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飞淡淡摇头:“不用说谢,还不一定能成功。”

    说真的,他的成功率如他自己所言,只有两层。安若曦这病实在太奇怪,即便用了碧落手,他也没有多大的信心。

    咔嗒一声门响,一位穿着蓝色连衣裙的女孩从房间里走出。不过女孩实在太虚弱,是由身旁的美妇人扶着。

    “妈妈,我的轮椅呢?”女孩轻轻问道。

    美妇人看向凌飞:“凌飞你过来,扶着若曦。”

    “啊?”安若曦脸色一红,妈妈这是干什么呢?

    一旁的安若愚也是怪异,今天妈妈是抽了什么风?往常只要有什么男人敢靠近妹妹,指定让妈妈一顿说教,可这会儿竟然主动让凌飞扶安若曦?

    倒是安神医若有所思,打量了一番凌飞和安若曦,微微露出一抹笑容,可很快又让苦涩掩盖。他也希望看到自己可爱的孙女交一位帅气的男朋友,凌飞就很符合他的预想,会医术,长得也过得去。可是啊……自己这乖孙女,唉……

    现在美妇人做的事情安神医明白是为何,他并不反对。

    凌飞倒是不疑有他,走了过去搀扶安若曦。安若曦红着脸双手扶着凌飞的手臂,凌飞的手臂给安若曦第一感觉是很可靠,因为凌飞立得很直,且没有丝毫摇晃。或许是凌飞的手臂是足够坚强的依靠,又或许是安若曦的身体太过虚弱,她整个人都压在凌飞身上。

    淡淡清香萦绕在凌飞口鼻,清香当中还夹杂着淡淡药味儿,让这股清香显得格外独特,却又不让人有任何反感。

    “好了,你们到后面的花圃去吧。”美妇人说道。

    安若曦轻轻嗯了一声,扶着凌飞缓缓走出门。

    凌飞和安若曦两人的走路姿势特别奇怪,凌飞像是在磨磨蹭蹭挪移着如同一位老太太,而安若曦则像是扶着栏杆走的杂技演员,小心翼翼,不敢多迈半步。

    从房间走到楼梯口,竟然花了七八分钟的时间。下楼对安若曦来说又是一样大工程,看安若曦犹豫着又不敢下的模样凌飞实在忍不住。

    “上来吧。”凌飞走到安若曦身前半蹲下来。

    “啊?”安若曦啊了一声。

    “我背你,不然走到猴年马月去。”凌飞侧脸说道。

    “唔……好吧。”安若曦轻轻趴上凌飞肩上,一股浓郁的男性气息扑鼻而来,让她脸色微微泛红。

    凌飞双手托起安若曦的大腿,穿着裙子的安若曦腿上自然没有在穿什么,凌飞清晰摸到安若曦细腻的肌肤。当然,只有这么一下,凌飞就将手穿过大腿,用手臂背面托着安若曦。

    凌飞背着安若曦那就快多了,没一会儿就到了楼下,在安若曦的指路之下,来到了那片花圃。这一面没有中那么多草药,全都是花,仿佛置身于花海。凌飞背着安若曦在花海旁绕行,散步。清风拂过,吹起安若曦的秀发贴在凌飞脸庞,长长的头发在凌飞鼻子前摩擦,让凌飞有打喷嚏的冲动。

    安若曦半眯着眼,享受阳光洒下的温暖,感受身前宽厚的背脊,欣赏绝美的花海。似乎人生最大的幸福都在这一刻,让她享受完了。

    “阳光真好呢。”安若曦轻轻说道。

    凌飞看了眼周围,看到一条长椅,走了过去将安安若曦轻轻放下。

    “你也坐呀。”安若曦拍着身旁的位置。

    凌飞笑了笑也在身旁坐下:“怎么突然想晒太阳。”

    “我回家这么久,天天都闷在房间里,根本就没出去过几次,他们也都不让我出去。”安若曦嘟囔着。

    “那是他们在关心你。”

    “我知道的。”安若曦扬起头,透过指缝望着太阳,“可我就是想出来。”她展颜一笑。

    这一刻的安若曦显得很调皮,还能笑着,丝毫没有重病的样子。凌飞凝视着安若曦心中不由感叹着,这就是她啊,向阳而生,从不悲观,坦然面对死亡。在死亡面前也能灿烂笑着,洋溢着她的热情,勃发着他最后的生命。

    “凌飞,你说那向日葵为什么总是向着太阳呀。”安若曦转头对凌飞说道,手指着前方花海中的向日葵。

    这是一个常识性问题,上了学的安若曦不可能不知道,他现在问凌飞这个问题,显然是有别的想法。凌飞没有回答,而是问道:“你觉得是为什么?”

    “可能它也和我一样,如果不每天盯着太阳看,指不定哪天就看不到了。”安若曦托着香腮。

    这句话本该是很悲观,可在安若曦口中听起来却丝毫没有那样的感觉,这位向阳而生的女孩让人看不到一丝消极和悲观。

    “我觉得不是。”凌飞说道。

    “那你觉得是为什么?”安若曦问道。

    “因为太阳很帅,而她是个花痴。”凌飞随口说道。

    安若曦一愣,随后皱了皱琼鼻:“才不是呢。”

    “我觉得很贴切。”凌飞双手合十放在脑后,笑着说道。

    两人就坐在长椅上,没有很多话,只是偶尔低语两句,更多时候听到的是风吹过花圃传来的沙沙声。安若曦是个害羞的女孩,也不善言辞,说话并不会太多,或许她有找凌飞多说话的念头,可实际上的行动没有。当然,也可能是安若曦更关注太阳呢,她就是为了晒太阳才下来。

    “你来新城就是为了帮我看病吗?”安若曦突然间开口问道。

    凌飞似笑非笑:“你认为呢?”

    安若曦躲避着凌飞的目光:“我,我不知道。”

    “如果我说是的话,你有什么感想?”凌飞问道。

    “啊?”安若曦啊了一声,低下螓首想了小半天,“那就证明你是我的好朋友啊。”

    “就这样?”

    “嗯……”安若曦语气越来越低,脸色越来越红。都是成年人,都不是笨蛋,怎么能不明白潜台词。

    凌飞一只手压在长椅背后靠椅上,枕着手臂,侧视安若曦:“这只是其中一个原因,我来燕京确实有比较重要的事。”

    “哦。”安若曦松了口气,紧绷的神色松弛许多。凌飞专程为她而来似乎给了她太大压力,只有这样,她才能缓口气接受。

    “想不想知道我另外原因是什么?”

    安若曦摇摇头:“不想。”

    “你还真是个不会八卦的人。”凌飞笑道。

    安若曦一本正经点头:“我只看医书,不看易经,确实不懂八卦。”

    “……”凌飞脑门冒黑线,这妹纸是与世隔绝了吗?八卦这词没听过?不至于吧,就算以前和凌飞一样家里蹲考进大学的,可怎么说也上了几年大学。不过凌飞也懒得解释八卦和“八卦”的区别,任安若曦怎么想。

    风渐渐变强,安若曦微微瑟缩,缩在一起,暖暖的太阳在此刻敌不过变强的风力。偷偷摸摸看了眼凌飞,安若曦有点想回去……不过刚刚是自己闹着要下来,现在又马上回去未免太不合适,她不好意思,而且她更想晒太阳。

    胡思乱想之时一件外套落在安若曦肩上,凌飞双手半搂着的样子在提自己整理外套。

    “要回去吗?感冒了可就麻烦了。”

    安若曦轻轻点头:“嗯。”

    凌飞笑着在安若曦身前蹲下:“上来吧。”

    安若曦重新伏在凌飞背上,再次感受到那宽阔温暖的背脊,不像童年时父亲的伟岸,却多了父亲没有的一丝温暖……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