,这位看来和你一样怂,我要是他早动手了。”

    “都说了,孬种的朋友也是个孬种,孬种交朋友你还指望他能交到什么样的。”孙乾耸肩。

    唐岳宇死死咬着牙,目露凶光!

    凌飞瞥了眼唐岳宇收回目光,手指轻轻敲着桌面,神色平静:“你们两个叫什么?”

    “呵呵,看来不是聋子,能听得懂人话。”陶乐道。

    “我叫孙乾,他叫陶乐,记好这两个名字。”孙乾嘿地一笑。

    “孙、陶?”凌飞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难怪了。”凌飞总算想到得罪的是谁,从孙陶两姓就能想到,陶星渊和孙郎!这两人被他狠狠打了脸回燕京,看来他们灰溜溜回燕京他们家族的人都知道。孙乾陶乐两人肯定是那两人的后辈,听到长辈受辱记恨在心,妙手仁心节目的播出他们很容易记住自己的长相,现在被认了出来也不意外。

    陶乐眯眼,凌飞这难怪了三字证明猜到他们的目的,孙乾也若有所思。

    这时,服务员端着两盘牛排过来。这位服务员硬着头皮过来的,不过来又不行。

    “先生,你的牛排……”服务员战战兢兢说话,手都有些发抖。

    “放这吧。”凌飞道。

    服务员如释重负,放下后立即就走。

    凌飞很自然拿起刀叉开始吃,在国外这是他经常会吃的食物,一点也不生疏。凌飞很坦然,因为他把这两人当空气,都没有入他的眼。而唐岳宇气得直咬牙,还直挺挺站着。

    陶乐皱眉,凌飞竟然还能如此淡定让他着恼:“饿死鬼投胎吗?旁边两个朋友坐着你也好意思吃?”

    凌飞抬眼,眸中利光一闪:“人最好学会闭嘴。”

    “嗬。”孙乾讥讽,“你在威胁我们?小子,说话可得注意点。”

    “最近真是什么阿猫阿狗胆子都肥了,说话不知道掂量着点。”陶乐冷笑。

    咔咔咔……

    唐岳宇有些忍不住了,凌飞这时抬眼瞧了一眼唐岳宇:“要动手就动手,别磨磨蹭蹭,要不就坐下来吃饭。”

    “这懦夫要是敢动手我名字倒过来写。”孙乾不屑。

    唐岳宇这回真的忍不住了,抓起桌上的叉子。

    陶乐怡然不惧,老神在在道:“唐岳宇啊,动手前我可提醒你一下,考虑下你的家人。你爸奋斗这么些年不容易,别让他的心血毁于一旦,哦,你还有个妹妹,算是人间绝色,到时候如果被人轮了你可别意外。”

    咔啷……

    耳边是清脆的刀具落在餐盘声音,孙乾看了过去,只见一直面色平静的凌飞此刻神色阴沉。

    “小子,不是饿死鬼投胎吗?怎么不吃了?”陶乐讥嘲,“不吃待会儿要不要我喂你?不过我可就不是这么温柔了一口一口喂了,我会把一整块塞进你嘴里,喉咙里,要是噎死了,可别怪我。”

    “你刚刚说什么?”凌飞眸光冰冷。

    唐岳宇都想动手了,发现凌飞这边的动静又停下,听到凌飞这句冷若冰霜的话语身体一个瑟缩,隐约间他看到那天晚上在奥斯丁酒店的凌飞……

    “我说,噎死别怪我。”

    “上一句!”凌飞手中餐刀在手上划了个花。

    陶乐见状微微一顿:“你不是饿死鬼投胎?”

    “上一句!”凌飞声音越发冷厉。

    孙乾神色玩味:“在上一句是说唐岳宇妹妹,你该不会是喜欢那个女人吧?哈哈哈,这可好玩了,轮她的时候可以顺便邀请你在旁边看,啧啧啧,有意思。我……”

    砰——

    孙乾话没说完一道黑影朝他脸上砸了过来,砰的一声,他直觉得脸上感觉要炸开,满脸油腻。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