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明心手真的能救回妹妹吗?”

    虽然不合时宜,可安若愚还是开了口。

    场面静了静,美妇人咬着嘴唇,她也很明白的,不一定能救回安若曦。可这是她唯一的期许了啊!安神医没办法,秦妙心没办法,秦妙心的爷爷秦沐风也没有办法!包括自己父亲,也同样没办法。若曦的病给无数人看过,答案都是没办法。

    翻遍古籍才得到唯一的方法,那就是明心手!可是那传说中的碧落明心手,失踪数百年,无人知晓下落在何地。这也让易家大受打击,差点没缓过劲来,险些消失于历史长河。

    没想到若曦去新城一趟,竟然刚好碰到一位会明心手的人。当年自己可是百般不愿安若曦去新城,或许是冥冥中注定,竟然在新城发现转机。

    但安若曦回来后安若曦的病情更严重,已经不是两年前刚去新城时那般,现在非碧落手不能医治,甚至失败的风险也极大。

    “能吗?”美妇人心中发颤,看着凌飞。自己可爱又可怜的女儿,生出来就饱受病魔摧残,从小就没法像同龄人一样玩闹,长大后更是柔弱,一阵风都能把她吹倒。这近二十年来,她太苦了,美妇人心疼至极。

    凌飞转过头来:“不好说,我没见到安若曦,没法判断。”从理论上没问题,可理论这个词才是最大的问题。上回也是理论没问题,结果渡劫手用上都对安若曦无效,延寿几分都没法。现在他能用碧落手了,可以安若曦的病情而言,真的没问题么?他已经不敢妄下结论。

    美妇人抿嘴不语,和若曦爷爷说的话一样,即便是明心手也没法保证……

    “妈,事已至此,着急也没用,等爷爷救出来让凌飞先看看若曦吧。”安若愚说道,他心里自然也在抱着几分希冀,从小他就对妹妹极为疼爱。虽然对凌飞这个人无感,还是希望凌飞能救妹妹。

    “嗯。”美妇人勉力一笑,而后有一句没一句和凌飞聊着,很显然她没什么心思聊天,女儿的病情这段时间都快折磨疯了她。

    凌飞态度好了很多,即便别人是如此敷衍的态度他还是和她聊着,毕竟安若曦这病情他也是了解的。

    许久,门咔哒一声打开,从房间内走出来一位老者。老人发须皆白,皮肤皱在一起,条条皱纹写满岁月的蹉跎,他也是愁容满面。

    “爷爷,怎么样了?”安若愚忙问道。

    “爸,若曦有没有好一点。”美妇人也急忙上前。

    安神医轻轻摇头:“还是这个样。”外界称他为神医,可他却连自己最喜爱的孙女的病都治不好,他时常暗自神伤,最近这段时间他苍老许多。

    “唔?这位是?”安神医注意到凌飞,问道。

    “老爷子您好,我是若曦的同学,我叫凌飞。”凌飞彬彬有礼,这在凌飞身上少有。一来老爷子是医者,二来老爷子是安若曦爷爷。两方面原因让凌飞很恭敬。

    “是若曦的同学啊,你……嗯?等等,你说你叫凌飞?”安神医神色微异,上上下下打量凌飞一番。

    “是啊,就是若曦之前提到会明心手那位小伙子。”美妇人忙说道。

    安神医听了美妇人这话并未有什么恍然大悟的样子,神色依旧怪异,轻轻又道了句:“凌?”

    凌飞似有所悟,像是肯定的回答:“凌。”

    “嗯?”安若愚是个聪明人,他脑子很活络,不然不至于和父亲能把安家的生意做得风生水起,情商很高。听到爷爷和凌飞反复说凌这个字眼,他脑中如同电影般闪过无数画面,最后定格在一幕……燕京凌家!

    安若愚瞪大眼睛,莫非凌飞的凌,是燕京凌家的凌!早前他听安若曦说凌飞,以为凌飞是新城那边的人,了从未想过凌飞的凌会是燕京凌家的凌。

    而美妇人满心都在女儿的病情上,根本无心管其他,忙道;“凌飞,你刚刚说要去看看若曦,现在去看看吧,看能不能救若曦。”

    安神医沉吟着道:“你会明心手?”

    “不错。”凌飞颔首。

    安神医好奇:“你从哪里得到的?明心手已经失传数百年,如今的易家也没有原本,只有残篇,甚至都没法运用。”

    “机缘巧合吧。”凌飞感叹,当年那个任务确实是机缘巧合才让他得手。

    “明心手全名碧落明心手,其中最玄妙莫过于碧落手。上穷碧落下黄泉,传闻碧落手能活死人而肉白骨,是否真有此能力?”安神医对凌飞问道,身为医者,不可能不对那医术无上神典好奇。

    凌飞严肃答道:“说实话,我并不知道。”

    “为何?”

    “碧落手我也从未用过。”凌飞诚然道,不论前世还是今生,他都没有使用过碧落手,那是一样要命的招数啊!

    安神医一顿,想了想道:“古籍中记载,运用明心手需要耗费巨大心力,习明心手必定习武,否则难以发挥明心手最大功效,是否如此?”

    “这一点确实。”凌飞点头,明心手随着他实力的提高,不断在提升作用,很多他之前不能用的治疗方法现在都能用。

    安神医想了解明心手,可美妇人这边等不及,急忙道:“爸,您先等一会儿和小凌聊可以吗?先让他看看若曦,看能不能救。”

    安神医回过神来,对凌飞道:“麻烦凌小兄弟了。”

    “若曦是我同学,我会尽力。”凌飞道。

    凌飞走进房间,安神医则是在沙发上坐下,盯着凌飞的背影皱起眉头,好似又想到了什么。安若愚则是坐在,低声对安神医道:“爷爷,他是不是那个凌家的人?”

    安神医瞥了眼安若愚,缓缓点头:“不错。”

    安若愚暗道果然:“爷爷,你是怎么猜到的?”

    安神医托着下巴:“这个名字,我以前似乎听说过。”

    “以前?”

    “时间太久,久到我都忘了,但我确定听过。又是姓凌,没别的可能。”安神医道,“但是,哪听过呢……”

    安若愚心中怪异,他这妹妹这趟新城之旅真是玄妙,碰到一位有可能治好自己病的人不说,还是燕京凌家之人,巧到了极点。或许,真是命中注定?

    美妇人随着凌飞走到门口,她并没有进房间,而是在房间外看着凌飞,也看着躺在床上的安若曦。

    凌飞走进安若曦的房间,房间弥漫一股怪怪的味道,是安若曦房间原本的淡淡清香以及药香混合后的味道,极为怪异。

    凌飞走到床头,望着床上躺着的安若曦。她静静闭着眼睛,长长的睫毛如同小扇子似的盖下,皮肤白皙如纸,樱唇也泛着白色。现在的安若曦也很美,如同睡美人,却是一种病弱之美。她樱唇轻轻张开,辅助呼吸,喘着气,让人看得都心疼。

    倏地,安若曦黛眉蹙起,像是遇到了什么痛苦,眉头越皱越紧,紧接着是愈发急促的喘息。凌飞心中被揪紧,说不出的压抑感浮现心头,他连忙走到安若曦身旁,双手并指点在安若曦胸前一处穴位。

    “安若曦?”凌飞边唤道。

    这一指,让安若曦的大喘气缓缓平静下来。睡梦中的安若曦似有所感,缓缓睁开眼睛。两只小扇子撑开眼帘,露出她那时刻泛着亮光的大眼睛。

    “唔?凌飞……”安若曦语气虚弱,还带着迷蒙,“我,这是在做梦么?”

    凌飞牵起笑容:“你梦里都有我啊?”

    “唔?”安若曦听到凌飞清晰的声音,她的睡意渐渐消散,眨巴几下眼睛,彻底清醒,“凌飞!”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