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你是小事,对我来说可是大事。”老人笑着说道,“今晚你有安排吗小兄弟?我想请你吃顿饭。”

    “是啊小兄弟,今晚务必不要推辞。”梁振华跟着说道。

    徐芳满脑子想着该怎么给凌飞赔礼道歉,为了弥补过错,想都没想连说道:“台长请人可是很少的,不是谁都有这个福分让台长请的。”

    梁振华脸色一黑,冷冷瞪了眼徐芳,这女人胡说八道什么呢?这话说得像是他在威胁凌飞一定要答应他的邀请一样。

    老人也是皱眉看向徐芳,刚开始他就对徐芳没什么好感,这会说这话更是让他动动怒。

    徐芳突然意识到自己说错话,闭上嘴巴一声不敢吭。

    梁振华连忙说道:“如果今天晚上你没空的话,我们改天再约也行。”

    凌飞似笑非笑扫了眼徐芳:“没事,就今晚了。”徐芳的话他当然当做放屁,既然有意利用娱乐圈这条路,能和这台长搞好关系也是不错。

    “好。”老人高兴地应道。

    梁振华脸色这才松了下来,瞟了眼徐芳,这个女人似乎和这位小兄弟有什么矛盾?能成为一个台长,他早活成了人精,徐芳的只言片语就能推测出很多东西来。这个马屁精,稍微整治一下也是可以的。

    从楼顶到楼底,徐芳惊若寒蝉,话都不敢多说一句。刚刚说错了一句话,她都不知道台长日后会怎么搞她。想多说几句话来弥补自己的过错,又怕自己说多错多。明明是一个主持人,现在竟然在说话上面犯了这么大错误,她真想狠狠抽自己几大嘴巴。

    下了楼徐芳才想起来一件事,她刚刚好像串通导演组把凌飞的分量全都给剪了!想到这她的脸色煞白,心中焦急无比,想马上跑上去和节目组的人再说个清楚明白。

    叮地一声电梯门打开,所有人都走出电梯徐芳没有,她准备上去再和节目组谈一谈。万一真把凌飞的分量给剪掉,到时她吃不了兜着走。

    也没人理会她众人直接离开,徐芳还想说一句台长慢走也没憋出来。众人离开,她心中后悔不已,啪的一声给了自己一巴掌,何必招惹这个年轻人,本来没有事现在尽给自己找麻烦。

    走出电台门口,梁振华对凌飞问道:“刚刚那个女人是不是和小兄弟有什么矛盾?”梁振华连徐芳的名字都不知道,直言那个女人。他是台长不错,底下主持人那么多,他哪记得其中一个叫什么?除非是台内扛把子。

    “是有点矛盾。”凌飞没说话,李墨初先开了口。

    “这位是?”梁振华疑惑道。

    “上次我在飞机上就看到过你,你是小兄弟的女朋友?”老人揶揄笑道。

    李墨初笑着摇头:“老爷子猜错了,我是她的经纪人。”

    “哦?”老人讶异,“经纪人?小兄弟是艺人吗?他不是中医?”

    “既是中医,也是艺人。”李墨初说道。

    “哈哈哈,这个很有意思啊。”梁振华大笑道,“我见过作家当艺人的,也见过运动员当艺人的,还见过厨师当艺人的,第一次见中医当艺人。不过还别说,我觉得可行。”

    梁振华的台长不是白来,他也是从底层一步一步做上来,对于这个圈子的了解不比任何人差!甚至更加明晰。他脑中瞬间就推演出凌飞从中医成为艺人的可行性,很高!

    一来中医有得天独厚的优势,他是为了治病救人,他人对于中医有天然的好感度;二来艺人当中确实没有中医这样的人,凹的人设比较独特,卖点十足。

    梁振华看着凌飞,心中觉得他真的很有可能会火。他阅人无数,看过艺人数不胜数,眼光极其毒辣,一般判断上都不会出错,凌飞就能给他这样的感觉。最关键的一点是凌飞的气质和长相,首先够帅,其次气质特别出众!

    “如果你是艺人的话,我儿子说不定能帮上点忙。”老人看了眼梁振华,作为电台的台长,能帮上的忙可不小呢。

    梁振华会意点头:“小兄弟,有什么事情你尽管吩咐,我一定尽力帮你完成。”

    “那就多谢梁台长了。”李墨初替凌飞做了回答,凌飞看了眼李墨初没说什么。

    梁振华笑容更加热切,只有同意了他才有机会报答,就怕你不同意,那才麻烦。像他们这种身份的人很怕欠人情债,仅仅是在资源上的帮忙,再简单不过。

    然后梁家父子带着凌飞去了酒店吃饭,李墨初则是离开,他给一七五工作室打了电话,让他们处理一下节目方面的剪辑问题。

    梁振华父子很是热切,凌飞自然不会太过矫情,一同去酒店吃了顿饭。酒店也很巧,是奥斯汀酒店,不过今天只是简简单单吃顿饭,中途并未出现意外事件。而后双方互相留下联系方式之后才离开,老人还想要邀请凌飞到家里做客,凌飞拒绝了,没有这样的必要。

    站在奥斯汀酒店门口,凌飞给闫正芳打了个电话。

    “闫正芳,过来接我。”

    “小少爷,你在哪呢?电台吗?”

    “奥斯汀酒店门口。”

    “你怎么在那?好,马上过来。”

    “等一下,我让你调查的安家的事情怎么样了?”凌飞问道。

    “我先把车开过来,我们见面再谈。”

    “好。”

    凌飞在奥斯丁酒店门口没有等太久闫正芳便赶到。

    上车后闫正芳就开始和凌飞谈起安家的事:“说起这安家,和秦妙心的秦家挺像,两家都是医药世家,传承已久。不同的是秦家更加悠久,而安家没有那么远的历史罢了。”

    “两家在燕京前些年都算是赫赫有名的医药世家,不过近些年来安家似乎有后劲不足的样子,已然出现颓势。”闫正芳说道,“当然,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再不济也很恐怖。”

    “不过最近安家好像出了情况。”闫正芳看了眼凌飞。

    “怎么说?”凌飞眉头一挑。

    “我也不知道,调查结果这么告诉我的,安家人似乎都在忙着一些什么事情?气氛变得很压抑。”颜正芳说道。

    凌飞沉吟着:“关于安家内部的人员,你知道些什么情况?”

    “安家人丁稀少,在战争年代时其实有不少人,可经历了战争年代动荡之年,安家老一辈之人只剩下安神医。现如今的家主名为安又吟,他是安神医仅剩下的孩子,却不怎么懂得医术,安神医的几个孩子中,他是最没有天分的一个。有天赋的那几个孩子,都在战场上牺牲了,为国捐躯。”闫正芳摇着头叹息不已,他钦佩安家的医者!在那个年代,如果说哪个家族的一支牺牲的最多莫过于安家!

    “但是安又吟的经商天赋确实出众,依靠祖辈余荫,发展得也是有声有色。”严春芳继续说道,“继续说他家庭,安又吟妻子也是燕京一医药世家之人,生有一对子女,儿子也没有什么医学天赋,安神医倒是有想把自己衣钵传下去的想法,奈何孙子也不争气啊。所以安又吟的儿子就跟着他学做生意,这父子俩在生意这方面还是很有天赋,儿子有乃父之风。”

    “不过说起安神医那位孙女,天纵之资啊!”闫正芳感叹一声,“据说她很小的时候就能够替人开药方治病,当时可是惊讶了不少人。可惜啊,天妒英才,她出生就患病,连安神医也束手无策,断定活不过二十岁。”

    “安又吟的女儿从小体弱多病,难以学医,浪费了她那令人惊艳的天赋。即便现在提起来也有很多人认为,如果她能继续学医,燕京将再多一位女国手。”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