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天来,闫正芳在凌家并没有遭到凌家的问罪。这不是很奇怪吗?那可是陈景山啊,陈景山在奥斯汀酒店都死了,怎么可能不来责备他这位奥斯汀酒店的负责人?不论出于什么样的理由,怎么可能连问都没问就让这件事过去。陈景山不是普通人,他是新城市委书记,他是即将高升中央的人啊!

    想了半天,闫正芳能够得到的答案就是,陈景山死了,这件事对于凌家而言就像是死了一只蚂蚁,根本无足轻重,并且没有任何人来追究这件事。这就很奇怪了不是吗?第一,陈景山并非无足轻重之人。第二,为什么会没有人来追究?莫家凭什么不追究?

    如果让凌飞知道闫正芳的想法,他会知道怎么回事。莫家确实没有拿陈景山的事情来做文章,正如今天莫问天的做法,他其实是顾忌着凌文敬,又或者说是为了获得凌文敬的人情。在莫家之人眼里,像凌家这样家族族长的人情比什么都重要!

    陈景山固然重要,但比起凌家家族族长的人情而言,莫家可以舍弃。说白了,他们和陈景山的关系并不亲密,也算是一种利用。他们以陈景山的死发泄愤怒,为的不就是谋求利益吗?以愤怒的姿态,向凌家获取他们所想要得到的东西。而现在有更好的选择,不愤怒,就能获得凌文敬的人情,这种交易在莫家看来是值得的。

    凌飞望着窗外,看着窗外风景由城市的喧嚣变为一片绿荫,车子似乎在往郊外开去。这边是安若曦的家庭住址,她家就住在这边。远离了城市喧嚣,远离了城市的车水马龙,这份青山绿水的静谧,符合医者纯粹的内心。

    这样的地方更适合一位中医居住,凌飞也乐意在这样的地方住下。他内心是向往平静的,多年的战场厮杀,他早已厌倦纷扰的岁月,更希望宁静,这样的地方就很合适。

    车子慢慢行进,凌飞看到了一个巨大庄园的轮廓,青山郭外斜。郁郁葱葱的青山坐落在安家庄园之后,以拱卫之势托着安家,安家仿佛置身于山坳之中。

    在巨大庄园门前闫正芳停下了车,扭头对凌飞说道:“小少爷,到了。”

    凌飞颔首,推门下车,闫正芳停好车跟上凌飞。

    安家也很大,论规模比起魏家并不逊色多少,不过相较于安家的人口来说,那实在太大。魏家人丁兴旺才住那么大的房子,可安家人丁实在太过贫瘠却住这么大的庄园。

    叮咚。

    闫正芳按下门铃,往里头四处打量,这里似乎没有什么门卫,门卫的亭子里没有人。

    凌飞往庄园里看,映入眼帘的就是一大片的药田。四处种着草药,凌家围栏之内是花海,而安家则就是药田。种的药物让凌飞眼前一亮,许多的稀有药物都有,不愧是安家。

    按下门铃,等候了一会儿,药田深处走出一位年轻人。年轻人身着长衫,是一件深色大褂,步履款款,极有风度。年轻人相貌堂堂,神色温和,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

    “两位,请问你们找谁?”年轻人开口问道,温润如玉。

    “安若曦。”凌飞说道。

    年轻了一顿,认真打量了一番凌飞:“这位朋友,你和若曦什么关系?”

    “我是她大学同学。”凌飞说道。

    同学?年轻人又仔细打量凌飞一番:“你叫什么名字?”

    凌飞面色平淡:“你和安若曦是什么关系?”

    “她是我妹妹。”安若愚说道。

    “我叫凌飞。”

    “嗯?”安若愚脸色一下变了,目光变得很怪异,盯着凌飞的脸,看了老半天,“你就是凌飞?”

    “是。”凌飞心想,安若曦是在他哥哥面前说了自己什么,安若愚这样仿佛如临大敌。

    安若愚的脸色反复变了变,先是略微不满,接着苦涩,后是无奈,反复几番才说道:“你想见若曦?”

    “都是同学,竟然来了燕京,自然想看看她。”凌飞说道。

    “只是同学么?”安若愚淡淡道。

    “不然呢。”凌飞反而笑了。

    安若愚瞥了眼凌飞:“跟我走吧。”凌飞说他是安若曦的同学,想见安若曦,这种要求不得不满足。

    凌飞两人跟着安若愚往前走,越过药田,看到前方延绵的大房子。毕竟是一个燕京有名的世家,别墅极尽豪华,如同宫殿一般。

    安若愚在前头介绍道:“左边这一栋是我爷爷的实验室算是吧,他经常在鼓捣一些药物,一般他的徒弟也住在这边。中间是我们一家人住的,那边还有接待室什么的。”然后你随意介绍道,并未详细说明。

    “今天你们赶得不巧,刚刚好有客人过来,保安和一些佣人也让我爷爷派出去,这会儿家里都没什么人。”安若愚说道,“我们去中间的房子,旁边正在接待客人,你们不便过去。”

    今天来的人是燕京豪门,安若愚心中凌飞只是新城安若曦的一个同学而已,两者自然不能碰在一起。

    “什么客人?”闫正芳却有些不爽问道,安若愚的潜台词他认为是凌飞没有资格和那客人坐在一起。

    安若愚扫了一眼闫正芳:“刚刚还没问,这位是谁?”

    “司机。”闫正芳说道。

    凌飞听后笑了起来,闫正芳这是在自贬身价吗?

    安若愚来回在凌飞和闫正芳脸上看,还有司机,看来凌飞的身份也不是太差。当然,在他面前谈身份那就差远了,燕京世家和新城那种小地方的人完全不一样。

    “我挺想知道什么客人。”闫正芳还在咬着这个话题。

    安若愚淡淡而笑,告诉闫正芳也没什么:“燕京一个交好的朋友吧,她女儿要结婚了,给我们送请柬。”

    安若愚并没有具体指哪一个世家,甚至连世家也没有说出来,仅仅说是朋友。在他看来,凌飞连听到世家这个词语的资格都没有,因为不是一个世界的人。虽说从小妹那里得知凌飞这个人似乎医术不错,还有传说中的明心手,但凌飞也没法进入他眼中。

    “哪个世家的?”闫正芳问道。

    “唔?”安若愚一顿,闫正芳竟然还知道世家?一般群众根本不会知道世家这种存在。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