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人丁不旺是安家最大的问题。”闫正芳苦笑着,“一个医药世家传承至今,竟然快要断了医术传承,真是令人唏嘘。安神医倒是有几个徒弟,可他那些个徒弟究竟是冲着什么而来,就不得而知了。”说到最后,闫正芳冷笑,看来他的情报中应该是调查到了一些关于安神医徒弟的事。

    凌飞颔首,大致明白安若曦家中情况。

    “咦,对了。”闫正芳好似想到了什么,“会不会近段时间以来的事情是因为安又吟的女儿?她好像快二十了吧。”

    闫正芳一想,还别说真有可能!联想安家压抑的氛围,除了因为自家公主病重的原因还能是哪个原因让安家都陷入压抑?

    凌飞心中也认为是这个原因,安若曦病重是事实,上回安若曦母亲的话就能得知。他这次来燕京有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安若曦,为那向阳而生坚强的女孩,让他怜惜。

    “对了小少爷,你为什么会提到安家?”这个问题在调查之时闫正芳就想问。

    “没什么。”凌飞淡淡道。

    闫正芳无奈,早知道凌飞不会说的,他还问什么?

    凌飞心中考虑起去安家的事,需不需要现在就过去?往后几天的话可能没有时间,唐仲英那边的事还没解决,可能这一两天内就会找他。凌家这边他也得提防着,麻烦事若是来了,就一堆接一堆。

    “走,去安家。”凌飞说道。

    “去安家,做什么?”闫正芳讶异问道。

    “问那么多做什么,去。”

    凌飞都说了,闫正芳还能说什么?驱车往安家而去。

    车开到一半,凌飞却接到了一个意外来电。

    “凌飞?”耳边是一道英姿飒爽女性声音,带着些许霸气。

    “你是?”

    “你姐姐。”女人笑道。

    凌飞脑中闪烁无数凌家子弟的情报:“哪位?”凌家子弟过多,光是比凌飞年纪大的姐姐就有好多位。

    “凌百里!”女人洒脱说道。

    凌飞眼皮一跳,是她!

    如果问凌家最优秀的女性是谁,燕京上流社会之人都会回答一个名字:凌百里!

    当今燕京有两位最为耀眼的女人,一位是六七年前的凌百里,另一位就是当今被赞誉生女当如易轻舞的那位易家之女。两者很相像,容貌艳压群芳,才华当世少有,能力远胜男儿,各方面都极为出众!易轻舞是这个年代的翘楚,而凌百里就是她那年代的第一人!

    虽为女儿身,却有男儿般的豪气!从凌百里的名字中就能感受得出她有何等霸气。凌百里最早并不叫这个名字,是她自己改的名。

    凌家子弟当中有两人为外界所称道,一个是凌文敬的儿子凌子矜,另一个就是凌家二老爷凌文淼的女儿凌百里!

    因为凌二老爷家和凌子轩他们那一家不对付,甚至说时常针锋相对,所以凌飞对凌二爷家没什么恶感。当然,也谈不上好感。

    “哦,你找我做什么?”凌飞淡淡问道。

    “我的好弟弟在凌家做了那么些事儿,当然要请你好好吃顿饭。”凌百里爽朗笑道,她指的可能是凌飞教训了她不对头的凌子轩家的人。

    “吃过了。”凌飞直接回绝。

    “那就再吃一遍!”凌百里的语气不容置疑,她的话语有着许多男人都没有的霸气和强势。

    不过碰上的是凌飞,他吃软不吃硬,冷漠道:“留着你自己慢慢吃。”

    说着凌飞就准备挂断电话,耳边凌百里却高声大笑:“这样的人才配称得上是我凌家子弟,身为我凌家子弟一点霸气都没有,说出去我都嫌丢人。凌飞,你很不错。”

    凌飞没有回答,不置可否。

    “嗯,我,今晚诚挚邀请你见个面。”凌百里语气变得严肃认真。

    凌飞静默片刻:“好。”

    “碧水云间,等你过来。”凌百里说完挂断电话。

    凌飞托着下巴思考片刻:“闫正芳,碧水云间是哪?”

    “相当于我们新城河洛庄园这样的地方。”闫正芳说道。

    “去碧水云间。”

    “不是要去安家吗?不去了吗?”

    “不去了,下回再说,现在先去碧水云间。”凌飞说道。

    闫正芳点头,调转车头,前往碧水云间。

    新城有几个上流社会人士的游乐场所,燕京自然也有。不同的是燕京的规模更大,其背后金主实力更强,底蕴更加浑厚。

    新城的河洛庄园只是蒋长英这样的人建立,而燕京的碧水云间后面站的很可能就是类似凌家这样强大的家族。没有如此实力底蕴家族坐镇,镇不住这样的场子。

    试想,燕京上流社会都是些什么人,个个都是tài zi dǎng,没有哪个人是简单,随便拉一个都能牵扯出一大堆关系来。这样的人一旦在场子里闹事,如果你没有一定的实力怎么能镇住他们?

    至于碧水云天是哪一个家族的产业闫正芳便不得而知,他的情报工作虽强,也达不到那么高的强度。

    碧水云间和河洛庄园确实很像,两者皆是占据一大片面积,所经营的对象和范围也很相似,并且地位也同样相似,在燕京和新城都是各自一等一的娱乐场所。

    碧水云间位置比较偏,此地有茂林修竹,清流急湍映带左右。河谁环绕碧水云间,为碧水云间造出一个独特氛围,碧水云间的水字便是其意。至于那个云字,则是因为其内中央高耸入云的建筑。危楼高百尺,手可摘星辰,浮云皆在楼腰间。

    入眼便是豪华的外门,中古世纪欧洲的建筑风格,门前流水喷泉,说不尽的意境。走入碧水云间之内,两旁花团锦簇,气氛唯美。

    走了一半路才看到前头一栋大楼,走进大楼内至前台。

    前头的前台小姐打量一番凌飞,笑着问道:“先生您好,请问您预约的是那个包房?”碧水云间的楼房院落都是靠预约,燕京豪强子弟太多,碧水云间作为最出名的娱乐场所房间供不应求,都是靠预定。

    “我找人。”凌飞淡淡道。

    “请问您找谁?”

    “凌百里。”

    周围霎时间顿了一顿,不仅是前台的小姐,大堂的宾客们都是往这边看了看。

    “怎么,不行吗?”凌飞目光左右一扫。

    “当然不是。”前台小姐笑着说道,“容我先确认一下,请稍等。”前台给凌百里那边拨了个电话。

    凌飞打量着周围,从气宇风度来看周围一个个皆不简单。个个昂首挺胸,神色间流露着一股淡淡的自信,气度非凡,鲜衣怒马,全身上下透着贵气。

    “先生您好,凌小姐在碧水阁。”前台小姐说道,她得到了凌百里的准信。

    “带我过去。”凌飞第一次来碧水云间,怎么可能知道位置在哪。

    “好的先生。”

    凌飞是看了眼闫正芳:“你先回去。”

    “是。”

    现在小姐前头带路,凌飞后头跟着。

    凌飞一走,大堂议论纷纷。

    “他是谁?”

    “找凌百里?这孩子是闲活腻味了吗?”

    “那个女人,还是少接触为妙。”有人心有余悸。

    “我看凌百里长得挺好看啊,你们怎么这么怕她一个女人。”

    “兄弟,一看你就是刚来燕京的吧。”

    “小弟刚从江南之地而来。”

    “那就对了,我劝你少招惹这个女人,她是个疯子。”

    “怎么说?”

    “嗯……反正你少招惹就是,如果你想多活几年的话。”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