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飞这话让安若曦彻底清醒,她伸出小手揉了揉惺忪睡眼,凝眸一看瞪大美眸:“你怎么来了!”

    凌飞在安若曦床沿坐下,轻笑道:“我如果不来你不就完蛋了。”

    安若曦一顿,轻轻咬着嘴唇,是的,她也感觉到自己越发虚弱的身体,可能就剩几个月了。她扭头看向窗外,明媚的阳光从窗外铺撒在淡粉色绒被之上,让房间格外温暖。

    “我不害怕死亡。”安若曦轻轻道,“我只是遗憾再见不到这样灿烂的阳光,遗憾爷爷爸爸妈妈还有哥哥会伤心。”

    门外的美妇人捂着嘴巴,心尖儿发颤,眼眶中的热流忍不住涌出,死死捂着嘴不然自己哭出来。这个笨蛋女儿又在说傻话,她那么年轻,那么可爱,怎么可能会死……

    “所以我来了。”凌飞轻轻道,心中发柔。

    安若曦轻轻抬起头:“不用了,如果救我,你也会危险不是吗?”安若曦轻声道,“这次回到家我详细看了关于明心手的古籍,爷爷也给我讲了一些。明心手需要强大的实力才能掌控,不然使用者也会有危险,我不能让你因为救我也陷入危险。”

    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话安若曦喘息都变重一些,现在的她更加虚弱,比起在新城更加虚弱,话说多一些都觉得累。

    凌飞身手替安若曦掖了掖被角:“我现在小有突破,可以试着给你医治,所以我才来燕京。”

    安若曦苍白的脸色因为凌飞这话泛起几分红润:“你,你胡说什么。”凌飞那话说着就好像是特意为自己来燕京似的。

    门外的美妇人也神色异样,忍不住打量安若曦,猛地想起这段时间的事情。若曦似乎经常有提到凌飞,频率虽然不算特别高,可却时时有提到,其他人很少很少……难不成若曦她……

    凌飞轻轻一笑:“好了,不开玩笑,把手伸出来给我看看。”

    安若曦悄悄从被窝里伸出一只如玉柔荑,凌飞握住她的小手,柔弱无骨。凌飞把住她的手腕,认真把脉。

    安若曦则是静静看着凌飞,阳光从窗外照在凌飞的脸庞,让他刚毅的脸庞显得更为阳光。棱角分明,俊朗帅气。安若曦轻轻眯起眼,如同阳光下慵懒的猫咪,半眯着眼凝视着眼前这位神色认真的男人。此刻的凌飞,很有魅力……

    半晌凌飞才低声道:“另一只。”

    “嗯。”安若曦轻轻应了一句,将另外一只手也伸过来,继续看着凌飞。

    把完脉凌飞面色微沉,比他想象的还要严重。安若曦这种脉象只会在朝不虑夕老人身上出现,孱弱到了极致,似乎风大一点都能让这根命丝断掉。

    安若曦时刻在看凌飞,见状问道:“很严重对吧。”

    凌飞挤出个笑容:“还好。”

    “不用安慰我的,爷爷这样,妈妈这样,你也这样。”安若曦移开视线,望着窗外,“我的病我自己最清楚,我应该活不过三个月的。”

    “不会的,有我在。”凌飞语气中多了几分自己也察觉不出的急切和伤感。

    安若曦抿嘴:“生死有命,老天就给了我二十年的命,多的我也无法消受。”

    “说什么胡话,我说你死不了就死不了。”凌飞语气坚肯。

    安若曦一笑,不置可否。

    “凌飞,外面阳光很好,你带我出去晒太阳吧。”安若曦突然道。

    凌飞看了看明媚阳光,又看看满脸憧憬的安若曦,忍不住说了一句:“好。”今天外面风大,本不该答应的,安若曦现在的身体受点风寒都要命。

    安若曦眼前发亮:“妈妈都不让我出去的,你真好。”

    美妇人在门外欲言又止,确实不能出去,今天风大,安若曦现在的身体这么虚弱,万一要是生病可怎么办。可看到安若曦发亮的目光,她喊不出阻止的话来,只得幽幽轻叹。

    安若曦立即掀开被子,掀开后才反应过来,她穿的是睡衣,很可爱那种,让凌飞看见羞死人了。安若曦立马重新用被子把自己裹住,这回连脸也裹住,只露出一双水汪汪地大眼睛:“你,你先出去。”

    凌飞方才惊鸿一瞥看了个清楚,安若曦穿着印着小白兔的睡衣,可爱极了。他笑笑走出房间,在门口看到美妇人,微微颔首。安若曦母亲在门外站着凌飞很清楚,他的感知力极强。

    凌飞离开安若曦才敢把头探出来,脸色发烫。美妇人也走了进来,勉力挤出个笑容:“想去外面晒太阳是吗?”

    安若曦听到妈妈说这话急忙道:“就只要一会会儿。”生怕妈妈不同意。

    美妇人身手轻轻摸着安若曦的螓首:“没事,你就和凌飞晒太阳去吧。”她知道了女儿对凌飞的微妙心思,却也不会说什么,安若曦很可能活不到三个月,最美的年华连最美好的爱情都没有感受到,她不忍心,就让这微妙的情丝飘摇吧。

    安若曦惊喜不已,妈妈竟然会答应呢!

    “我帮你找衣服。”

    “嗯嗯,谢谢妈妈。”

    凌飞出来后安神医便道:“坐。”

    在安神医旁边的沙发坐下,凌飞没什么客气,端起一杯泡好的茶。

    “怎么样?”安神医问道。

    凌飞抿了口香茗放了下来,想了片刻道:“很难。”

    “嗯?”安神医心中一动,注意凌飞的回答,是很难而非没有办法!没有办法是安若曦彻底没救,很难证明凌飞还是有办法!

    安若愚也注意到这点,急忙道:“凌飞,你有办法救我妹妹?”

    凌飞思虑片刻:“她身体器官几乎枯竭,基本机能全都丧失,她的情况不像是一种病,更像是老人的正常衰老死亡。”

    安神医点头:“是的,这就是天衰最恐怖的地方,无从下手,它就不像是个病,以常规的方法根本治不好。”

    凌飞想了想道:“但它终究是个病,若曦和平常老人还是有所区别,她只是器官功能衰竭,并非真的如老人一般器官变老。所以,我只能用碧落手试试看,我也不敢保证能不能用碧落手重新焕发她身体器官的机能,成功率最多只有两成。”

    凌飞的判断安神医早就得出,所以他的治疗方向就是用针灸刺激,想要让安若曦的身体器官重新焕发机能。但是,作用微乎其微,所以他才想到明心手。

    “两成么。”安若愚轻轻一叹。

    “只能尽力一试……对了,我还有个药方。”凌飞想到言老后来给他的药方,言老的药方都和老人有关,类似于建立研一时的保健品,现在也一样。不过保健品是凌飞改良过的,没改良的是用于治病,从效果上来看很适合安若曦的病。

    “什么药方?”安神医问道。

    “也有助于她的病,可以先用着,一位前辈那里得到的独门秘方。”凌飞说道。

    “独门秘方?”安神医眼前一亮,古方才最有可能治好安若曦的病。

    “嗯,我待会儿写下来,可以试着给若曦先用。”凌飞道。

    安神医颔首,待会儿他自然得先看看药方,如果有问题肯定不会让宝贝孙女用。

    “凌飞,那你什么时候给若曦治疗?”安若愚问道,他比较着急这个。

    凌飞扫了眼房间:“先让若曦用这药方调理身体,等她身体好些的时候我再来。”还有一点,用完碧落手凌飞知道自己会陷入重伤!想想上次的渡劫手,碧落手比之恐怖无数倍!虽说凌飞实力提高,也不够看。马上要面对那桩婚礼,如果重伤,他只能任人宰割,现在救安若曦绝对不行。

    “好。”安若愚重重点头,凝视着凌飞真诚道,“凌飞,谢谢你。”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