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飞和闫正芳三人走进后,围观的人犯嘀咕。

    “刚刚我就想问了,除了闫先生之外,旁边两个人是什么人?”

    “我好像见过,当时我看到他们是跟在家主身边的。”

    “你这话什么意思?难道说是家族派来保护他的?”

    “呵呵,保护不尽然,监视的可能性我觉得很大。”

    “我觉得也是,我都听说了,这次和魏家联姻的事很重要,家主定然不容有失,稳妥起见派人监视凌飞也可以理解。”

    “有什么重要的,如果真重要,就不会是魏家老三来和我们凌家联姻了。”什么样的地方有什么样的眼界,身处凌家即便下人也有不凡眼界。

    “就是,魏家也不算太弱小,如果真有重要联姻的盘算,也该让魏老大老二家的孩子前来联姻。”

    不知道外面的议论纷纷,凌飞已经走进房子内,房子里静悄悄地,这会儿好像没有其他人在。

    凌飞径直走向左手边一个房间,打开门一看,这里是一空旷的房间,房间里什么都没有就放着一架钢琴。这里曾是凌飞的琴房,也是他当年呆得最长时间的地方,他的童年,他的过去,都是由那架钢琴陪伴他度过。

    凌飞目光复杂,走到钢琴旁。原本这里应该摆设齐全的,不知为何只剩这架钢琴,而这架钢琴他再熟悉不过,确实就是他当年所用那架。伸手抚过琴键,凌飞轻轻按下,钢琴发出清脆的声音。

    凌飞闭着眼睛,感受着琴键发出的音节,那不是简简单单一个音,而是他的回忆。良久凌飞睁开眼:“闫正芳,想办法把这架钢琴给我运回新城。”

    闫正芳什么话也没说,只是点头:“明白。”

    凌飞走出房间上楼,在二楼左侧走进一个房间。房间空无一物和楼下一样,这里曾是那位伟大母亲的房间。当年这里给凌飞的感觉是温馨,现在剩下的只有惆怅与回忆,母亲已经不在,一切都被搬空。

    绕着墙边走了一圈,凌飞看到当年自己成长时的印记,一处墙角刻着自己的身高,条条黑线记录着岁月的痕迹,铭刻着凌飞成长的记号。

    门外的闫正芳静静打量着房间,又时不时看身旁的2号和4号。这两个面无表情如同死人,好像世间不存在有能引起他们波澜的事情似的。

    随后,凌飞又去了一趟自己的房间,不出意料也是空的。在他离开之后,所有属于他们的东西,他们的回忆都被搬空,只余四壁。

    回忆已空,无处忆往昔,徒留神伤。饶是凌飞,亦幽幽而叹,感怀曾经……

    不知多久凌飞下楼。

    凌飞像是想到什么对二号和四号说道:“既然他让我在凌家住下,我住哪?”

    2号机器一般回答道:“子殷区。”

    子殷区是凌家一个区域,凌家范围极大,都是分区而住。仆人们都住在东区,也就是凌飞现在所在区域。而子殷区是凌家年轻一代居住之所,其中包括凌家庶出子弟,凌家近戚子弟,以及一些不受待见的凌家嫡系。至于凌老爷子及凌文敬等人则是在中央区域,里面住的都是凌家首脑级人物,以及极为得宠的嫡系子弟。

    区域划分也代表着你在凌家的地位,可想而知凌飞当年的地位有多差,都和佣人住在了一块,甚至连凌家庶子所在的区域都进不了。

    凌飞略微颔首:“好,你们两个把这架钢琴抬到我住的地方。”

    凌飞说完,两人动都没动,苦力活能轮到他们?开玩笑吧。他们两人实力达到六星水准,到哪里谁不是毕恭毕敬,凌飞让他们做苦力,怎么可能答应!

    “不做?”凌飞淡淡道。

    两人还是没有出声。

    “你们这两随从可不够称职。”凌飞道,“既然这样,教训教训我的随从,没有意见吧?”找机会废掉一人凌飞可是想了很久,这两人的实力摆在这,对他限制是有的。

    4号情绪有了波动想要动手,2号伸手拦住,淡淡回道:“待会儿就会有人把这钢琴送到你的住处。”

    “哦?”凌飞笑了笑,“有人能帮我送过去最好,那倒是不需要你们。不过你可得给我记好了,我要是看见这钢琴有哪一处磕掉碰掉,我会杀几个人助助兴。不要怀疑我的实力,你们两个人对付我就够呛,难道还想阻挡我杀人?”

    4号拳头缓缓握紧,2号却应声道:“放心,保证无损。”

    吩咐好这两人凌飞对闫正芳说道:“我们走。”

    “去哪?”

    “去我老丈人家看看。”凌飞笑着说道,他说的自然是唐仲英家。

    闫正芳看了看2号和4号两人,他们同意吗?

    管他们同不同意,凌飞已经走了出去。他想要做什么谁也阻拦不了,如果这两人敢阻拦刚好有借口杀掉一个。

    闫正芳见这两人也没有阻拦的迹象,安下心来跟着凌飞离开。

    凌飞这一路可真是备受瞩目,凌家消息传得不慢,到这会儿,大票人都知道了凌飞的身手,一传十十传百,凌飞身手强的消息很快就传遍凌家,那些个还想对凌飞动手讨好凌子轩的小人物纷纷绝了想法。来几十个都不够凌飞打的,他们还是算了吧。也有部分人不信蠢蠢欲动,可还是准备先观望一番,没有动动手。

    凌飞坐上闫正芳的车,2号和4号两人也开起一辆车跟在凌飞和闫正芳后头。

    “小少爷,我们就这么让他们跟着?”闫正芳看了眼车外后视镜。

    “就让他们跟着。”凌飞毫不在意,“一些情况下他们能派得上用场,能省不少麻烦。”

    “这样很不方便。”时时刻刻都有人跟在身后,闫正芳都不舒服。

    凌飞不置可否,这对他来说并不是第一次的经历,曾经执行任务他也当过卧底,被人派手下监视他很有经验。

    “我老丈人那你知道在哪吗?”凌飞问道。

    “唐仲英先生吗?这我倒是知道。”

    “去他那。”

    从凌家到唐仲英那有相当一段路程,闫正芳开着车,凌飞和他聊着。

    “小少爷,我在燕京呆不久,新城那边离不开我。我给您一个电话,之后如果有什么问题您就打这个电话。”闫正芳说道。

    “好。”

    车行至一半,凌飞手机响起。他拿起一看,是李墨初。

    “凌先生,明天有空吗?”李墨初直接问道。

    “没空。”

    李墨初顿了顿:“这边有个重要的节目需要你参加,对你的曝光率来说很有作用,他是和医药沾边的节目。”

    “没空。”凌飞还是这个回答。

    李墨初大概是猜到了凌飞会有这样的回答,笑着说道:“凌先生,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秦妙心?”

    秦妙心?凌飞心中一动,这位女国手他已经不是第一次听说了。传闻医术惊人,被誉之为国手,还是某位领导人亲口所言。最重要的是她够年轻,似乎年龄和他相差无几!

    “燕京女国手,豆蔻年华,医术超凡,妙手仁心。曾有好事者将她评为燕京四美之一,美丽卓绝。可以说所有医者的人都想见她一面,尤其是男医者。”李墨初这话带着满满的诱惑力,似乎在……勾引凌飞。李墨初也知道凌飞不受一般诱惑,可在医术这方面又怎么说?

    “明天的节目她很可能也会参加,到时候你可以一睹芳容。”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