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毅听后哈哈大笑:“对,你拿出来啊,不会是藏在礼服里吧?要不要我帮你脱下来看看?”

    周易水黛眉一皱,流氓气这么重让她很不舒服,可还是例行公事。她伸手去拉起裙摆,凌飞连身手拉住她的手臂:“你干什么?”这女人疯了?这里这么多人,也不看着点。

    “拿证明。”周易水另只手直接掀起裙子,凌飞真要开口说话却发现了周易水穿着安全裤,这安全裤似乎还不一样,里面有口袋更像是一条短裤。周易水直接在口袋中摸出证件来……

    “逮捕证,还有我的警察证。”周易水的警察证,逮捕证都拿了出来。这令凌飞大为无语,还真是准备齐全过来的。

    刘毅还准备大骂几句贱人,刘云水也想着骂几句世风日下,没想到周易水竟然穿着安全裤?谁特么礼服里面穿安全裤的?

    “现在,可以跟我走了么?”周易水盯着刘毅问道。

    刘毅眉头一皱,心中暗道不妙,看向叔叔刘云水。

    刘云水嘴角一抽,低声道:“小女娃,有事好商量,你想要多少钱直说,一千万够不够?”

    唐仲英这时候笑了:“刘云水,一千万就想买你儿子的命?哦,侄子的命,未免太看不起刘毅了吧?”

    儿子两字让刘云水的脸立马沉了下来,唐仲英却笑得很灿烂。因为刘云水对刘毅很好,燕京盛传刘云水其实是刘毅的亲生父亲才对,当年刘云水还能生育,和大嫂行了苟且之事生出刘毅,所以才对刘毅这么好。

    凌飞单手托着下巴,有意思。

    周易水才不管他们说什么,义正言辞说道:“这位先生,法不可用金钱衡量,今天,我一定要带走他!”

    “呵呵,好高尚啊。”刘云水冷笑,他知道利诱是不行的了,这种死脑筋他倒也碰上过不少,“那你动手啊!”

    刘云水扬着脑袋:“有种你就动手,我倒想看看到时是你死还是我们死。”

    周易水皱眉:“如果拒捕,我有权严格执法。”

    “来!”刘云水不屑撇嘴,这里是乐都,是云家的地盘,谁来都不好使!在这里被打死的公子哥可不是没有,结果呢?那些公子哥家里屁都不敢放一个,燕云二家,能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周易水扫了眼远处跟她来的警察,那些乔装的警察看到这一幕竟然全都没人过来,都选择袖手旁观!周易水皱眉,他们怎么回事!

    和周易水不同,这些警察都是在燕京呆了不少年份的人,对于燕京各种情况都很了解,比如乐都碧水云间这样的地方,比如奥斯丁酒店这样的地方,全都是背后背景深厚,闹事是千万不能的。有不长眼的前辈执法,结果下场很惨,他们不敢冒动。

    周易水黛眉深深蹙紧,他们不过来,那就自己来!

    周易水又迈前一步,单手扣在刘毅的肩膀上:“刘毅,我以你涉嫌杀人案件逮捕你。”

    刘毅用力一挣,甩开周易水:“你疯了么?还敢动手?听不清楚人话,还是你脑子本来就有问题?这里是燕京,是乐都!傻女人。”

    刘毅声调拔高,他要把所有人吸引过来,现在周易水已经动手,只要闹大死的就是周易水。至于之后怎么办,回去再想办法,反正这会儿千万不能出事就是。

    如刘毅所愿,周围的人都看了过来,看看这边发生了什么情况。

    “有人要闹事?”

    “不会吧,谁活得不耐烦了。”

    “在这里闹事,胆大包天啊。”

    在应酬的莫问天也看了过来,目光停在凌飞身上,事情发生在凌飞身上,他略微上心,因为凌飞是杀了莫临芪的人!

    周围的瞩目没有让周易水有任何迟疑,她还是要动手,身为警察,如果不能秉公执法,那当警察做什么!她不相信这个地方没有公道,自己执法他们也要阻拦!她更愿意相信这个世界是光明的!

    “今天,我抓定你了!”周易水语气坚定。

    “慢着。”

    “嗯?”周易水转头,说话的是凌飞。

    凌飞拉住周易水的手往后一拖,将她拉到身后:“我来。”

    周围这么多人,又考虑到这地方的特殊性,他不能让周易水冒险。相比于他,周易水的依靠才算单薄。他再不济也有个凌家子弟的身份在,以及特殊原因下凌文敬的关注,他出事有凌家撑着,不至于太惨。

    “凌飞,别狗拿耗子多管闲事,这件事和你没关系。”刘毅连忙道,“你自身都难保了,还想着管我闲事,何必操这份心,只会让你更麻烦。”

    “闲事?不好意思,这就是我的事。”凌飞冷漠道。在这两人骂到那位伟大的母亲时,这件事和周易水有没有关系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愤怒了!

    “还是那句话,有种你来!”刘云水是一点都不担心,或者说他是对云家的高度自信。

    凌飞淡然一笑:“不必怀疑我的行动力,嗯,我想想看,该怎么处罚你们两个。”

    “哈哈。”刘毅大笑,“你果然是脑子有病,看来不只是个窝囊废,还很脑残。”

    “这样,谅你们初犯,废一只手吧。”凌飞平静道。

    “果然脑子不清楚,我说唐仲英,这种人你竟然拿来当女婿,你女儿眼光差,你也眼瞎。”刘云水讥讽道。

    唐仲英袖手旁观,淡淡而笑不说话。他准备交给凌飞处理,说实话,凌飞没有告诉他自己是凌家弃子确实让他微恼,毕竟是在刘云水面前失了面子,而且早前凌飞也说过交给他来处理,那索性给凌飞处理好了。这里是云家地盘不错,凌飞也不是好惹的人,看看曾经不可一世的陈景山,如今人在何处?

    周易水听到凌飞的话却是眼皮子大跳,她想到凌飞曾经在荷禹赌场的事情,凌飞要动手谁能挡得住!

    “凌飞,别!”周易水忙道。

    可惜晚了,在刘云水和刘毅哈哈大笑讥讽的时候,凌飞已经消失原地,不知道什么手已经擒住刘毅肩膀。咔擦一声,凌飞猛地将刘毅的手往侧面一拉,传出极大的响声。

    “啊啊啊!”随之而来的是刘毅一声惨叫,惨叫声响彻会场,喧闹的会场霎时间沉寂下来,纷纷往这边看来。

    刘毅还没反应过来手臂已经让凌飞卸了下来,痛入骨髓的疼,刘毅惨叫连连:“叔叔,快,快叫人,杀了这个混蛋!啊啊啊。”

    刘云水神色极其难看:“唐仲英!他在干什么!”

    唐仲英也没想到凌飞的行动那么果断,那么迅速,他也是有些错愕,可面对刘云水依旧淡笑:“不是你让他有种动手的吗?他很有种。”

    “你!”刘云水呃住,这是有种吗?分明就是莽夫!

    没等刘云水多想些什么,他感到自己左臂被扣住,他神色骤变想到什么。可已经不容他反应,咔擦一声他的手传来钻心疼痛。一瞬间,他的臂膀没了知觉,关节处疼痛难忍,关节以下毫无知觉。

    “啊啊啊。”比之刘毅更大声的惨叫,刘云水也是失声惨叫。

    “混蛋,该死,啊啊,你该死!”刘云水边惨叫边痛骂凌飞。

    凌飞目光冷淡:“另只手也不想要了?”

    刘云水惨叫在这一瞬间停了一下,凌飞这话太有杀伤力,从凌飞的行动来看,他真敢干,不说假话。他没底气再挑衅凌飞,原以为凌飞如传闻中是个窝囊废,怎么也想不到他竟然敢这么做!这家伙到底怎么回事啊?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