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仲英的问题根源就是在刘云水叔侄二人,周易水的问题也是在这两人身上,凌飞说了要帮唐仲英解决问题,自然会想办法解决这两人。

    “什么方法?”周易水急忙问道。

    “你就乖乖在家等着吧,很快就会有消息,甚至不用你亲自动手。”凌飞说道。

    “那你也得告诉我啊,到底是什么方法?”周易水追问。

    凌飞想了想也没准备瞒着周易水,拿出手机,给梁振华拨了个电话。

    “谁的电话?”

    “电视台台长。”

    “嗯?”周易水眼前一亮,对呀,这种事电视台一曝光,就算上面有人想要拦车也拦不成,群众的力量是强大的!

    世家的力量恐怖,群众的力量更恐怖,在强大的世家也不可能与全天下为敌,如果群众真的众志成城,世家必定妥协,更何况说刘毅并非世家子弟。

    凌飞很早就想到了这个办法,所以他始终都很淡定,在会场之内如果没法对刘毅和刘云水叔侄二人成功动手,那凌飞就会用这个方法。

    “喂?凌飞?”梁振华问道。

    “是我。”

    “哈哈哈,是凌飞小弟啊,找我什么事?”梁振华笑问道。

    “那天晚上吃饭你不是说想要找到飞机上那个对老爷子动手的人吗?”

    “是啊,我派人去航空公司问了,结果他们竟然说不想透露。”梁振华皱眉,“这其中恐怕有猫腻。”

    “确实有些猫腻,因为那个人也不简单。”凌飞说道。

    “怎么说?”

    “燕京凌家你知道吗?”

    “当然知道,燕京凌家有谁不知,凌盛集团就是他们家的。”梁振华说道,“等一下,你的意思该不会是这个人和凌家有关系吧。”梁振华心中大跳,如果是和凌家有关系的话,那他就很难出手报复。

    “勉强扯得上关系,他是凌文渊妻子的远房亲戚,说是远房亲戚其实也沾不上多少亲。”凌飞说道。

    “咦,凌小兄弟,你说这话难道是?”梁振华狐疑。

    “不错,我今天碰到他了。”凌飞说道。

    梁振华眼睛一眯:“如果是沾不上多少亲的话……”可以动手!

    “哦对了,还忘了说一件事,看到他时有警察在抓他,听说他涉嫌杀人案件。”凌飞提点了一句。

    梁振华眼前大亮,如果有这样的事情的话,除非是凌家嫡系子弟,否则他都敢报道!这刚好可以利用他最擅长的媒体力量!

    “他叫什么名字?”梁振华追问。

    “云水创投不知道梁叔有没有听过?”凌飞问道。

    “燕京一家很着名的公司。”

    “不错,就是云水创投总裁刘云水的亲侄子刘毅。”凌飞说道。

    梁振华冷笑数声:“怪不得航天公司支支吾吾,原来如此,一方面和凌家沾亲带故,一方面本身实力不俗,难怪能让他们闭嘴。”

    “梁叔,该说的我都说了,接下来就看你自己了。”凌飞说道。

    梁振华感激说道:“凌小兄弟,今天这件事又得欠你一个人情了。”

    “举手之劳。”

    “大恩不言谢,以后凌飞兄弟只要有能帮上忙的事,尽管吩咐。”梁振华说道。

    “那我当然不会客气了。”

    “哈哈哈,就喜欢凌小兄弟爽朗的性格。”

    和凌飞聊了几句,梁振华挂断电话,开始对下面的人吩咐下去,明天一定要让刘云水叔侄二人倒霉,尤其是那刘毅,一定要让他身败名裂!

    凌飞收起手机看着周易水:“解决了。”

    周易水微恼:“既然可以这么轻松做到,刚刚我和你聊天的时候为什么你不早说?”

    “当时不知道。”凌飞当时并不知道周易水要抓的人就是刘毅,甚至听到刘毅这个名字时他还没有想起来就是飞机上那个年轻人。

    周易水皱鼻:“哼,谁信你呢。”

    “管你信不信我?”凌飞耸肩。

    “男人都是大猪蹄子。”周易水吐槽。

    “我又没怎么你,好好说话。”

    “我饭还没吃呢,请我吃饭。”

    “刚刚骂了我还想我请你吃饭,你这女人怎么这么大条啊神经。”

    “你就说请不请。”

    “不请。”

    “那我请客,你去不去?”

    “去啊。”

    “呵,男人。”周易水白了眼凌飞,“走吧,吃饭去。”

    ……

    和周易水吃过饭后,凌飞独自回凌家,回到凌家后他给唐仲英打了电话。唐仲英那没响几声就接通,唐仲英已经等凌飞很久。

    接通电话后,唐仲英那头没有说话,两人沉默许久。

    “你就是这么帮我忙的?”唐仲英确实生气,原本他很相信凌飞,相信凌飞能解决这些事,结果呢,不仅没有解决,还把场面搞得很僵让他也难以下台。这局面凌飞又必须走,结果烂摊子全让他一个人来收拾。

    凌飞微微一笑:“岳父大人别着急,事情已经解决,你就等着明天看报纸吧。”

    “嗯?什么意思?”唐仲英问道。

    “不用问太多,到明天岳父大人就会知道了。”凌飞说道。

    唐仲英愿意相信凌飞,但今天晚上的事让他对凌飞的信任降低,凌飞之前也是这么信誓旦旦。

    “岳父大人,真的请放心。”唐仲英那头的沉默凌飞很明白是为什么,他笑着道,“现在不管说什么也没用,就等一个晚上,明天就知道结果。”

    “好,我就等一个晚上。”唐仲英说道,不差这一晚上。

    挂电话后,凌飞又给唐娉婉拨去一个视频,他要和唐娉婉好好聊聊今天的事,今天透露的信息很多,从去魏家开始凌文敬的态度,以及到魏家之后凌文敬和魏家人的表现反应,再加上今晚莫问天的怪异举动,足以推测出很多情况出来。

    唐娉婉的视频很快就接通,她正穿着丝质浴袍坐在沙发上,头发还湿漉漉的,用毛巾裹着,露出洁白玉臂,欺霜胜雪,肌肤细腻犹如绸缎。

    “今天去魏家的情况怎么样?”唐娉婉知道凌飞去魏家,因为早上凌飞给唐娉婉发过消息。

    也没来得及说什么相思之情,凌飞便把今天一整天的事情全都告诉唐娉婉。他心里其实是有想法的,不过他是当局者,需要唐娉婉这个旁观者进行分析,和他心中的想法进行比对,从而得出更准确的答案。

    听完后唐娉婉垂下湿漉漉的头发,拿着毛巾擦拭着,神色却是在沉思,良久才说道:“先从莫问天奇怪的举动开始说,他必然有所图谋,才会这么做。你是他的仇人,他没有理由帮你,既然他会帮你就证明一定有理由。莫问天在意的东西不会很多,他的身份注定他在凌家觊觎的东西只可能是高层次的东西。从目前你经历的情况来看,唯一会让莫问天在意的只有凌文敬。”

    凌飞颔首,他也是这么想的。

    “凌文敬应该是和魏家做了某种交易,从你说的反应来看,交易对象应该是魏家三个孩子之中的一个。不过这交易到底是什么很难猜出,可以确定的是莫问天知道凌文敬想要什么,所以他才帮助了你,他确定凌文敬想从你身上得到的东西好处很大,大到让你在乐都的威胁之下凌文敬也敢保你。所以莫问天才主动帮你,因为他知道,他帮你一定会获得凌文敬的人情,否则没有理由帮忙。”唐娉婉冷静分析着。

    “不错,我也是这么想。”凌飞点头。

    “以此来看这莫问天确实是个人物,大敌当前还能如此冷静做出这种决定,别的不说,心性上不简单。”唐娉婉道。

    凌飞想着今晚的莫问天,面对他这仇人从头到尾看也不看一样,好像和凌飞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这种感觉让凌飞很不爽,似乎在被莫问天蔑视,莫问天根本没把他放在眼里。或者说莫问天很骄傲,他觉得凌飞对他根本没有威胁,故而不理会凌飞。不论出于什么原因,都是莫问天在漠视凌飞,不将他放在眼里。

    唐娉婉深深叹了口气:“你在燕京真是举步维艰,千万小心。”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