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台小姐带着凌飞并非是往楼上而去,而是出了门之后往外走,在外面寻了一处豪华庄园,走了进去。

    相比于新城的河洛庄园,碧水民间才算是豪华。碧水云间的包房,说是包房其实是一个院落,就如同此刻凌百里的院落。

    院落内亭台楼阁,假山水榭,应有尽有,充斥着古典美的院落。

    前台小姐带着凌飞到了院落门口便躬身离开,她不便进去,让凌飞自行进去。

    院落里只能听到哗哗流淌的水声,凌飞推门而入。在院落内右边转了个弯,凌飞便看到一位女子背对着他坐在水榭边上。

    女子身前摆着一张桌子,桌上茶杯袅袅轻烟燃起,浓郁的茶香凌飞在门外也能嗅得到。旁边是流水环绕,颇有一股意境在其中。

    听到外头的动静,女子轻声道:“坐。”声音很轻,语气中却有着一股不容置疑的霸气在里面,这在一个女人身上很少见。

    凌飞在女子对面坐下,这才看清了女人模样。她的五官每一个看起来都不是特别好看,但五官组在一起,却让人有一股惊为天人之感。组合在一起的五官,给凌飞的冲击,竟然不亚于颜如玉秦妙心等人!加上她独有的那股霸道气质,彰显她魅力无限。

    这样的女人看似女人,可给人感觉更多的是,她像是个男人。还是个极为霸气霸道的男人,一般能看到此女,恐怕不敢追她。此等女人好像就属于天,不属于凡尘任何一人。

    此人就是凌飞的堂姐,凌百里。

    凌百里举起茶壶,在自己面前的茶杯倒下香茗。凌百里看了眼凌飞,如电般的眼神,让人望而生怯。

    “以茶代酒。”

    “第一杯。”凌百里举杯,“感谢你救了他。”

    凌飞一顿,不明所以。

    “第二杯。”凌百里再次举杯,“感谢你让他再获新生。”

    凌飞眼神越发怪异,凌百里的举动处处透着奇怪。

    “第三杯。”凌百丽展颜一笑,“为我凌家又多了一天之骄子而庆幸。”

    凌飞也端起茶杯,手上把玩着茶杯并未喝下:“他,是谁?”

    凌百里望向水边,碧水云间通透的灯光,将水面映得色彩斑斓,极为美丽。水中倒映着凌百里的影子,水光潋滟,影子的嘴唇张了张。

    “你猜猜看?”

    凌百里既然提到这个人,毕竟证明这个人和凌家有关系,和他自己也有关系。凌飞脑中闪过无数人影,目前为止,知道他和凌家有关系的,只有三个人。一个是唐娉婉,一个是闫正芳,还有一人是江北泷。哦,应该是四个,还有唐仲英。

    凌飞眼皮一跳,江北泷!

    江北泷为什么会跟着他,就是因为江北泷想要复仇凌家。江北泷的仇恨是因为谁,凌飞没有细问。现在凌百里这段莫名的话,让他不由得想到江北泷。

    “江北泷?”

    凌百里嘴角一牵:“不错。”

    凌飞目光悠远:“原来是你。”

    凌百里望着水面说道:“你回凌家的目的是什么?”没有再提江北泷的话题,凌百里直接跳过。

    “你猜猜看?”凌飞说出了一句,和凌百里一样的话。

    “需要猜吗?不就是莫家的事。”

    “除此之外呢。”凌飞斜眼。

    凌百里托着香腮:“看来你报复凌家的心思还没死。这两天难道你还没看明白凌家是何等恐怖的家族?如果你抱着这样的目的,我劝你尽早放弃这种想法。”

    “这不也正是江北泷的目的。”凌飞目光若有若无,扫过凌百里。

    凌百里的手指微微颤了颤,笑了起来,豪气大笑:“这家伙还是和以前一样傻,不切实际的东西还在做着幻想。想要报复凌家,痴人说梦。”

    “你让我过来就是想嘲笑一下我的想法么?”凌飞淡淡道。

    “嘲笑?并没有,我只是在说一件所有人都知道的事实。不过,我佩服你们的勇气。”凌百里晒然一笑,“你们做了一个当今华夏没有人敢做的事。”

    “那我是不是应该谢谢你的夸奖。”凌飞嘴角带着丝丝嘲讽。

    “我的弟弟,你不需要用这种语气和我说话,我们不会是敌人,永远不会。”凌百里神色悠悠。

    “即便我站在江北泷那头?”凌飞访问。

    凌百里没有回答,端起茶杯抿了口茶,望着水面:“今晚夜色真不错,你觉得呢。”

    凌飞抬头看天空,今夜无月也无星:“我觉得一般。”

    “站的角度不一样,体会不一样,结果不一样。”凌百里说道。

    凌飞思考着,凌百里说的这句话和自己问的问题的关系。似乎绕了十万八千个弯,没有任何一点关系,可凌飞却觉得是不是因为自己不了解其中的情况,所以听不懂?

    “江北泷当年,是什么样的?”凌飞问道。

    凌百里乜眼:“他没有告诉你?”

    “拿回忆来凌迟,你觉得我是这种残忍的人?”

    凌百里爽朗而笑:“这可说不准。”

    “不说?”

    “我不会讲故事,他会,你回去让他给你讲。”凌百里耸肩。

    看来丛凌百里嘴里是撬不出什么来,可以让闫正芳试着去调查一下,不过时间已经过去了那么多年,恐怕不容易查到。

    “你对凌家怎么看?”凌百里的话题天马行空,一会儿这头一会儿那头,毫不沾边。或许因为她还是女人吧……

    “拿眼睛看。”凌飞也不是一个会好好回答的人。

    “哈哈哈!真有意思,你这个性格我很喜欢。”凌百里听后反而哈哈大笑,“那群人啊,看我跟见了鬼一样,不管在凌家还是外面。要么就是说话恭维,你还挺有意思。”

    “不过你和当年差距确实很大,要不是你这些年都在人家眼皮底下,我都怀疑你换了个人。”凌百里道。

    确实换了一个人,不过这件事只有上帝知道。

    “你也很特别。”凌飞看了眼凌百里说道,凌百里身上这股气质,是他在任何女人身上都没有见过的。洒脱霸气得不成样子,肆意豪放大笑,行为洒脱,毫无女儿家的忸怩羞涩。可如果说她是男人婆,却丝毫不像,凌百里身上处处透着女人味,比娇媚的女人还要有女人味。

    “为什么你没有早一点变成这样呢,如果当年你在凌家也是这样,我就罩着你了。”凌百里豪气地说,真有几分大姐大的味道。

    “早一点就死凌家了。”凌飞淡淡道。

    凌百里一顿深深看了眼凌飞,想了想确实是这个道理。木秀于凌,风必摧之,尤其是在袁淑仪这个女人眼皮子底下。当年年幼的凌飞,若是展露半点异于常人的天赋,想必凌飞活不到成年。袁淑仪这女人必定会把凌飞扼死在摇篮中,绝无让凌飞成长的机会。

    想到这凌百里心思流转,看来当年的凌飞并非是个草包,只是他一直在隐忍着。能隐忍这么多年,自己这个弟弟看来城府也够深。

    “嗯,现在也不晚。”凌百里说道,“接下来的一步步,好好走,在凌家呀,每一步都不容易。”凌百里这句话似有所指。

    “多谢提醒。”

    “哦?你还对别人说谢谢,我调查中的凌飞可不是这样,哈哈哈,看来我这位姐姐还是够厉害。”凌百里自夸说道,她的自夸没有让人觉得有任何不自在,反而觉得她别样有魅力。

    而后两人陷入沉默,凌百里一句话都不说凌飞也没开口,就喝着茶。

    月落乌啼,凌飞缓缓站起身,时间差不多了。

    凌飞起身,凌百里也站了起来。

    “走吧,我和你一起回去。”

    凌飞看了一眼凌百里,这话题中的意义很深。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