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回答这个问题确实也得好好斟酌一下,回答得有问题的话,对他影响也不好。

    “夺冠一定要有感想吗?”凌飞反问,“夺冠一定要发表一大堆感想证明自己的开心?就没有对于冠军看得很平淡的人?夺了冠一定要痛哭流泪才算是夺冠?”

    凌飞这一连串的反问,把徐芳问懵了。

    “对手强不强是他们的事,夺冠兴不兴奋是自己的事。”凌飞道。

    别具一格的回答,体现凌飞自己的性格,又巧妙避过徐芳问的问题。秦妙心听得为之一笑,说话挺有技巧的嘛。

    世家子弟有一点平常人比不上,那便是他们的说话技巧。大多数世家嫡系子弟,都会有一门说话技巧的课程。世家子弟肯定会面对大场面,在大场面上说错话不仅仅只是让个人丢脸,也会让家族丢脸。所以对于他们说话技巧的培训异常重要,基本每一个嫡系世家子弟都不会有很丢脸的表现,他们能轻松应对各种情况。秦妙心自然也有接受这样的培养,如今的她更是秦家的门面,爷爷和父亲没少和她说这些。

    凌飞的回答自然是不能让徐芳满意的,她心中念头频动,待会怎么设坑让凌飞再跳一次?

    徐芳挖了个坑,自己跳进去都不知道!现在竟然还打算再挖坑。她根本不知道刚刚她低情商的问话会在节目播出后引起什么样的反应。

    访谈类节目都是有流程的,什么时间段该说什么样的话,话题的进程该往哪走?这都需要主持人来把控。主持人在访谈节目当中是极其重要的存在,导演组会安排流程,但是该怎么进行下去都靠他一人。如何把承上启下的工作做好,让流程显得不那么突兀,表现得很自然,这都需要主持人的功底。

    徐芳虽然人品不怎么样,但主持功底确实不错,在话题的转合之上做得极为到位,很自然就过渡到下一个话题。

    “两位医术都很高超,妙手回春,药到病除。现场的观众想必都想看看,不知道两位能不能在这给我们展露一下。”徐芳笑问道,这是节目组的安排,方才流程他也有和秦妙心提过。

    秦妙心点头:“可以。”

    “那我们就开始吧。”凌飞还没有回答徐芳就说道,凌飞的话对她来说无关紧要,“嗯,就在我身上试一试吧。两位给我看看病,说说看我有什么症状?最近这段时间我确实也不舒服。对了各位观众,我得提前声明一下,我可不是托。”

    徐芳笑着说道,惹得台下观众哈哈大笑,今年春晚那魔术表演当托的主持人可是被当做梗大火了一把。徐芳说这话用了个梗,让观众们发笑。

    导演组在下面面面相觑,本来这个环节是要找台下观众的。这样才能证明没有托,更能展现两位的医术。没想到中途徐芳变了卦,竟然提出自己来看病。沉吟许久总导演没有说话,自己就自己吧,徐芳说了这话应该不会再被怀疑是托。

    徐芳当然是有自己的小心思,她想要报复凌飞一番,如果让台底下的观众上来,凌飞要是能检查出来,不是让他增长名气吗?徐芳就是要让凌飞回答不上来才故意说了自己。待会就算凌飞答上来,她也说不是,秦妙心说什么她都说是。这样一来不仅捧高了秦妙心还贬低了凌飞,对徐芳而言一举数得。

    “妙心,你先看吧。”徐芳笑着说道,如果让凌飞先看,他答出来后自己否认,秦妙心看还是这个病那可就白忙活了。她必须让秦妙心先看,待会儿秦妙心说了什么病凌飞若是说同样的,她就有了借口反驳,说凌飞跟风其实自己不会云云,说得隐晦一些绝对能把凌飞给贬低下去,让他在观众面前丢脸。

    秦妙心轻轻点头,伸出玉手替徐芳把脉。凌飞也稍微瞟了徐芳几眼,在她手指上稍稍注目。把完脉之后,又让徐芳吐舌头看舌苔,看眼白。一番下来秦妙心的神色不复方才笑容,上上下下又打量了徐芳好几遍。

    注意到秦妙心的神色,徐芳心头一紧,该不会是自己有什么情况吧?不对啊,前段时间才体检过,并未出现什么严重的情况。

    “妙心,怎么了?我是不是生大病了?”徐芳淡笑自若地问道,心中早已揪紧。

    秦妙心措辞片刻:“徐芳姐,你体内阳气虚弱而阴寒旺盛。脏腑功能低下,气血运行慢。平时是不是容易疲劳乏力,精神不振?手脚冰凉怕冷,嗜睡,吸收消化也比较差,平时容易感冒甚至反复感冒?”

    徐芳听后心头一震:“是的。”

    齐妙心抿了抿樱唇:“痰湿停滞、气滞血瘀、痰湿结节,易生肿瘤。徐芳姐,我劝你这周好好去检查一下你的肝脏。”说得秦妙心又摇头,“也可能太早期,医院可能查不出来。”

    徐芳脸色发白,易生肿瘤?听秦妙心这话的意思,她得了癌症?即便只是早期,也让她心惊肉跳。

    “真的吗?”徐芳声音都发抖了。

    “从我的观察来看,是这样。”秦妙心很少看错病,但她也不敢说百分之百准确。

    “妙心,快救我!”徐芳急了。

    台下的观众和导演看傻了眼,这么戏剧性的吗?徐芳的癌症都看出来了。即便说秦妙心明满燕京,医术超凡,但不信的大有人在,他说的是不是事实还有待商榷。

    “这需要一个持续性的治疗过程,治好病不是太难,你放心,无需着急。”秦妙心温柔笑道,这病也不是没得治,别说她了,拿到医院进行早期治疗也是可以的。

    “我可就指望妙心你了,下去我们再聊聊吧。”徐芳控制自己的表情,尽量不让自己太丢脸,得知自己得了癌症,他很难保持淡定。

    秦妙心含笑点头。

    徐芳看向凌飞,这家伙太会说些什么?

    “凌先生,帮我看看吧。”徐芳面无表情说道,伸出了自己的手。

    “不必了,刚刚秦妙心看时我也跟着看过了。”凌飞摆手,表示不需要再把脉。

    凌飞不需要把脉,徐芳还不想给凌飞把呢,给这样的人握一下手她觉得恶心。

    “敢问凌先生,可看出我有什么病了吗?”徐芳问道,心中却暗道如果凌飞敢和秦妙心说的一样,他就敢怒怼凌飞,得知自己患了癌症她心情更糟糕,很想发泄一下。

    “除了秦妙心刚刚说的之外当时没有其他大病。”凌飞说道。

    徐芳脸上浮现讥讽,果然说不出什么来,正准备开始怒怼之时凌飞又道。

    “但是,我有几句话要提醒你一下。”凌飞悠悠说道。

    “什么话?”如果说不出任何一点沾边的话,徐芳准备开始攻击凌飞!

    “夫妻关系搞和谐一点,别搞得自己阴阳不调,欲求不满。”凌飞缓缓说道。

    凌飞这话让台下哗然,欲求不满这四个字都说了出来!大家看向徐芳的眼神大为怪异,徐芳还想怼凌飞一番,没想到让凌飞反手将军脸色臊红。

    一旁的秦妙心霞飞双颊,她刚刚也看出来,但这种话她不好意思说,待字闺中的女孩怎能说这种话?

    “还有,你的妇科疾病也得看看,是什么我也就不多提了,免得你脸皮挨不住。”凌飞又说道。

    这话说完徐芳脸彻底黑了。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