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这种人也能当主持人?”凌飞扭过头对李墨初问道。台上和台下两副嘴脸,在秦妙心前和在他面前也是两副嘴脸。心眼如针尖,还势利。

    李墨初淡淡说道:“这个圈子里,她这种人并不在少数。”

    这个圈子太浮躁,大量的资本投入,只要你是稍有地位的前辈或是稍有名气,你就能拥有一切。无数俊男美女朝他们而来,主动躺上你的床。所以只要是混得好一些的明星艺人,要钱有钱,要女人有女人,对于女性艺人亦是如此。普通人的追求在他们眼里根本不是追求,他们可以轻而易举达到。

    人是一种猎奇性生物,当一个人有了一切之后,他会变成一个什么样的人?他们会追求更加刺激,所以吸毒,同性等等都会开始。这个圈子深处,要多黑暗有多黑暗,身为经纪人的李墨初再了解不过。没有足够的意志力很难在这个圈子中保持自我,只会被yu wàng所吞噬。道德标准在强大的能力与yu wàng之下,变得模糊。

    在娱乐圈中有了身份地位的人,往往会性格大变。稀奇古怪的就不说了,耍大牌那是常事,太多人变得如同徐芳这般自大狂妄。

    徐芳嗤的一声看也不看两人往外走:“好好承受惩罚吧,要怪就怪你自己嘴贱。”

    李墨初对徐芳很愤怒,却也不能在电视台做些什么,冷哼一声:“她以为这么做就能得逞,痴心妄想!”

    一七五工作室的能量远超想象,即便得罪导演组也能让他们乖乖把凌飞的分量全部播出!还得把凌飞剪辑得好好的。

    “走吧,管他做什么?”凌飞道。

    说着凌飞往前走,李墨初好奇地跟上:“你不生气吗?”一切资料显示凌飞就是个huo yào桶,一点就爆,可现在看他一点都不生气的样子。

    “我犯不上和阿猫阿狗都生气,她没这个资格。”凌飞耸肩。

    李墨初先是一愣,随即笑了起来,这个男人看来确实不一样,是自己小瞧了他。

    两人走到电梯旁,徐芳还没有下楼,也在那等电梯。周围还有好几个人,这儿徐芳不敢放肆说话,轻哼一声拉开距离和凌飞两人远了点。

    李墨初也冷着脸不看徐芳,凌飞倒是很坦然。没一会电梯到了,电梯门打开,电梯门刚打开周围之人便低呼一声。

    “台长!”

    徐芳听到台长二字急忙抬头,刚刚还冷若冰霜的脸庞一下堆满了笑容:“台长,是您啊,真的好巧。”说着徐芳第一个挤进电梯内,“啊,这位是?”

    梁振华神色淡淡:“我父亲。”

    “老爷子,您好您好!”徐芳连忙打招呼。

    老人微微颔首,对于这种套近乎的人他没什么好感。

    徐芳打完招呼时凌飞等人才走了进来,凌飞一眼便看到这位老人,旁边的李墨初也看见。

    “他是不是?”李墨初忍不住拉了下凌飞衣角。他在这里工作过一段时间自然认得台长,可她并不认识这位老人。没想到这个老人竟然是台长的父亲!

    凌飞点头,是这个老人没错,转了过身面向电梯门,他没什么兴趣和这位老人搞关系。

    李墨初有些激动,凌飞救了这位老人,而老人又恰巧是台长的父亲!稍微借一下关系,凌飞之后的发展就顺多了!不过很快李墨初情绪降下来,他发现凌飞根本就没有上前的意思。她犹豫了一会,自己要不要上去说几句?

    徐芳一直在套近乎拍马屁,周围的工作人员听得个个撇嘴。徐芳正马屁精的名号传遍电视台,哪个不知,现在一看,果然名不虚传。

    “老爷子今年高寿?看身体比我们还棒呢。”徐芳谄媚笑着。

    “七十多。”老人平淡回应,在这空间内旁边还有别人,不想回答又不合适。

    老人别过脸不想看这女人,这一扭头就看到了凌飞的侧脸。他轻咦一声,仔细盯着凌飞侧脸看。

    眼睛时刻在老人身上的徐芳心头一跳,台长父亲难道认识凌飞?

    “老爷子,您认识他?”徐芳小心翼翼问道。

    老人没有回答,位置往旁边偏了偏,想要更清楚地看凌飞的脸。

    “你是飞机上那位?”老人忍不住问道。

    李墨初心下一喜,看来不用自己找机会去说,老人自己认出来了。

    梁振华听到这话脸黑下来,他脑中第一个闪过的印象是打他父亲的人,而不是救他父亲的人。因为他父亲口中打他的人是一个年轻人,而救他的人是会中医的。会中医他脑中闪过的第一个印象就是满头白发的老中医,怎么可能是一个年轻人?最不济都应该三四十岁。凌飞这年纪一看就是二十出头,怎么也联系不到中医身上。所以梁振华第一时间就把凌飞当作是打他父亲的人!

    本来徐芳还担心凌飞和台长父亲有什么关系,一看梁振华的表情不担心了,冷笑一声:“这位不是刚才想要走后门的那位吗?”

    老人一愣,梁振华听后更加愤怒,还想走后门,这种人品肯定就是打他父亲的人,无疑!

    “好小子。”梁振华喝道,“作风不正,我们台什么时候搞这种歪门邪道!整改,必须整改。他参加的是什么节目?”

    李墨初听得愣了,什么情况?凌飞不是救了这老人吗?怎么反而反咬他一口?

    “何止啊,不仅搞歪风邪道,还牙尖嘴利得不行。”徐芳顺着梁振华的话往下编排凌飞,“台长,他参加的就是我的节目,故意耍大牌,让我差点下不了台。”

    听到凌飞是艺人梁振华更好报复了:“fēng shā!这种艺人要来何用?联系各大电台,把这种搞歪风邪道的艺人给我fēng shā了。”

    李墨初心头大跳,怎么回事啊这个?才几句话就要fēng shā?不是吧。

    那些工作人员一声不吭,猜测凌飞应该是怎么得罪了台长父亲,不然台长不至于这么生气。徐芳开心无比,没想到这不长眼的小子还得罪了台长父亲,活该!都省得她动手,快哉!

    啪地一声,梁振华脑门被老人拍了一下。

    “fēng shā你大爷。”老人吹胡子瞪眼,“你敢把他fēng shā了,明天你就别给我回家。”

    老人这句话让梁振华脑子终于转过来弯,难道不是飞机上打了父亲的人吗?那父亲方才提到的飞机上是什么意思?嗯?难道是那位中医?不可能啊,他这么年轻!

    老人露出笑容,对凌飞说道:“小兄弟,在飞机上谢谢你了。如果不是你,老朽可能命不久矣咯。”

    梁振华心头一嗝,还真是啊!他脸色立马就变了:“原来你就是救了我父亲的那位中医啊,哈哈哈。”梁振华也有些尴尬,方才怎么说凌飞的?现在知道凌飞和父亲的关系他倒是想说些话圆场,周围这么多人也不好意思开口。

    徐芳是彻底傻了眼,凌飞救了台长父亲,怎么会有这种事?再看看梁振华的表情,她心里那叫一个难受。凌飞和台长搞到一起,她还怎么给凌飞穿小鞋?凌飞不给他穿小鞋就很不错了好吧。

    徐芳这会儿都别说有报复凌飞的心思了,她已经满脑子在想怎么给凌飞赔礼道歉。

    “小事一桩。”凌飞转过头淡淡而笑,回应道。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