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敬,这次可是为了婚事而来?”魏老爷子淡淡问道。

    按年龄关系来说凌文敬和魏老爷子其实是一辈人,但在世家关系中这些被淡化。如果说凌飞和魏柔嘉成婚,凌文敬的身份不就落了一辈?在世家当中这样的事情太多,联姻复杂,论关系时也是各论各的,魏老爷子这不就和凌文敬平辈相称。

    “快订婚了,总该让孩子见见面。”凌文敬淡笑道。

    魏老爷子扫了眼魏忠勇:“快订婚了么,我这个做爷爷的竟然一点消息都没有。”

    凌飞心中一动,仔细打量魏家老大老二,这两人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魏忠勇则是嘿嘿直笑,没心没肺的样。

    “是吗?”凌文敬讶异道,“他们竟然没通知魏老哥,奇怪了。”

    魏老爷子淡漠道:“可能是翅膀都硬了,知道自己要什么,我的话就变得不再重要。认为自己足够聪明,猜想到了一切,认为一切尽在掌握,问我不问我一个样。”

    凌文敬眼底深处闪过一抹精光,这老哥,一如既往的敏锐。

    魏家三兄弟神色各异,老大老二若有所思,这两个“认为”让他们有了些想法。至于魏家老三,一直那傻样。

    凌飞眼睛一眯,果然是有情况,魏家老爷子能建立魏家,足见不凡,他都这么说,定然有情况。看来这件事和魏家三子有关,而魏老爷子本人不知情。

    “不过,儿孙自有儿孙福,都一大把年纪的人,也犯不着什么都需要我来说。”魏老爷子摩擦着拐杖,低低说道,“都有自己的想法,都有自己的野心……”

    凌文敬淡笑:“魏老哥,这话在理,儿孙自有儿孙福,既然不管事了,那就把事情彻底放开,省得自己心烦。我家老爷子不也一样,悠闲享受老年生活,种种花草,喝喝茶,练练太极。”

    魏老爷子抬眼:“那是他有成器的孩子,任何一个都能挑大梁。”潜台词是自己没有。

    凌文敬目光扫过三人,在魏忠勇身上稍作片刻停留:“你也有。”

    “或许吧。”魏老爷子神色悠悠,不置可否。

    两人的聊天透露着很多讯息,凌飞笑容诡异,真是有意思的两家。他们之间确实在筹划着什么,也可以肯定和自己有关。而从目前得到的讯息来看,魏老爷子不知情,却能猜到。那么,这件事会是什么?

    门外悄悄探出一个脑袋,她偷偷摸摸往里偷看,一眼边看中众人中最年轻的凌飞。她眼前一亮,好帅气呀!见过的人里,能排三前三了吧?嗯,如果是这样的人应该配得上柔嘉。不过……听说长得帅的一般都是渣男诶,最会撩妹子,婚后柔嘉不是完蛋了吗。

    想着想着兰兰挠挠头,再帅气也没用啊,柔嘉又看不见他。对于柔嘉来说最俊朗的不是容颜,而是声音。声音好听对柔嘉来说才是她心中的帅气。

    拿起手机准备录音,但是等了半晌也没听到凌飞说话,只有五个大老爷们在聊着莫名其妙的东西。

    等啊等,等到最后听到的竟然是。

    “嗯,见个面吧,小赵,小赵!去把柔嘉带下来。”

    兰兰一听没办法,只能先跑上楼。

    听到门响,魏柔嘉微微侧过脸:“兰兰姐,好了吗?”

    “没有。”兰兰轻声道,“他刚刚都没有开口说话,现在你爷爷准备叫你下去。”

    魏柔嘉轻眨透彻的美眸:“嗯,也行。”

    小赵速度够快,两人没聊几句他就赶到楼上敲门:“柔嘉小姐,老爷子叫您下楼见见未婚夫呢。”

    “嗯,知道了。”魏柔嘉应道,语气平静。对于她的宿命在没成年她就知道了,她注定会成为家族联姻的牺牲品,丈夫是个什么样的人都不能由自己决定。

    “兰兰姐,推我下去。”

    “好。”

    魏柔嘉从楼上坐电梯下来,一路上都很平静,无喜无悲。她是个性格很慢的女孩,也是因为她本身经历的缘故吧。失去双腿和眼睛,她热爱读书也只能听别人念,或者是用语音听。节奏都是很慢,舒缓,让她养成这样的性格。这样性格的人,面对大事也不会显得很着急,更何况是这种她本早有心理准备的大事。

    兰兰一直在观察魏柔嘉,她看起来好像没什么呢,可她心里呢,是不是也这么平静……

    凌飞全程都不怎么发言,偶尔问到他看心情回一两句。他也能看出来,这些人压根就没想和他聊。身为凌家弃子,人家不嫌弃就不错,还想对你有更多关注?门都没有。

    凌飞从他们的谈话中还了解到一件事,那就是如果成婚,他被当做是入赘一样送到魏家来。问都不问他的意见,他也无所谓,今天过来就只是了解一下情况,如果他不想娶,谁能逼他?到时候走人就是。

    突然外头传来动静,凌飞扭头看去。一位身着浅蓝色纱裙的女孩坐在轮椅上让人推着进来,她素面朝天不着粉黛,两弯似蹙非蹙罥烟眉,那汪秋水清澈明亮,清新秀丽,楚楚动人。

    凌飞想到闫正芳的话,说魏家女娃也是位美人,如果不是因为她双目失明双腿有恙,进个美女排行榜没问题。现在看来确实如此,魏柔嘉比起任嫣然唐娉婉不逞多让。

    “柔嘉,来啦,过来。”魏忠勇看到女儿目光变柔,脸上吊儿郎当的模样都消失大半,变得极为温柔。

    魏家老大老二对高柔嘉的过来视若不见,毫无反应。魏老爷子倒是露出个笑容:“柔嘉,过来见见你的未婚夫。”

    高柔嘉被兰兰推到众人面前,她款款颔首致意:“你好。”她看不见,只能这么笼统地打招呼。

    凌飞望着高柔嘉的眼睛,沉吟片刻:“听说你的眼睛是因为小时候生病才变成这样是吗?”

    魏忠勇神色不悦,凌飞见面就说这话难免让他觉得凌飞是在嫌弃高柔嘉。

    高柔嘉轻轻点头:“是的。”

    “生了什么病?”凌飞又问。

    高柔嘉摇摇头:“我不知道。”

    “我帮你看看好吗?”凌飞问道。

    众人朝凌飞看过去,他想干什么?

    “啊?”高柔嘉一顿,第一想法是凌飞是不是会看病?想了想道,“你是医生吗?”

    “算是。”

    凌文敬听到这眼睛半眯着,带着几分冷厉之意,扫了眼魏忠勇。如他猜测,魏忠勇神色有些兴奋。魏忠勇也注意到凌文敬,扭过头来看到凌文敬他张张嘴又闭上,咬紧牙关腮帮绷紧。

    大家注意力都在凌飞和高柔嘉身上,并未注意到两人。

    高柔嘉轻轻摇头:“没用的,我让妙心姐姐看过,她说有治愈的可能性,但从她的语气中我知道很难。”失明之人耳朵就是她的一切,她能从最细微的语气变化中捕捉讯息,耳朵的灵敏度与对于细节的感受比平常人强无数倍。

    “术业有专攻,她会的我不一定会,可我会的,她也不行。”凌飞道。

    魏忠勇忍不住问道:“凌飞,你有办法治好柔嘉的眼睛吗?”

    “没有。”

    “啊?”魏忠勇瞬间失落。

    “我都没看过怎么治?”凌飞反问。

    这一惊一喜,让魏忠勇又燃起希望:“来,柔嘉,让他看看,他是你未来丈夫,没关系。”

    未来丈夫四个字让高柔嘉微微低下头,有些不好意思,耳根处发红,低低地用鼻音嗯了一声。

    魏老爷子很好奇,问道:“凌飞会医术?”

    “一点。”

    凌飞走到魏柔嘉身旁,伸出手捧起高柔嘉的螓首,高柔嘉脸唰地通红。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