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大的口气。”

    随着脚步声,一位年轻人由周围的婆娑树影之中走出。他唇红齿白,面如冠玉,身姿挺拔,俊朗不凡。俊朗的容颜在凌家恍若白昼的灯光下,看得一清二楚。

    凌飞望了过去,微微眯眼,正主终于出现——凌子轩。

    “嘿,子轩少爷来了,这回有意思。”

    “你们说这凌飞会怎么死?”

    “还能怎么死?当年怎么玩现在就怎么玩。”

    “真是够精彩的,好戏要登场了。”

    “子轩哥。”年轻人捂着脸跑到凌子轩身旁,他会对凌飞动手自然是凌子轩授意。准确的说,凌子轩并未直接授意,即便他不说要对凌飞动手之言,也会有无数人前仆后继对凌飞动手。

    凌子轩看着眼前这位听起来已然陌生的人,两年的时间他都快忘了凌飞这个玩具。凌飞在凌家无足轻重,已经消失两年谁会去记起他?可前段时间因为联姻事宜重新提起凌飞这个人,他才想到有这么个玩意儿。

    凌飞回来他本想让人敲打一番,却没想到在凌飞面前折了戟。当他知道凌飞的身手时颇为讶异,当年那个任人欺辱的小子竟然能咸鱼翻身。他不知道凌飞这两年在新城经历了什么,为什么能有这么大的变化。可他还不信,毕竟凌飞之前给他的印象太深,所以他派了年轻人过来试探。年轻人在年轻一代身手尚可,能够试探出一二。

    现在过来他知道无需试探,眼前2号和4号他知道是何等人物,这两人竟然同时出手阻拦凌飞,足以证明凌飞的实力有多可怕。他眼界自然不凡,因此心中更加不敢相信,凌飞如何做到在这两年时间内达到现在的实力?

    好奇归好奇,凌子轩依旧丝毫无惧。武力再强又如何?在世家子弟面前武力再强的人都上不得台面,那些人充其量是世家的打手而已。世家所掌控的力量能够轻易解决这类人,你实力强,我完全可以用qiāng暗杀,一次不行两次,两次不行三次,只要有足够的财力支撑,能耗到你死!世家想要让你妥协的办法太多太多,这只是其中之一。

    凌飞没有理会凌子轩,朝着年轻人走过去口中淡淡道:“跪下求饶,饶你不死。”

    年轻人冷笑:“有种你就来试试看。”他不信凌飞敢动手,他也算是凌家人,他是凌老爷子大女儿那边的孩子。凌家嫡系女儿不外嫁,都是他人入赘。

    “你认为我不敢?”凌飞笑了,迈步靠近。

    2号执着地挡在凌飞身前,他意识到不妙,今天可能会出事!凌文敬下令让他监视凌飞,在他手底下若是死了人罪过可大了。

    凌飞斜了眼2号:“滚。”

    4号也围了过来,挡在凌飞身前。

    “呵,不知死活,那就连你们也一起杀了。”凌飞手一晃,一把冒着幽光的黑色物体出现在手中。

    咔哒一声,手qiāng上膛。凌飞指着2号:“三秒钟给你滚的时间。”

    “三。”

    “二。”

    4号和2号对视一眼主动朝凌飞进攻,他们想要夺下凌飞手中的qiāng。

    “一。”

    凌飞话音落下,2号和4号已经冲上前来,凌飞后退半步猛地踢腿,带着万钧之势。4号双臂挡在身前,直直撞上去。4号步步后退,凌飞也向后踉跄一步,他顺势开qiāng。

    4号闷哼一声,他的脚面中了凌飞一qiāng,脚掌被打穿。

    qiāng声响凌子轩神色微变,这小子两年不见疯了吗?在凌家也敢动qiāng。周围之人也是纷纷色变,凌飞的举动出乎预料,一些胆小的直接离开,生怕凌飞的qiāng波及到他们。

    见到凌飞真敢动qiāng,2号有些犯怂,没有立即冲上前来。趁着这个空挡,凌飞直接对年轻人开了两qiāng,分别射在他一只手和一只腿上。

    年轻人惨叫一声软倒在地,手臂和大腿血液喷薄而出。众人惊呼,凌飞行为大胆放肆,毫无顾忌,这里可是凌家,他怎敢!

    凌飞最终还是没有打死年轻人,而是收起了qiāng。如果此人是当年侮辱过他的人,他会毫不犹豫开qiāng射杀,言语上的侮辱,废他一只手一只脚足矣。

    4号望着凌飞的目光更加怨恨,眼中怒火直燃,有些抑制不住想要上前报复凌飞。2号和4号多年合作,当然明白他的心思,挡在他身前微微摇头。凌飞的身手不比他们差多少,qiāng法更是卓绝,冒然动手讨不了好。

    “哈哈哈!”一声大笑在此刻沉寂的氛围下,显得尤其突兀,众人定睛看去,是凌子轩。

    凌子轩笑意宛然:“凌飞,看来我们得重新认识认识了,两年不见你变化可不小。”这种时候还能够坦然而对,凌子轩城府颇深。说着凌子轩伸出手来,想要和凌飞握手。

    凌飞乜了眼凌子轩,嗤笑一声转身往房间内走去,根本不予理会。

    凌子轩的手僵在半空中缓缓垂下,脸色沉如水,仅仅是一瞬间复又恢复如常,无人看到他神色上的变化。凌子轩淡淡而笑:“我这个弟弟啊,确实长大了呢。”眼眸深处闪烁火光,凌飞,他必杀之!

    凌飞举动让周围的人热议开来。

    “这小子还长脾气了?”

    “给脸不要脸。”

    “嘿嘿,接下来的戏更好看了,得罪了凌子轩,凌飞可别想有好日子过了。”

    “凌子轩报复心出了名的重,这小子完蛋了。”

    “说话注意点,别让他给听见了。”

    “听见就听见呗,怕什么。”说是这么说,这人还是放低了语调。

    凌子旋在凌家势大,可也不是说在凌家没有任何人讨厌他,像他这种报复心重的人,在凌家也是有许多仇人。加上凌家内部pài xi dou zhēng,对凌子轩不满的大有人在,例如凌二老爷一脉,对凌子轩就相当不感冒。

    “哎,你们别说,现在这凌飞还挺有个性的。”

    “挺酷的呢。”

    “这两年时间变化真大啊。”

    凌飞走到门口脚步顿了顿,扭过头看了眼2号:“明天早上之前,我要看到完好无损的窗户。”

    “你!”4号心中火起,还没等他说出话来,凌飞就走进门内砰的一声关上门。

    2号深深看着凌飞的背影,心中暗道,该报告家主了。医术,身手,性格,这样的人……

    凌飞进来,闫正芳满脸苦笑:“我的小少爷,您这动作未免也太大了。”今天来凌家凌飞起几场冲突了?就不能消停一点吗?

    “我有分寸。”

    凌飞说了一句上楼,在做什么他心中有数。就比如说方才,至少没有杀了那个年轻人。其实……从早上到现在,他所做的事程度一直在加深,他在试探凌家对他的容忍度,凌家的底线。

    随着一步步底线的探知,凌飞心里涌出一股怪异的感觉,怪异在哪里他又说不出,只是直觉告诉他很奇怪。所以他现在做的事还在进一步加深程度,他已经在凌家开qiāng,这对凌家来说是绝对不允许的事,如果凌家这都能容忍,他就该好好考虑一下这门婚事了。

    一位凌家庶子和魏家不受重视孩子的婚姻,都到这种程度还不对凌飞做任何一点处罚,必有怪异之事。

    看着凌飞回楼上,闫正芳回想今日一整天,看似凌飞做的举动很过分,可实际上并没有受到任何处罚。是不是说凌飞早已经算好,拿捏着自己的身份,一步步在逼着凌家?

    想了半天闫正芳摇头,凌飞的心思很深,所思所想必有其原因。只要凌飞能保证自己安全即可,想要成为凌家继承者,目前第一步要做的是在凌家稳定下来。听着外头的动静闫正芳不管不顾,也上楼找了个房间睡下。

    凌飞回到房间后,给唐娉婉发了个视频,没有片刻就接通。画面中的唐娉婉穿着紫色纱裙,微微低胸,露出一抹沟壑,鼻梁之上架着金丝眼镜,好像是在看书。

    “睡了吗?”凌飞笑问道。

    “这会儿谁会睡觉,我是猪吗?”唐娉婉皱皱琼鼻。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