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阁的美食区建筑林立,每一栋楼房上都有不少美食。也有独立一家的楼房,这种在烟雨阁里也属于很高档,食物价格自然不菲。

    烟雨阁除了世家子弟会来,还有诸多商贾子弟。那些商贾子弟不像世家子弟能这般挥金如土,一些地方的消费,他们也负担不起。

    唐岳宇带凌飞去的就是正常价格的地方,即便他是唐仲英的儿子,有些地方的美食他也不敢去消费,那金额真是令人咋舌。在这里,如果你想吃得够奢华,数百上千万都很正常。

    本身来说,这里的价格就比外面高十倍百倍乃至千倍。就比如说一道普普通通的青菜豆腐,这里都能卖到数千上万。如果尽上一些奇珍异菜,再点上那么几道禁菜,花费近千万极有可能。如果你非要尝试那些禁菜,点上很多道,达到数千万不是问题。在这里吃饭不是吃的美味,而是吃的身份。

    一顿饭吃数千万,哪怕你家里再有钱顿顿这么吃也吃不消。一般来这里的人都不会吃那么奢侈,只有一些很装逼的暴发户才会这么点,这样的人往往会被世家子弟们嘲笑。在世家子弟们看来,这是在向他们炫富,用这种无脑的方式炫富让他们觉得很好笑。一个世家多有钱完全想象不到,他们都没做,却有人这么做,这种行径在他们看来就是暴发户。

    在一间西餐厅内,两人相对坐下。

    “想吃什么自己点。”唐岳宇将菜单递给凌飞。

    凌飞随手接过菜单,翻开来看了看,价格确实挺贵,随便都是数千上万元起步。不过凌飞也没觉得有什么,比这种价格更高的地方他都去过,国外也有这种类似烟雨阁的地方。

    点了几样菜凌飞将菜单给唐岳宇递过去,唐岳宇看凌飞没点几样,又补充上一些。

    “对了妹夫,你来燕京是干什么?”唐岳宇问道,将手里的菜单递给服务员。

    “处理一点小事。”凌飞道。

    “什么事啊?”唐岳宇追问。

    凌飞斜了一眼唐岳宇:“不便透露。”

    唐岳宇有些尴尬挠挠头:“那个妹夫……”

    “叫我名字。”老是妹夫妹夫,凌飞听着很不顺耳。

    “好吧,凌飞。”唐岳宇心中琢磨着,该怎么和凌飞聊天,凌飞这个人看起来很不好接近,脾气也不好,在奥斯汀酒店那回见凌飞就能感受得到。当时直接把陈景山的儿子给整毁容了,到现在他想起来还害怕。

    可是唐岳宇又必须和凌飞交好,一来是因为凌飞将来很可能会和唐娉婉结婚,他们感情那么稳定,以后成为一家人的概率很高,所以唐仲英和唐娉婉都和他说过,不能把关系闹得太僵。二来凌飞真的厉害,他也有心和凌飞交好,结交一个那么牛逼的人,他当然是乐意的。

    凌飞半天都不说话唐岳宇很不自在,想找话题想半天又找不出来,场面陷入尴尬。正在这时,旁边突然有人轻咦一声。

    唐岳宇转头看去,眉头皱了起来,是孙陶两家的子弟!

    孙陶两家在燕京只可能指向两个家族,孙家和陶家。这两个家族是医药世家,孙家乃是药王世家,陶家乃是医圣世家。现如今燕京排得上号的医药世家,比起秦家稍逊一筹。孙陶两家世代交好,有联姻也多半是这两家内部,可谓世交。所以两家的子弟,很多关系都很好。

    眼前这两位唐岳宇认识,甚至可以说很熟悉,说起来这还是一段他不光彩的过往。当年和唐仲英来到燕京,那是唐岳宇第一次来,当时的他比现在年轻得多,年少轻狂,目中无人。年轻的唐岳宇比现在还爱玩,刚刚来到燕京之后自然是到处找玩的地方,烟雨阁是首选。

    从小到大都是蜜糖罐里泡大的唐岳宇,嚣张跋扈。家里也很有钱,无论在哪里,他永远是最有钱的一个,来到烟雨阁后年少张狂的他做出炫富之举。当时他点了一桌整整1500多万的晚餐,还带着七八位妙龄女郎一起。这么张狂的炫富,怎么能不引人注目?可对于世家子弟而言,这种行为相当肤浅,一些世家子弟就聚在一起聊该怎么教训教训唐岳宇,然后就是眼前这两孙陶两家子弟过来。

    那天唐岳宇被教训得很惨,从各方面来说,金钱,权力地位,自尊,被碾压得渣都不剩,灰溜溜地离开。很长一段时间唐岳宇都不敢再来烟雨阁,提起这两人都牙痒痒。从那以后,唐岳宇也算是稍微收敛了一些。后来也时常能碰到这两人,毕竟都是属于这个圈子的,不是烟雨阁就是碧水云间或是乐都。

    每次碰上这两人唐岳宇都要被讥讽嘲笑一番,唐岳宇刚开始还敢反抗,后来得知这两人的身份之后就不敢再说什么,每回都是绕着走。虽然很怂,但他知道真的不能得罪,在燕京,最特殊的就是医药世家,他们势力并不怎么夸张,但是他们的影响力太大。任何一个你叫得出口的大型世家都受过医药世家的恩惠,这样的家族他怎么敢得罪?

    现在直接撞上,唐岳宇有些慌乱,微微扭过头不想让他们认出他来。

    “呵,这不是唐家大少爷唐岳宇吗?”陶乐讥讽着笑道。

    “可不是嘛,唐大少爷今天怎么有心思来我们这贫民窟呢?这里的饭菜太便宜,恐怕入不了唐少爷的眼吧?”孙乾哈哈大笑。

    唐岳宇知道躲不过去,勉强抬起头,干笑两声:“两位,今天也在这吃饭啊。”

    “当然,我们可不像唐大少爷这么有钱,每顿饭要吃个几千万才满意,这里就能够满足我们了。”陶乐揶揄道。

    凌飞听着这话心里大概能猜到一些东西。

    “哟,今天还带了朋友过来。”孙乾看向凌飞,“我说这位朋友,交朋友可得长点心,别什么阿猫阿狗都交。尤其是暴发户,和他们交朋友掉价。当然,如果你是那种朝钱看的人,我就不说什么了。”

    唐岳宇脸色变得很难看,如果只是单单他一个人受辱,他能忍受,因为旁边没有人。现在凌飞在场他们还这样讥讽他,让他脸上挂不住,忍不住拉下脸来:“吃饭就吃饭,闭上你们的嘴。”

    “哦,孙乾,你看到了没?他竟然还长脾气了?”陶乐哈哈大笑,“以前温顺的跟条猫一样,今天伸出爪子了。”

    “年轻人,你确实很会交朋友啊。”孙乾大笑着拍着凌飞的肩膀,“是个很有脾气的人,嗯,不错。”

    凌飞眉头微微皱起,凌厉的目光扫了眼肩膀上这只手。

    陶乐也笑着往凌飞这边看了看,一看凌飞他面色猛地一僵。哈哈大笑的孙乾看到陶乐这脸色笑容慢慢消失,不由得问道:“怎么了?”

    陶乐盯着凌飞看了半天睁大眼睛,对,就是他!

    陶乐这样让孙乾更加怪异:“陶乐,你……”

    陶乐拉过孙乾,在身前耳边小声说道:“你还记得我三伯伯和你四叔回来时发生的事吗?”

    “嗯?”孙乾神色一变,“就是这个小子?”

    “对,就是他,那个节目我还特意找来看过,这张脸,我不会认错。”陶乐乐冷笑一声。凌飞这张脸很有辨识度,毕竟确实很帅,他记得很清楚!

    “呵呵!”孙乾冷笑一声,“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没想到这里还能碰见。”

    “刚好,这里还有唐岳宇这脑残,刚好一块收拾了。”陶乐冷笑着说道。

    唐岳宇皱起眉头,这两人在嘀嘀咕咕说什么?

    凌飞则是眯了眯眼,这两人声音虽然很小,但他还是听到一些。他脑子里过了一遍,想不到自己得罪了哪些人。毕竟他在新城得罪的人真不少,大部分被他解决,可谁知道还有哪些呢。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