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安若愚看来闫正芳只是个司机而已,竟然知道世家。

    看了闫正芳片刻安若愚道:“魏家。”

    凌飞和闫正芳两人都是一顿,魏家?凌飞神色怪异,燕京能有几个魏家?似乎不用多说了吧?也就是说,魏家的人已经过来给安家发请柬。

    “唔……”凌飞眯眼,还有十天多一点就是他和魏柔嘉的婚礼,按理说确实该发请柬。

    凌飞心中深思,即将到来的婚礼是他目前必须要解决的问题。现在莫家的事情可以放在一旁,他需要考虑魏家之事该怎么办。让他和魏柔嘉结婚是不可能的事,唐娉婉那怎么交代?

    不和魏柔嘉结婚很简单,到时候不去参加婚礼就行,谁能拦得住他。但是如果不参加,他面临的问题就大了。凌飞所有助力都在这桩婚姻上,凌文敬会帮他也是因为这些。一旦失去助力,莫问天对他绝不会含糊。

    如何在不完成联姻情况下又能保证安全,这是凌飞必须要做的事。

    闫正芳脸色那叫一个怪异,魏家?那不就是说凌飞要联姻对象的家?真是赶巧了。

    安若愚带着凌飞两人走进中间的大房子,在门口处闫正芳被拦下,只带凌飞上去。

    刚一进门就听到里面有人在大叫:“你干什么?不是和你说了不能放这味药,上次小师妹病情加重就是因为这味药!”

    “谁能证明?师傅都不能证明,你凭什么这么说。”另一个人讥讽。

    “其他的都没问题,不是这味药有问题是什么!”

    “药物中和会产生未知效果,单单一样没问题是不够的,几样合在一起你怎么就能确定没问题?”这人又道,“好些味药都是师傅种出来的新药,药理也没研究透,你凭什么就能如此确定?”

    “我……”

    凌飞定睛一瞧,两个男人在客厅吵闹,年纪大抵二三十岁,语气时刻讥讽的男人是年长的那位,另外一位则是更年轻点。

    安若愚看这两人,嘴角浮现淡淡冷笑,走到两人面前恢复淡淡然。

    “唔?若愚,这位是?”两人也注意到安若愚带着人过来,年长那位问道。

    安若愚淡淡道:“他是若曦的同学,刚好来燕京,带他来看看。”

    “若曦的同学啊。”年长那位轻叹一声,“要看小师妹就趁早吧,或许以后……”

    “你胡说什么!”年轻那位瞪眼,很是不满,“闭嘴!”

    年长那位本想反驳训斥,看了眼安若愚闭上了嘴。

    “若愚哥,我带他上去吧。”年轻那位对着安若愚笑道,笑容在凌飞看来有几分谄媚之色。

    “不用。”安若愚看也不看年轻那位,径直往楼上走去。

    凌飞目光在这两人身上扫过,心中若有所思,安若愚对这两人并不待见。之前闫正芳的消息也有说,安神医的徒弟没安好心思。闫正芳都能查到的消息,安家内部很显然更清楚。

    在凌飞和安若愚两人离开,两个男人皆是目光变得不善,尤其是看向安若愚的背影。安若愚的态度凌飞这刚刚接触的人都有感觉,何况是他们两?

    “快去药堂取药,师傅待会儿还要用。”年长那位说道。

    “还用你说。”年轻那位直接走出门。

    安若愚走到二楼对凌飞道:“过来,这边走。”

    二楼过道露天,将房子分割成两部分一样。如果说从高空俯视这栋房子会发现,他其实是分成四部分的。圆柱形的建筑从中间被切两刀,分为东西南北四部。中间以楼道相连,四部分互通。由于房子很大,凌飞远处看都没看出来这是四面的建筑,只能看见一面。这种建筑凌飞还是第一次见到,颇有新意。

    凌飞进去的是南部,在东部还能通往方才安若愚所说的招待厅。至于安若曦的房间则是在北部位置,凌飞跟着绕了一圈才来到一间房门前。

    “就是这?”凌飞问道。

    安若愚颔首:“这会儿我爷爷应该在帮若曦针灸,我们进去等会儿。”

    推开门,里面是一巨大房间,说是房间更像是套房,客厅、阳台、房间、单独书房都有。豪宅不愧是豪宅,每个空间都很大。

    一走进来凌飞就看到一位愁容不展的美妇坐在沙发上,视线时刻往房间里飘。

    “嗯?”听到外头动静,美妇人抬首望来,“若愚,这位是?”

    “妈,他是若曦在新城大学的同学,叫凌飞,若曦提过。”安若愚说道。

    “嗯?你就是凌飞!”美妇人蹭地站起,看着凌飞眼中充满希望。

    看到母亲这样安若愚心中一叹,他明白母亲激动的原因,因为凌飞会明心手。可是,还是行不通的啊!爷爷说过,若曦的病明心手也不足以治愈,明心手无上篇章碧落手方可一试,还不一定出效果。当然,可能性还是有的,所以母亲才会激动,那是救安若曦最后的机会啊!

    “阿姨好。”凌飞打了声招呼,这位美妇人他在电话里接触过,当时给安若曦打电话就是她接的。

    “你好你好。”美妇人忙道,她欲言又止,一副急不可耐的样子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想了半天才道,“你是怎么认识若曦的。”一上来就问凌飞明心手未免太没礼貌,她要过渡一下。

    “体育课上。”凌飞道。

    “若曦上体育课!”听到这话来安若愚拍了下桌子,瞪大眼睛,“这妮子自己什么身体状况不知道吗?竟然还敢上体育课!”

    “叫什么叫,客人来了不知道吗?吓着人家我打死你!”美妇人让安若愚这下吓着,指责了一句。

    安若愚无奈闭嘴。

    “没吓着吧小凌?”美妇人趁机将关系拉近一点。

    “没事。”

    美妇人又道:“你来看若曦真是太好了,这段时间她也嘟囔着想见学校的朋友。可若曦的身体不好这点你是知道的吧,门都出不去,别说其他。”美妇人故意把话题往安若曦身体这上面靠。

    凌飞自然知道美妇人是什么意思,直接道:“嗯,我知道。所以我这趟来除了看她,也是想看看能不能治好她。”

    安若愚抬眼,凌飞这话不是在开玩笑吧?

    美妇人没想到凌飞自己提到这个话题,心中一喜忙道:“你有什么样的方法救若曦?”

    “先看看吧,不好说。”凌飞说道,正常而言安若曦这种病除了明心手没有其他方法可医。

    美妇人眼睛一转:“其实我听若曦说了,你会明心手,对不对?”

    凌飞失笑,美妇人从一上来他就知道她想问这个,非得绕这么多个弯:“不错。”

    得到了凌飞的肯定安若愚的心也是跳了跳,明心手啊,当年神医易不全的独门绝技,活死人而肉白骨,上穷碧落下黄泉,濒死的患者也能拉回来。在外人眼里觉得不可思议,安若愚这位医药世家的子弟能确定,是真的!

    “太好了,若曦爷爷说了,当今这世上如果还有什么能够治好若曦的病,就只有明心手。”美妇人有些激动,可随即又苦笑一声,“当然,这还得小凌同意才行。”

    若曦爷爷,也就是安神医吧?凌飞目光飘向房间门,安若曦的爷爷可谓一代国中圣手,成名多年,医术超凡入圣,他倒是想见识一番。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