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话说完了吗?想死尽管挡着。”凌飞淡漠说道,说着他迎面往前走。

    这群人讥讽大笑,几个人走上前来挡在凌飞身前:“小少爷准备就这样过去吗?不像以前一样给我们舔个鞋?”

    凌飞面沉如水,倏的伸出双手疾如闪电,眨眼间双手掐在两人脖子上,一手一个凌飞高高抬起。这两人还没反应过来就让凌飞吊起,悬在半空之中。凌飞快步迈前几步,双手猛地用力压下将两人脑袋往地上砸下。

    砰砰两声,众人能感觉到地上烟尘都飞起。这两人一声都没吭出直接陷入昏迷,旁边的人看的眼皮直跳。太快了,凌飞出手速度实在太快,他们都没看清这两人已经倒地。脑瓢都快被炸开了吧,血液直流。

    “这是最后一遍,不想死就给我滚。”凌飞迈步走去,两脚踩在地上两人脸上。

    几十号人让凌飞这手动作吓傻,对视一眼还是挡在前头。两年前的凌飞太过于懦弱,虽说这会儿的威慑力极强,可两年前的印象更深,他们还是有些底气在,只当做凌飞是趁两人不备而已。

    话已经说到最后一遍,凌飞说一不二,现在他不会再留手!

    挡在最前头的是领头之人,在凌飞过来时他还想主动出击,凌飞手一拂推开领头之人的拳头,膝盖顶起重击他的下体。

    呃……领头之人眼球突出血丝密布,跪了下来。

    凌飞高抬腿如如同巨斧斩落,劈在领头之人的脑后,砰的一声,他的额头也砸在地上。又有人冲上前来,凌飞侧身旋转回旋踢,带着万钧之力将之踹飞。

    一个接一个,数十多人扑涌上前来,凌飞若闲庭信步一般,挪腾旋转,左避右闪,躲避的同时进攻,一拳一脚都能打趴下一个。虽然这么多人进攻,凌飞的步伐依旧在前进,即便是躲避,他也是在前进着躲避。不仅仅只是单纯的躲避,凌飞每一次躲避都伴随着进攻。

    在车内的闫正芳看得眼睛越瞪越大,不到三分钟,眼前所有人都倒了下去!他心中震撼,想到奥斯汀酒店那一晚,那晚他没有看到具体情况只在为结果震惊。现在过程看了个清楚,其中震惊无以复加。

    最震惊的不是闫正芳,而是那些倒下的人。他们大部分是凌家的手下,两年多前就在凌家。因此他们了解的凌飞,当年那个任人欺辱也不敢吭一声的凌飞,现在变得如此可怕,怎么能不叫他们震惊?

    满地哀嚎,凌飞目光平淡,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缓缓前进。

    闫正芳将车子开过来,在凌飞身旁停下:“小少爷,上车吧。”

    凌飞生生看了眼闫正芳上了车,坐上车后凌飞说道:“想让我庇护于你,我需要看见你具体的行径,如果往后还如今天这般,你只能被pass。”

    闫正芳苦笑一声,没有办法,他和凌飞不一样,他顾及的太多,他有父母家人孩子。凌飞刚才那样的命令,他敢执行?碾过去,他凭什么?如果他是凌飞,这样的身份他倒敢,可他不是啊!

    “仅此一例。”凌飞闭上眼睛,不用再多说,让闫正芳好自为之。

    闫正芳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凌飞的行事风格谁能跟得上?他可以说是阅人无数,可从来没有见过哪一个人像凌飞这样,无法无天,毫无顾忌,霸道强势!陈景山那样的人想杀就杀了,燕京凌家这样的地方,想闯就闯了,敢问普天之下有几人敢像他这样做?

    此刻,一栋古建筑内,厅中古色古香,四处名字画装裱极为雅致。正中央柜台上袅袅檀香燃起,衬得厅堂一股独特氛围,这是凌家议事大厅!

    首座之上坐着一位能有60多岁的男人,他身着华服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大厅除了他,旁边还有几人坐于下方,都在低声议论着什么。

    外头噌噌跑进来一位凌家下人,他面色着急,急急忙忙说道:“家主,不好了!”

    华服男人神色淡淡:“死了没?”

    进来的下人愣了愣:“不清楚。”

    华服男人听到这话眉头一皱,这群人下手这么没轻没重吗?凌飞即将与魏家联姻,他们应该很清楚才对,把新郎打残废了怎么办?

    “怎么不去检查一下?”华服男人问道,“速去确认情况。”

    进来的下人挠了挠头:“人太多,倒了一地,不知道怎么检查。而且他正往这边走,我们不敢过去。”

    华服男人听到这话有些不明所以,人倒了一地,这是怎么回事?

    “具体如何,详细说明。”华服男人说道,底下那些人也都是神色怪异。

    几乎所有人都认为,凌飞来凌家遭遇肯定像两年前一样,在凌子轩母子的威压下肯定不好过。对此大家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任他们怎么侮辱都可以,只要不让凌飞死了。可现在竟然说满地的人,这令他们费解。

    凌飞在新城所作所为人家没人关注,那个弃子两年前有多么懦弱他们看在眼里,没有人认为凌飞去新城会有什么样的改变。无人关注,导致凌飞在新城的所作所为无人知晓,他们对于凌飞的观念还停留在两年前。也正是因为如此,凌飞在进来时才会遭受那么多人的轻视,换是在新城,谁敢?

    这位下人顿了顿,开始说起凌飞进来的情况。门口的年轻保安将情况说的很明白,他们这群人在后头看得也很清楚,将情况原原本本告诉华服男人。

    “你说什么?他一个人把几十个人都打倒了。”华服男人左手边一位神情惊异。

    “你该不会看错了吧。”另一人也开口。

    “我不信。”这位直接摇头。

    没有人敢相信凌飞会这么强,两年前那位懦弱得不像样的孩子会如此恐怖?一个人打几十个,实力少说也达到非普通人标准,或者准确来说二三星雇佣军实力标准乃至更高。

    两年时间从毫无基础,且身体赢弱的情况下,走到这样的实力,他们没法相信。作为凌家之人眼界自是开阔无比,明白一个毫无基础且错过最佳锻炼时机的人想要在一两年之内达到二三星雇佣军标准有多难!

    不错,这正是归一诀最神奇之处,凌飞如果光靠自己锻炼,想要恢复前世的实力几乎不可能。可归一诀就是能够让他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达到五星雇佣军水准。

    华服男人一直保持沉默着,片刻他微微一笑:“让他进来,我凌家有这般优秀子弟,应该高兴才是。”

    “优秀?”右手边一位嗤笑道,“大伯未免太抬举他,莽夫而已。”

    “就是,会两手功夫算得了什么?这样的人在凌家一抓一大把。”左边一位也同样不屑。莫家能轻松派出四五星雇佣军水准的人来保护陈景山,凌家难道会没有这般力量?

    “哪怕是超越五星雇佣军水准的人物,还不是任由我凌家以驱驰?”

    “一个空有武力的人,永远只是工具,谈优秀,他们不配。”

    世家子弟对优秀的定义永远是,能够掌控且运用力量的人。这样的人心性成熟,心智若妖!

    一个人武力是否出众,能否运营一家巨型公司,个人能力有多强,这对于世家来说无足轻重,那样的人只是他们手底下驱驰之人而已。世家继承者必定是有能力手腕掌控这般人才的人!

    古时帝王并不需要有多么出众的领兵能力,也不需要能如何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他们只需要会任人唯用,掌控他们即可。一位优秀的世家继承者,亦如此。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