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围看热闹得人看傻了!什么情况,虽然没听大清楚具体说了什么,可表情上能看出两人在针锋相对。可下一刻,两人竟然亲在一起!关键是那个女人是莫雨凝啊!把男人当玩物的女人,对任何男人都不屑,哦,除了她哥哥之外的所有,别说亲了,碰一下手被砍掉手的大有人在。

    可现在……

    嘴唇上传来的温热触感,莫雨凝呆滞许久,美眸瞪大。猛地意识到什么,一把推开凌飞,反手就是一巴掌。凌飞伸手挡在脸侧,啪地一下打在凌飞的手掌上。

    莫雨凝眼眶中都有些泛红,这是她的初吻啊!她从来都只是玩弄男人,从不可能让男人碰自己一下,哪怕摸手。她看不起所有男人,恶心那些男人,男人在她眼里就是个纯为下半身考虑的种猪,根本没什么用。让种猪碰到自己她嫌恶心!可以说她是有精神洁癖的,还是很严重的洁癖。

    可现在凌飞竟然还吻了她,莫雨凝第一感觉不是恼怒,不是被吻,而是恶心!对男性这种生物的恶心。这一瞬间她胃里翻江倒海,脸色难看。

    “呕。”莫雨凝干呕一声,本想打凌飞,本想叫人,可这一刻她什么都叫不出来,胃里极其难受,好像真是吃了什么恶心东西一样。

    “呕……”

    莫雨凝干呕一声捂住嘴连忙往厕所跑,她真感觉要吐出来……

    凌飞还以为这女人会如何报复自己,没想到她反应竟然是吐?凌飞不由自主用手指碰了下嘴唇,他,这么恶心的吗?

    望着莫雨凝离去的身影,凌飞嘴角牵起,达成目的。

    虽然不知道云家是何等家族但也能猜出,让莫雨凝如此提出可以证明不比莫家差,甚至更强。或者说,强很多……

    凌飞并非无脑之人,孤身一人身处燕京,凌家从来不是他的依靠,他做什么都需要掂量几番。今晚要动手破规矩是绝对不行的,一来云家不可测,二来今晚他还有唐仲英吩咐的事。

    所以凌飞做了个对女人来说是莫大报复的事情,亲了莫雨凝。结果很理想,凌飞看到了他想看到的结果。但是莫雨凝这反应,让他都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吃了大蒜出门。

    人群中那位丰神如玉的男子注意到飞速跑过去的莫雨凝,他凝眸注视,发生了什么事?小妹应该不会如此不顾形象在宴会中乱跑才是。想了片刻莫问天继续应酬,只当做小妹又一次的发疯,这都是时有的事了。

    莫雨凝在厕所里拼命用水洗嘴,可胃里依旧翻江倒海,忍不住又干呕,眼里都渗出眼泪来。幸亏她不喜欢化妆才没变花猫,天生丽质难自弃,无需化妆点缀,依旧艳压燕京。

    她心里暗恨,一定要杀了凌飞不可!

    凌飞望着厕所方向片刻扭过头继续看月牙湖,仿佛刚刚的事情没发生过一般,淡然以对。关注这边的人已经开始讨论凌飞是什么人,凌飞是生面孔,平日的应酬中并未见过他。

    凌飞在新城已经是赫赫有名,但在燕京,他仍旧是无名小卒一个。且即便他在新城的所作所为燕京人都知道,也不一定会把他当成多厉害的人物。燕京能人辈出,只有莫问天这样的人才能成为大家口中的焦点。

    在这里坐了半天也没见到莫雨凝从厕所里出来,凌飞脑门冒汗,自己就这么脏吗?

    “咦?凌飞?”一声轻咦声,“你这么在这?”

    凌飞转头看去,一位穿着蓝色晚礼服的女孩出现在他眼前,利落的短发,容颜带着中性美,明明穿着晚礼服却没显出多少女儿味儿,反而有一股凛然英姿。

    “周易水?”凌飞更讶异,“你怎么在这?”

    周易水目光扫视会场:“任务在身。”

    “你调来燕京了?”凌飞问道。

    “没有,我是追击人犯来这的。”周易水放低语调,“新城那边出了一起人命案,死了个颇有势力的人,上头追查力度很大。我找到了讯息,一直追到燕京来。”

    “有消息了?”

    “之前一直没有,就今天才有的。这家伙在燕京也是很有势力,上头有人在帮忙阻拦。”周易水语气中带着些许不忿,“直到刚才我才得到内线消息,他今晚会参加这场宴会。”

    看来确实是上流社会之人,今晚与宴之人皆非普通人,他们的势力远超想象,能让上头阻拦也不令人意外。

    “那你恐怕不好办。”凌飞诚然道,这里的人不简单,周易水一个从新城来的警察还妄图抓他们?想多了。

    “不好办也得办!”周易水哼声,“正义不能缺席。”

    凌飞失笑:“好吧好吧,你加油,麻烦了过来找我吧。”

    “唔,说到你,你怎么在这?”周易水上上下下打量凌飞。

    “我不能在这吗?”凌飞反问。

    “能是能,不过你不是在新城吗?”

    “新大和燕京大学有交换生的事,我也是其中一个,所以过来。”凌飞道。

    周易水点点头,倏地又觉得不对劲:“不对啊,你一个交换生,为什么来这个宴会?”

    “你家住海边?管这么宽。”凌飞斜了眼周易水。

    周易水嘴角一牵:“新城就是海边的城市,你说这不是废话吗?”

    “……”

    不过周易水也没追问,只是耸耸肩:“好了,不管你了,我得再找找看,那个混蛋在哪!”

    “他叫什么名字,说说看,我待会儿帮你问问。”凌飞道,问问唐仲英就知道了。

    “刘毅。”扔下一个名字周易水跑进人群,不见了踪影。

    “刘毅?”凌飞沉思,好耳熟的名字,什么时候听过的?

    凌飞思索良久也每个头绪,有时候记不起就是记不起,怎么想也想不到,说不准什么时候灵光一动就能想到。

    “凌飞,过来。”

    这时唐仲英走了过来对凌飞说道。

    “哦?要见面了?”凌飞侧目。

    唐仲英应酬了好半天,终于摆脱这些人,抽出身带凌飞见见刘云水叔侄。唐仲英的公司规模比之刘云水更强,他听到凌家都会心颤,更甭说刘云水。以凌家的势,足矣。

    “嗯,跟我过去。”唐仲英前头带路。

    那些关注凌飞身份的人看到这一幕议论纷纷,凌飞似乎和唐仲英有关系。不过这样的关系敢招惹莫家公主,真是有些不自量力。

    唐仲英带着凌飞走向一处,前头两个男人,一个是凌飞在飞机上看到的年轻男人刘毅,另一个就是他叔父刘云水。

    看到年轻男人凌飞瞬间想起来,刘毅这个名字是唐仲英和他说过的,周易水找到人也是他!一瞬间凌飞脑中闪过无数画面,新城、飞机、人犯、杀人案件、抢了唐仲英的地方……一条条串联,凌飞好似想到什么。

    “哦?唐仲英,这就是你女婿?”刘云水看到唐仲英两人过来,呵呵笑道,“看来也不怎么样么。”

    唐仲英淡笑:“确实不怎么样。”

    “知道不怎么样还带过来干什么?丢人现眼?”刘云水这嘴巴可不留情,周围没别人,他也懒得装什么样子,本来和唐仲英就不对付,竞争冲突相当多。

    唐仲英笑容依旧淡然:“你这张嘴迟早毁了你。”

    “呵呵,用不着你来教训我,哪个是蠢货?”刘云水撇嘴,他不傻,面对旁人并不会这样,只有面对唐仲英时他才会极尽挖苦之能事。刘云水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情况,面对唐仲英就很不爽,仿佛天生对头,他一看到唐仲英就不爽。

    “唐叔叔,毁不毁可轮不到你说话。”刘毅笑道,“你还是多考虑一下自己的处境,别这一年内公司怎么毁了都不知道。”

    凌飞眯了眯眼:“你这是威胁?”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