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其要凌飞的命,他更需要凌文敬的人情。燕京凌家现任家主的人情,谁不想要?哪怕他是莫问天。个人仇恨与此相比,他更需要后者。

    “留着他的命。”领头的年轻人说道。

    身旁三人会意点头,年轻人的命令他们一定遵守。

    三人鬼魅的身影飘忽不定,瞬间形成包围圈,将凌飞包围其中,那位六星实力水准的,立即准备动手。

    凌飞眼睛一眯,从这一瞬间的行动,他立即判断出这三人的大概实力,这是一场硬仗,估计得拔qiāng了,否则难以对付这几人。

    “慢着。”这三人正要动手,耳边传来一道极富磁性的声音。

    众人扭头望去,看到莫问天从人群中走出,人群纷纷给他让道。他龙行虎步,神色泰然自若,仿若视天下于无物。

    领头之人看到是莫问天,皱皱眉头抬手止住三人。莫问天难道和这人是相识吗?如果是这样,那就难办了。乐都不在乎其他人,可莫问天他必须在乎。

    “莫少,今天你也在这宴会啊。”领头年轻人笑着说道。

    “不错。”莫问天淡淡而笑。

    “莫少,为何阻止我动手呢?莫非这位是你的熟人?”领头年轻人问道。

    莫问天笑着摇摇头:“当然不是,相反,我们是仇人。”

    周围之人低声交谈,没想到凌飞竟然还是莫问天的仇人,莫问天可轻易不和人交恶,或者说那些人都没有资格和莫问天交恶。交恶至少是站在同一水平线,常人还没有资格和莫问天站在一条线。能和莫问钱交上恶,都代表这人实力非凡。

    “哦?”领头年轻人笑了,“那莫少的意思是?我们动手狠一点?”

    “不是,我只是来告诉你一件事。”莫问天指着凌飞,“动他,我劝你还是多做些了解。”

    凌飞神色依旧淡然,莫问天这是在帮他么?透着诡异,重新城的事来看莫问天恨他入骨,恨不得杀了他,又怎么会帮他。

    领头年轻人眼睛一眯:“莫少,整个燕京,能让我们乐都低下头的没几个,这小子不在此列,无需调查。”

    莫问天微微一笑:“附耳过来,告诉你点事。”

    领头年轻人心中微异,可还是靠近凑到慕问天身旁。

    莫问天只是轻轻在领头年轻人耳边说了三个字:“凌文敬。”

    领头年轻人心头大跳,什么意思?凌飞和凌文敬有很大关系?唔?凌?

    “莫少,请详细说说。”领头年轻人严肃问道。

    莫问天耸肩,不多言,转身走回人群,肆意洒脱,毫不拘泥。全程他都没有看凌飞一眼,哪怕多一眼。对莫问天而言,凌飞实在无足轻重,他现在所做的事根本不是在帮凌飞,只是利用凌飞而已,利用凌飞来达到令凌文敬欠他人情。

    话说到这就够了,领头年轻人能领悟,他很聪明,莫问天有接触过他,自然知道。

    待莫问天回来,莫雨凝忍不住问道:“哥哥,你和他说了什么?”

    莫问天直接往门外走,不予回答。莫雨凝视线来回在凌飞和莫问天身上扫视,一跺脚还是追上哥哥离开。

    领头年轻人眉头直皱,和凌文敬有关?难道是凌文敬的私生子?

    “喂,还准不准备讲道理,准备讲道理呢,我就走,不准备讲道理,那我们就直接动手,不需要磨叽。”凌飞说道。

    凝视凌飞,领头年轻人心中怪异,有一点他一直想不通,凌飞为什么这么猖狂?任何一个世家子弟都知道乐都的情况,哪怕是你个人实力出众也绝不会不顾忌乐都,乐都强大的是它的势力,而不是它的武力。个人武力再强大也只是活靶子,在世家面前。

    难不成凌飞真的是有恃无恐?这么一想,这个念头就在领头年轻的心中不断扩散开来,似乎也只有这么解释,才能解释凌飞这疯狂的行动。

    领头年轻人在沉思,凌飞饶有兴趣看着他,又远远看着在人群中消失的莫问天。他不知道莫问天和领头年轻人说了什么,却能猜出一丝来。能够让领头年轻人顾及的不多,凌家只有凌子衿和凌百里,以及凌子轩有可能,再其他就是凌家上一代人。在这些人里面推测,一般只有两个人符合眼下的要求,一个是凌百里,一个是凌文敬。

    凌百里被排除,他不可能让眼前年轻人如此顾忌,有可能的只是凌文敬!再联系魏家的事情,答案呼之欲出。

    想到凌文敬让凌飞想得更多,莫问天为什么要帮他?没有任何理由!现在又猜到了和凌文敬有关系,凌飞很明了就能将答案得出,莫问天为的不是他,而是凌文敬!换句话说,莫问天救凌飞就能够从凌文敬手中得到好处,所以才帮忙。

    得到这个答案很让人怪异,凭什么?凭什么从凌文敬手里救出凌飞就能得到凌文敬的好处?换个角度说,凌文敬很看重凌飞所以能得到好处。但事实却不是如此,两者非常矛盾,更加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一切的一切凌飞只能归咎于魏家那门婚事上,这门婚事究竟有何玄妙之处?

    周围的人都在等结果,领头年轻人到底要怎么处置凌飞?刚刚莫问天说了什么话,竟然让领头年轻人如此犹豫,这不是乐都的行事风格,乐都一向雷厉风行。

    凌飞见领头年轻人没有反应,扭头对周易水说道:“把他带去警局。”

    周易水郑重点头,方才形势剑拔弩张,她都觉得马上要打起来了,现在能让她安安稳稳的走,她当然不会犹豫磨蹭。

    领头年轻人犹豫良久,听到凌飞这话眸光一凝:“等一下。”

    “终于要说话了?”凌飞斜眼。

    领头年轻人扫了眼刘云水和刘毅,“把他给我放下,你们两个走。”

    周易水蹙眉:“他是嫌疑犯,必须带走。”

    领头年轻人冷漠说道:“别给脸不要脸,能让你们走已经是我最大的宽容,不要试图挑战我的底线!”

    刘毅听到这话开心了,本想放声大笑嘲笑凌飞一番,但看到凌飞那沉如水的脸不敢再开口,凌飞是一头吃人的狼,从不嗷嗷乱叫,一动手就是要杀人,他真怕了。

    凌飞耸肩:“无所谓,已经卸了他的臂膀。”

    周易水一顿,凌飞不帮她了吗?

    “凌飞?”周易水也忍不住发问。

    凌飞伸手拉住周易水的手腕,径直往外走。对唐仲英打了个眼色,意思他要走。唐仲英会意,这会儿凌飞也确实不适合在这呆着。

    “你干什么?他还没有抓呢!”周易水急忙道,看到刘云水和刘毅两人得意的神色,她就很不爽。

    凌飞沉声说道:“跟我走就是。”

    周易水咬牙:“我不走。”

    凌飞冷冷瞧了她一眼,拽着周易水就往门外拖。周易水哪能比得上凌飞的力气,直接让凌飞给拖出门外。

    领头年轻人望着凌飞离开,没有任何阻拦的行动和意向。周围的人也是议论纷纷,乐都竟然妥协了!不可思议。莫问天和领头年轻人到底说了什么?

    “你干什么啊。”出门后周易水怒斥。

    凌飞缓缓道:“你在里面太危险,做到这一步就差不多了。”

    “可他们不是还没动手,你刚才不也说了让我把人带走。”周易水反问,“你怎么出尔反尔啊。”

    凌飞看眼会场内:“那是刚才他没发话。”他也不好彻底和乐都撕破脸,即便他再肆意妄为也是有底线的。

    “发话就需要妥协吗?那犯人怎么办?”周易水道。

    凌飞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你放心,这两个家伙我不会放过的,我自有方法。”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