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凌文敬去魏家自然是凌飞想要的,但他不会表现出很明显,目前不知道凌文敬的打算,他也不能让凌文敬看出自己的心思。

    凌飞“不情不愿”跟凌文静出了议事大厅,来到凌家车库,坐车离开凌家,前往魏家。

    凌文静手拄着拐杖,坐在豪华车厢内在沙发上,看着对面的凌飞说:“魏家那女孩是个好女孩。”

    “哦。”凌飞反应很平淡。

    “她学识渊博,精通诗词歌赋,配你,差不了。”凌文静说道。

    凌飞面色平静,心中冷笑不已,如果真的差不了,就不会来找他这位凌家弃子。

    在车上两人没有过多的话,凌飞举动符合他的人设,现在的他就应该是这种不情不愿的模样,凌文敬看了也没有起疑心。

    从凌家到为家距离挺远,开车足足开了一个半小时才到。

    下车后看到魏家的建筑群,确实也是一个规模巨大的家族,但比起凌家还是有差距,从建筑的规模与奢华程度来看要差不少。

    车子缓缓驶入庭院,在一座豪宅面前停了下来,凌飞和凌文静两人下车。

    好在门口的佣人看到凌飞和凌文敬两人下来,急急忙忙往房间里跑去。没一会儿,里面就出来三位中年男人,三个笑意盈盈迎了上来。

    “哈哈哈,可算来了。”一位稍显老态的男人笑道,这位是魏家老大,魏忠仁。

    魏家老二魏忠义并没有显得多么热切,神色平淡说道:“欢迎欢迎。”

    最热切的就当属魏家老三魏忠勇,也就是凌飞的“老丈人”。

    “亲家,你来啦,来来快请进。”魏忠勇上来就叫亲家,笑得那叫一个亲切。

    “哦,这位就是我的女婿,凌飞吧。”魏忠勇上上下下打量凌飞一番,哈哈大笑,“果然是一表人才,相貌堂堂,人中之龙啊。”

    魏家老大老二望着魏忠勇的表现,不屑冷笑,如此谄媚凌家,真不愧是他魏家最大的窝囊废,魏家竟会出这种人,当真让人笑掉大牙。更可耻的是,竟然是他们两个的兄弟,即便是同父异母,也让他们觉得羞耻。

    魏家三兄弟,前两个人中之龙,燕京谁人不知?偏偏魏家老三窝囊废一个,吃喝嫖赌样样都占。完全就是废物一个,现在能攀上凌家,当然乐疯了。

    原本魏家老大老二对这门婚事是不大同意的,因为魏家老三如果攀上凌家,地位定然水涨船高,这对他们来说是不利的,不想见到这样的结果。后来,全都是魏家老三上下忙活,还别说,真让他给得逞。

    开始是魏家老大老二相当反对,威胁到了他们的地位,怎能让老三得逞。而后听说那只是一个凌家弃子时便不再阻挠,如果只是一个弃子,那便没有什么好担心。让他们不屑的是,魏家老三还乐此不疲,即便是凌家一个弃子也开心得不行,认为终于攀上了凌家。两人暗笑老三见识短,一个弃子而已,草包就是草包,这点东西都看不出来。

    在不影响两人地位的前提上,两人自然同意这门婚事,凌家的合作对他们来说肯定是有帮助,即便凌飞只是个弃子。

    魏家三兄弟迎着凌文敬进去,老大老二对凌飞看也不看一眼,只有老三对凌飞重视一些。

    凌飞来到魏家后,一句话都没有说,全程都是在观察,这是他今天来这里最重要的目的。他倒要想看看,凌文敬和魏家联姻,到底打的什么算盘。

    ……

    此刻,魏家一间房间内。

    房间阳台摆满鲜花,阳台很大,外头都快成小花圃。小花圃前轮椅之上坐着一位女孩,出落得极为美丽。精致美丽的脸庞上最迷人的是她的眼眸,清澈透亮,一汪秋水中仿佛藏着无限深情。可是,认真盯着她眼睛看会发现她的眼睛是无神的。

    “兰兰姐。”女孩轻声发问,声音糯糯地,不像北方女子更像是南方吴侬软语的妹儿。

    “柔嘉,怎么了?”旁边一位年纪比魏柔嘉稍大的女佣人柔声问道。

    “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你说,这是一幅什么样的画面呢?”魏柔嘉轻轻道,“杨柳岸晓风残月,这又是一番什么样的场景?”

    女佣人兰兰咬着嘴唇,画面她描绘了无数次,可魏柔嘉还是会问。因为她看不见,无数次的描述都不如明亮的一眼啊。

    魏柔嘉嘴角牵起:“我觉得应该是很美的,你看,词都那么美,景色一定更美对吧。”

    “嗯。”兰兰喉间微微哽咽,她陪了魏柔嘉很多年,从小看她长大,很是心疼她。她是那么的善良,阳光,积极向上,对于光明充满了向往。可偏偏这贼老天害她这般……

    “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春天很美吧?”

    “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夏天的荷花有那么漂亮吗兰兰姐?”

    “我想感受七月在野,八月在宇,九月在户,十月蟋蟀如我床下。”

    “我还想看千里黄云白日曛,北风吹雁雪纷纷的雪。”

    曾经魏柔嘉和她说的话她全记在心中,兰兰心中无限伤感。这样乖巧阳光的女孩要嫁人了,嫁给一个从来没有接触过,听过的人,一想到她就觉得难受。

    “兰兰姐,妙心姐姐说我的眼睛有治好的可能性,你说未来我的丈夫会陪我去看这些吗?”魏柔嘉轻轻问道。

    兰兰深吸口气让自己心情平复,声音变柔:“会的,柔嘉的眼睛会好的,未来柔嘉的丈夫也会是好丈夫,他会陪着柔嘉看山看水,做一切柔嘉想要做的事。”

    魏柔嘉露出一个甜美的笑容,轻声说道:“兰兰姐,听说今天他会来呢,你帮我去录音好不好?我想听听他的声音。”

    “好。”兰兰立即答应。

    “嘻嘻,谢谢兰兰姐啦。”

    ……

    进客厅,魏家三兄弟就对凌文敬恭维起来,话题都是往凌文敬身上扯,要不就是提到凌子衿,这位未来很有可能继承凌家的继承者。大谈未来凌家肯定由凌子衿继承云云……

    凌文敬的身份太过耀眼,凌家家主,何等身份!能来魏家,可谓蓬荜生辉。虽说魏家规模不小,可比起凌家真是没得比,凌文敬站眼前他们都觉得矮一头。

    凌飞听着他们的恭维心中摇头,暗道人都是一个德行,即便是身份地位如此的魏家子弟亦是如此。只要对方是比你高很多级别的人,该没底线还是没底线。

    按理来说今天来魏家本该是凌文渊领着凌飞来,但这显然不现实,凌文渊厌恶凌飞,他会过来天都能塌下。所以只能凌文敬过来,不然其他人没资格。可是,对此凌飞还是对凌文敬更加怀疑,凌家家主屈尊和他过来谈亲事,未免太过自降身份,且本不该是他的事。

    凌文敬显得很平静,坐在那儿淡淡而笑,随意回应几句,倒也让话题能够进行下去。

    聊着没多久,楼上传来动静,一位老者从楼上走下。

    “爸!”魏忠勇忙唤道。

    “爸,您怎么不好好休息,下来做什么。”魏忠仁急忙上前准备搀扶老者。

    一旁的魏忠义斜了眼魏忠仁,快步也跟了上前,争着扶老人下来。

    魏忠勇嘴角闪过讥诮,一逝而过,又变成之前有些傻愣的模样,呵呵直笑。凌文敬默默喝着茶,老神在在,一幅什么都没看见的样。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