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摸到凌家的意图,对此凌飞也不在意,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任凌家有何计划,他自岿然不动,以不变应万变。

    今天下午需要参加节目,节目有秦妙心,这可以说是凌飞去节目的一大理由。昨日看到秦妙心,他给凌飞的印象确实很不错,妙手仁心秦妙心,担得上她名字中那两字。

    和李墨初约定了在电视台门口见面,凌飞让闫正芳开车送他到电台。燕京的路他确实得好好熟悉熟悉,在这里可能要呆上一段时间,有这个必要。当年的他几乎都被闷在家里,去外面的世界很少,以至于他在燕京生活了十几年,却也不了解燕京周围地段。

    到了电视台时间两点四十五分,距离和李墨初约定的时间还有十五分钟,并不算迟到。凌飞让闫正芳先离开,自己走到电台门口。刚到门口,就看到一位身着黑色职业套装的女性,她鼻梁上架着黑色无镜眼镜框,知性成熟。

    看到凌飞,李墨初走了过来:“凌先生。”

    “现在就去参加节目?”凌飞问道。

    “我们先去后台。”李墨初带着凌飞往电台里走。

    走进电台之后,凌飞发现好像不少人都认识她,对她微笑致意。

    “你对这里很熟悉?”

    “曾经工作过。”李墨初说道。

    “怎么跑出来干经纪人了?”

    这个问题李墨初没有回答,只是前头走去。凌飞也不追问,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自己的**,在别人不愿透露的时候就不该多问。

    “这是一档什么节目?”关于这点凌飞还需要了解一番。

    李墨初放缓脚步,对凌飞说道:“这是一档访谈类的节目,收视率较高,也比较正式,非娱乐性质。你要走的方向定位工作室已经帮你安排好,更加正式化,稍微偏向娱乐的中医艺人。这档节目很适合你,也适合你的曝光。”

    艺人都有相应的定位还有人设,在经纪公司包装你的时候会给你定一个人设,以后你的职业生涯就会往这方面靠拢。不论是综艺中的表现,还是你电影电视方面的剧本挑选,都和这息息相关。

    “本期节目的重点就是关于中医,所以请了两个人来,一个是名满燕京的秦妙心,还有一个就是近段时间妙手仁心节目很火的你。”李墨初说着顿了顿,“一南一北,一个更趋向于专业,实力得到所有人的认可。一个更偏向娱乐,认可的人并没有那么多。”

    说到这凌飞若有所思,也就是说,这节目请他来,更多是把他当成娱乐性的中医?秦妙心名满燕京,甚至可以说名满华夏,华夏稍微有些身份地位的人都知道燕京有这么一位女国手。他的身份和名气与秦妙心比起来,差得就远了。

    “所以,到时候你尽量展现你的专业性,这很有必要!”李墨初说道。

    “看情况吧。”凌飞随口道。

    李墨初带凌飞到了三楼进后台,后台的工作人员在忙碌,李墨初带凌飞去了一间休息室。

    走进休息室凌飞看到了三个人,三个都是女性。两人坐在沙发上聊着天,凌飞一瞧,是秦妙心和一位年纪大抵有三十来岁的女人,还有一位站在秦妙心身后。

    听到门响,几人看了过来。

    “呀。”看到凌飞秦妙心轻呼一声,昨天才见的面,今天竟然又见了面。他猛然想起昨天凌飞对他说的话,看来我们之间很有缘……

    这位三十多岁的女人皱了皱眉:“你们是谁?”

    李墨初巧笑倩兮:“他是凌飞,本次节目的另一个嘉宾,我带他过来和徐姐打个招呼。”徐芳,这档访谈节目的主持人。

    “哦。”徐芳反应平淡,上下瞥了凌飞几眼,扭过脸笑眯眯地对秦妙心道,“秦小姐,您爷爷身体还好吗?”仅仅一个平淡的回应就跳过了凌飞和秦妙心热切聊起来。

    李墨初眉头不着痕迹皱了皱,早听说徐芳势利眼,今天算是见着了。

    “挺好的。”秦妙心礼貌性地笑了笑,视线往凌飞那边飘,她也是感觉到徐芳对凌飞的态度异常平淡。

    凌飞视线从徐芳身上瞥过,转过身在秦妙心身旁的沙发坐下。李墨初跟在凌飞身后站着,凌飞不走她当然不可能拉着凌飞离开。

    凌飞竟然还坐下,这让徐芳露出不满之色。但秦妙心在场她又不好说出过分的话,她不想秦妙心对她印象变差。

    看也不看凌飞,徐芳继续和秦妙心聊天:“听说新城有个叫妙手仁心的节目,妙心怎么不去参加呢?”徐芳笑得很灿烂,瞥了眼凌飞,“如果你去,那些阿猫阿狗什么的都得输,肯定是你冠军。如果得了冠军对你来说也是很好的,这节目有助于你往娱乐圈这方向靠。”秦妙心既然有意来这档节目证明秦妙心有心进娱乐圈,徐芳自然能猜得到。

    秦妙心摇着头:“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不可自视甚高,即便我去了,也不一定能夺冠。”秦妙心顺带眼看了看凌飞,昨天看到了凌飞的明心手,他知道凌飞的医术必然不弱。而且周老先生也参加了比赛,比赛的含金量是有的。

    “哈哈哈,妙心真是太谦虚了。”徐芳笑道,“妙心的医术可是可以与老辈神医比肩,那节目什么出名中医都没有,含金量太低,你去绝对没问题。”

    李墨初面露不悦,徐芳说就说吧,为什么每次都往凌飞这边看?是想要说明凌飞的医术其实很差,只是靠着那些医术水平差的同行衬托?李墨初小心观察凌飞的表情,凌飞这么大脾气一个人,不会生气了吧?

    生气吗?这倒不至于,李墨初太小看凌飞。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惹得凌飞生气,徐芳在凌飞眼里算什么玩意儿?

    凌飞就听着两人聊天,也没有搭茬,他只是找个位置坐下而已。来休息室不是为了休息是什么?

    ……

    电视台大厦顶层,电视台台长办公室内。

    咔嗒一声,门外走进来一位老者。看到老人,坐在办公室内的台长马上站起来。

    “爸,你怎么来了?”台长急忙迎上前来。

    “过来当然有事。”老人威严说道,直接在台长的位置上坐下,台长像个小学生一般站立在桌旁。

    “什么事啊?”

    “帮我找个人。”老人淡淡道。

    “找什么人?”

    “不知死活的人。”老人手敲着桌面,“我从新城回来,在飞机上犯了哮喘。”

    “什么,爸,你没事吧。”台长急忙问道。

    “有事我还能站在这儿?”老人反问。

    台上有些尴尬的笑了笑:“您继续说。”

    “我当时也是情急,抓住一个年轻人的脚,想让他帮忙。没想到他不仅不帮忙,反而来踹我……”老人稍微描述了一下那天的场景。

    台长听得脸色阴沉,目露凶光:“好小子!该死!”竟然有人敢对他梁振华的父亲这么动手!活腻味了。

    “爸,你放心,我一定在最快时间内找到他。”电视台的情报工作很强,梁振华有十足的信心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

    老人颔首。

    “对了爸,那当时您在飞机上怎么办?”梁振华问道。

    老人微微露出一抹笑容:“也算我幸运,当时有个中医救了我……”老人又把凌飞当时救他的事情讲述了一遍。

    听完后啪的一声梁振华手拍在桌上:“我一定找到他,好好报答。”

    老人梁振华拍的这一下吓到,瞪眼梁振华:“你是嫌我哮喘病犯不死,想拍桌子把我心脏病吓出来吗?”

    梁振华苦笑一声:“哪有啊,爸。”

    梁振华清楚,自家这老头就是嘴巴毒了点,人其实好得很。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