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百里和凌飞一起回家,这不是一件小事情,这表明的是一种立场。证明凌百里认可凌飞,站在凌飞这一旁,又或者说,在家族继承者的竞争之路上,凌飞是站在凌百里这头的。

    在外人眼里,凌飞没有竞争凌家继承者的资格,他能够在凌家站稳脚步,已实属不易。目前凌家有竞争继承者资格的人很多,但最有力竞争者并没有几个,一个是凌子衿,一个是凌百里,还有一个是凌子轩,凌子衿和凌百里两人自是不用多提,足够出色。而凌子轩虽说差一些,可她娘家袁家的势力太强,让他有这样的资格成为继承者。基本和这三人谁走的近,就代表他支持谁。

    这点事凌飞还是知道的,闫正芳的情报中也有说明。如果他和凌百里回凌家,等于是他已经站队凌百里。

    “不必。”凌飞淡淡道,迈步离开。

    凌百里斜了一眼凌飞收回目光,扭头望向水面:“有野心,还是本性如此?”

    ……

    凌飞回了凌家,重新回到他的住处。

    在客厅坐下,凌飞沉思良久,考虑着今天的事情。突然手机响起,拿起一看,是唐仲英的电话。

    “岳父大人找小婿何事?”凌飞笑问道。

    唐仲英在电话那头脑门黑线,听说凌飞是一个霸道决绝的人,为什么在他看起来更像是一个口花花的小混混?

    “明天晚上,来乐都参加晚会。”唐仲英说道。

    乐都闫正芳和凌飞说过,一个类似于碧水云天一样的娱乐场所,在燕京是排得上号的地方。

    “准备行动了?”凌飞笑道。

    “明天还得借用你的力量。”

    “或许吧。”凌飞另有打算,如果到时候他能够解决的话,就没有必要利用凌家的力量。凌家的力量凌飞不想用,也不愿意用。

    唐仲英听了凌飞这话没有多说什么,他相信凌飞的为人,是一位极有责任感的男人,既然说了帮忙就不会推脱,这种男人答应了就会想办法帮你做到。

    唐仲英这边电话刚挂,唐娉婉就马上来了视频。凌飞偷摸瞥了两眼左右,接通视频往楼上走。

    “你这样子怎么鬼鬼祟祟的?”唐娉婉直接问道。

    “鬼鬼祟祟你个头,我两个人说情话哪能让外人听见?”凌飞理直气壮。

    “去!”唐娉婉清啐一声,倒是没说什么话,一直等到凌飞进入房间,才开口问起今天的情况。

    凌飞跟他讲了凌家的举动。

    “看来应该是人家在筹谋什么,并且和你有关,所以才能这么重视你。”唐娉婉沉吟说道,“有时间你去一趟魏家,去那边了解一下情况。”

    “嗯,我也这么想,刚好见一下我未婚妻。”凌飞前半句还正经着,后半句就显得有些不正经。

    “……”唐娉婉那边沉默半天,凌飞能看到视频中的她又一次化身冰山。

    “滚,以后有事别来找我。”说完唐娉婉直接挂了电话。

    “诶诶诶,别。”任凌飞怎么说都没用了,唐娉婉已经挂断电话。

    凌飞失笑,这妮子,这就吃醋了。

    不过确如唐娉婉所说,应该去魏家看看。只有去魏家了解了情况,才能得到更多的讯息。

    ……

    林韵兮在收拾行李,他在准备过两天去燕京的东西。去燕京的日子已经定下,一些东西得提早准备,免得到当天晚上很多东西都忘记落下。这趟去燕京时间不短,该准备的都得准备,现在是春天,夏天的衣服都得准备好。

    将一些东西收拾放在一旁,林韵兮拿起手机,寻思着给凌飞打个电话。她还没有通知凌飞什么时候去燕京,现在差不多也该通知了。

    通知众多交换生,是身为学生会长的她应该要做的事。想到凌飞林韵兮,自然想到其他人,他先编辑了个duǎn xin qun fā给那些人。然后才滑到凌飞的电话上,犹豫再三拨通电话。

    “喂。”耳边是凌飞的声音。

    “凌飞,有件事情要通知你。”林韵兮沉声说道,“是个坏消息。”

    凌飞眉头一挑:“怎么,我又被退学了?”

    “比这还严重。”

    “哦,是什么事情比退学还严重?是你怀孕了,然后找不到孩子他爸,来找我?”凌飞“疑惑”问道。

    “滚。”这家伙现在说话怎么这么气人。

    “还不是你非得一惊一乍的,有事就老老实实的说。”

    林韵兮深吸口气,让自己保持平静,也没心思再开玩笑:“也没什么事,就是通知你该准备收拾行李,过两天去燕京。”

    “好,知道了。”他现在就在燕京,还需要准备什么?

    “你这几天在干什么?为什么都不来学校?”林韵兮问道。

    “有点事。”凌飞回答道,“不过,你怎么知道我没来学校?”凌飞笑了起来,他和林韵兮有接触的位置就是学生会,他没来学生会不代表他没来学校,除非是林韵兮有找他班级的学生问过才能知道,那么林韵兮为什么要找他班上的同学呢?

    电话那头的林韵兮脸色微微泛红,语气依旧镇定自若:“关于交换生的事情去了趟你们班,发现你没来上课。作为学生会的成员,一定要起表率作用,天天这么旷课,小心我开除了你。”

    “是是是,我们会长大人说的对。”凌飞说道。

    “去你的,没个正行。”

    聊了几句之后林韵兮放下电话,扬起嘴角,真是个恼人的家伙。

    ……

    一夜无话。

    次日凌晨,凌飞在晨练之时,一个凌家下人急急忙忙跑了进来。

    “凌飞少爷,家族有请。”这是一位三十多岁的男性佣人。

    凌飞看了眼这男性佣人,少爷?在这几天了,碰到他的人,哪个有这么称呼过?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这不是献殷勤,只是一个简单的称呼,却也让凌飞嗅到一股不同寻常的味道。凌文敬请他过去,值得深思。

    “让他等着,我很快过去。”凌飞继续打拳,将在男性用了晾在一旁。

    男佣人着急了,急忙道:“凌飞少爷不能拖啊,家族还着急等着呢。”

    “我都不着急,你着急什么?”

    “……”男佣人脑门冒黑线,你是不着急,可我又不是你。你再怎么也是凌家人,我呢?怠慢了,还不是我遭殃。

    但是男佣人又不敢催凌飞,这种少爷越催越慢,他可是深有体会。一个个少爷脾气,催一下逆反心理更重,反正倒霉的都不会是少爷,他们就随便拖时间,结果倒霉的都是他。男佣人干脆就在旁边等着凌飞,只要跟着凌飞过去,他不会出事。凌飞和他过去,迟到算凌飞的事。

    男佣人不走,凌飞不管,自顾自打着拳,待早上的训练完毕之后,又很淡定的回房间洗了把脸。这才下来,男佣人大松口气,终于下来,再往下拖他就快崩溃。

    和男佣人前往议事大厅,凌文敬要在这见他。

    凌飞到议事大厅时,凌文敬脸色沉如水,淡漠问道:“为什么这么慢。”

    “很慢吗?我不觉得。”凌飞道。

    凌文静深深看了一眼凌飞,却没有说些什么:“今天叫你过来有正事。”

    “什么事?”

    “马上就要订婚了,你不准备和魏家人见个面?”凌文敬问道。

    去见魏家人,昨天和唐娉婉聊天的时候他就准备找个机会过去,现在刚好。

    “我可没答应你要和魏家那个女人结婚。”凌飞淡淡道。

    “阿青,备车。”凌文敬理都不理凌飞,对旁边的佣人说道。

    凌飞面露“不悦”之色,却没有拒绝。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