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围的人都在往这边看,凌飞的举动出乎所有人预料,皆是惊愕不已。

    “他,疯了吧?”

    “这个是谁?脑子有病。”

    “这里是乐都,是云家的地盘,他是有多大的胆子!”

    “他是不是刚刚那个和莫雨凝一起的男人?”

    “唔,好像是,可即便这样,他今天在乐都的事情也不能太过吧?如果是莫家人在这里杀了人,也别想好过,除非你是莫问天。”

    “就是,莫问天易轻舞这样的人才有资格在太岁头上动土,这种哪里冒出来的阿猫阿狗,胆子未免太大。”

    对于凌飞的举动所有人都认为他在发疯,燕云二家之强盛,无以言喻。

    莫问天也在看凌飞,他神色平静,眼眸中隐有光芒闪烁。

    而此刻,厕所里的莫雨凝终于走出,脚步雷厉,眸光如电,她要找凌飞算账,好好算这笔账,她非杀了凌飞不可!

    一出来就看到一圈人形成巨大包围圈看着凌飞的场面,莫雨凝心中奇怪,发生了什么事?

    莫雨凝看了一圈走到莫问天身旁:“哥,发生了什么事?”

    莫问天平静道:“闹事。”

    “谁?”

    “凌飞。”

    “嗯?”莫雨凝听后冷笑一声,“本小姐还准备动手,没想到他自己往qiāng口上撞,活得不耐烦了。呵呵呵,刚好让他去死!”

    人群中的凌飞对周易水摆手:“去,该怎么执法怎么执法,出了事我担着。”既然已经动手,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将刘毅给彻底解决,本来刘毅就是犯了事的人。

    周易水凝眸,对,抓人!民有地产董事长姜恒无疑就是刘毅所杀,杀人动机就是为了一块地皮的投标。各方面证据都指向刘毅,无可争议!

    现在刘毅疼得死去活来,根本没有反抗余地,周易水不知从哪摸出的手铐直接将刘毅双手拷在身后。

    “刘毅,请跟我去警局一趟。”周易水道,顺带眼瞟了瞟周围那些警察,他们全都是低着头一言不发。周易水冷笑一声,懦夫!

    周易水的话令周围之人更加怪异,怎么警察都来,来这里执法?这件事确实有意思。

    “等着看好戏吧,以乐都以往的处理速度来看,应该马上就有人上来。”

    “嘿嘿,不用应该,已经上来了,我在下面大堂的朋友给我发消息问上面发生什么情况,说他们出动了。”

    他们二字让不少人都神色微变,这群人呐,出来一定能解决问题!这群人一个个都是云家培养出来的特别人员,个个实力拉出去都能独当一面,什么拳击冠军在他们面前都过不了三招。这样一群人,有什么问题不能解决?且他们的解决问题的方法很直接,很野蛮,不论出于什么理由,闹事的人直接带走!

    乐都里死过人,从没有来找乐都麻烦的人。实力摆在那,他定下的规律就是天,谁都得服从。他们怎么解决,你就得怎么听着。

    也只有像莫问天、易轻舞、秦妙心这样的人可能会让乐都多掂量而已,其他人一概不管。换句话说,你的实力和影响力必须要达到一定程度才能让乐都考虑着放你一马,其他一概不管。

    刘毅拼命叫唤,不是叫疼就是叫叔叔。刘云水倒是有心威胁一下凌飞,可这会儿疼得说不出话来,手臂已经彻底没知觉。

    “有什么话,到警局再说。”周易水拽起刘毅,严肃说道。

    “你们疯了吗?嘶……”刘毅疼得吸凉气,“这里是乐都,你们,你们,在找死!”

    “是不是找死我不知道,我只知道的是,你今天必须和我去警局。”周易水义正言辞。

    周易水将死乞白赖倒地上的刘毅硬生生拽起:“走!”

    踏踏踏!

    此刻,一阵密集脚步声传来。唐仲英皱起眉头,原本他心里在做斗争,是不是应该相信凌飞?看凌飞的样子确实是一点异样都没有,可毕竟是乐都,万一出事,婉儿怎么办?唐娉婉对凌飞的感情他看在眼里,如果凌飞出事他无法想象自己的女儿会变成什么样。但现在,心里的斗争已经无用,那些人来了!

    莫雨凝看着冲进来的一群西装革履的保镖,她面色微异:“事情果然闹大,轮不上我动手了。”

    “乐都以规矩出名,如果再碧水云间还好点,在这,谁都不能犯错。”莫问天平静道。

    “但哥哥能啊。”莫雨凝看着莫问天道。

    莫问天不置可否,视线始终停在凌飞身上:“所以,今天只能我来了。”

    “嗯?什么意思?”莫雨凝怪异,莫问天这话什么意思?

    这群西装男的脚步够快,才到门口,一晃就冲进人群里,将凌飞等人团团围住。为首那位是三十多岁的男人,他视线扫视一周停在凌飞脸上:“你先动的手?”刚刚从监控中看到他便带人上来,一眼认出动手的凌飞。

    “不错。”凌飞毫无畏惧,欣然承认。

    领头的西装男冷漠道:“动手,抓起来,带下去。”

    “慢着,你不准备问问缘由?”凌飞反问。

    “不管任何缘由!”西装男盯着刘毅手里的手铐,“在乐都,就要守乐都的规矩。”即便看到手铐,猜到周易水是在执行公务,对他而言依旧是乐都为先。

    凌飞在注视他,也看到他发现手铐,然而他的表情依旧无动于衷,凌飞大致懂了什么。

    “乐都,果然够霸道,例行执法也不行?”凌飞反问。

    领头西装男不再解释什么,直接道:“带走!”

    凌飞嗬了一声:“你们既然在否定规矩,那我也不再顺从规矩,我本是霍乱之人。”他要动手了。

    领头西装男手一摆,周围的人一扑而上。凌飞目光微异,身手好快!这群人不简单。

    凌飞后撤半步,躲过一记凌厉腿击,顺势抓住脚踝将他甩出。而旁边的一拳又道,凌飞手一拂缷开力道,反身背摔将他砸向前方冲过来的一位,两人撞在一起倒下。

    一个接一个的冲来,凌飞坐避右闪,借力打力,举重若轻,轻轻松松撂翻攻击他的数人。领头西装男眉头紧锁,凌飞的厉害有些超乎想象。往日没见过这种情况,世家子弟一个个养尊处优,谁会沉下心去练武功?大部分都是银样镴qiāng头,解决起来极其简单。可没想到,今天碰上硬茬子。

    没有犹豫,领头西装男主动出击,突袭冷箭从背后给凌飞来了一脚。就在他刚到凌飞背后瞬间,凌飞背后好像长了眼睛一样,倏地侧身,领头西装男从了凌飞身侧擦过。凌飞反手就是一击重力肘击,夹带暴风之势。

    领头西装男整个人凌空,无法躲避,只得双手抱胸挡在身前。砰地一声领头西装男整个人被凌飞砸在地上,背后砸在石头上发出沉闷地砰声。

    “哗!”

    “这家伙……有点厉害。”

    “这是哪家的世家公子?不培养点礼仪,学这种莽夫行径做什么?家中长辈也不懂事。”在这些人眼里,世家子弟学礼仪、懂御人之道才是优秀子弟,学武的都是莽夫、废材。

    “确实有点生猛,不知道在床上怎么样,我还真想尝尝看。”有名媛眼睛泛光。燕京的名媛也不是易于之辈,她们大胆放肆,想到什么说什么,很开放。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