闫正芳直觉得头皮发麻,想必现在整个新城的人都知道吧,得罪凌飞是何等下场。眼前这个年长保安完全不知道天高地厚,他望着年长保安的目光中带上了些许可怜。

    咔的一声,年长保安从保安室中走出来,他高高抬起自己的脚。

    “来,和当年一样,从这里钻过去。”年长保安指指自己的胯下说道。

    凌飞神色冷淡,猛的一脚踹在栏杆之上,固定住的栏杆竟是让凌飞一脚踹裂开,栏杆顺着固定处旋转180度砰的一声砸在年长保安的腰侧。速度太快且行动匪夷所思,年长保安完全想象不到,被打了个结实。

    年长保安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颤抖了一下,刹那间仿佛窒息,剧烈的疼痛由腰侧传来,瞬间传遍全身。年长保安忍受不住疼痛,不由自主跪下,额间汗水密布,脸色发白。

    “凌子轩也就只会干这些小家子气的事。”凌飞单手托住断裂的栏杆,稍稍一扯,还未彻底断开的栏杆连接处直接被他扯断,他单手举起那根巨长的栏杆,“既然你愿意给他当狗,就要有被人教训的觉悟。”

    言罢凌飞高高举起栏杆,猛的甩下砸在年长保安的背上。噗的一声,紧随着是咔嚓一声,栏杆被拦腰打断,能清晰听到年长保安背脊骨断裂的声音。年长保安一声都吭不出来,仿佛没了气一般,张着嘴巴无声嘶吼。

    里面那位年轻保安人都看傻了,这么长的栏杆,单手在尾端举起,那是有多么恐怖的力量。不仅仅只是举起,还能轻松驾驭,打起年长保安来毫不费力,这位是凌家少爷?为什么从来没有听说过那位凌家少爷这么厉害。

    凌飞可没有停下,因为他想起了曾经的过往,确实印象中有这么一个人。也确实如这年长保安所说,当年凌飞从他胯下钻过去,准确地说不止他一个,而是加上凌子轩等人好多个!

    凌飞眼眸冰冷,当年凌飞太过不争气,任人欺侮,但现在是他!高高举起栏杆,凌飞再一次砸下,这一回直接砸在年长保安的后脑勺。砰的一声,年长保安脑门直接磕在地上,前额血液渗出,后脑勺也被开了瓢,满地的血迹。

    年长保安满眼惊恐,为什么,这个人还是当年他认识的凌飞吗?为什么他突然变了一个人似的,狂妄大胆且实力强悍!这种时候他想到了求饶,可惜已经晚了,凌飞手中的栏杆再次落下,狠狠砸在他的后脑勺。年长保安脑中嗡的一声,世界都变得黑暗,昏了过去。

    保安室里的年轻保安吓得直哆嗦,着急忙慌拨打了个电话。

    “小少爷,差不多可以了。”闫正芳看情况差不多忙说道,杀鸡儆猴如此即可,要是杀人难免让凌家中讨厌凌飞的人大做文章,凌飞可是完全不受待见的人。

    凌飞耸肩,松开手栏杆又一次砸下来,砸在年长保安脑门上。扫了一眼保安室内的年轻保安,走到车旁上车。

    而此刻,一大队的人马已经由凌家大宅内冲了出来,最后方一位鲜衣怒马的公子哥,他放下了手中的电话,这是方才年轻保安打来的。公子哥眯着眼睛:“子轩哥不在,就让我来好好收拾收拾你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刚刚放下电话,手机又响,他拿起一看眼前大亮:“子轩哥!”

    耳边是一道年轻男人的声音:“那个杂种回来了?”

    “是的,刚刚还打伤了一个保安。”

    “呵,两年多不见,大有长进。”凌子轩淡笑。

    “现在我已经派了大队人马过去,够这小子喝一壶的。”

    “别打死了,不然以后可没得玩。”凌子轩吩咐道。

    “这是自然,我明白。”

    “哦,对了,子延。”凌子轩那头顿了顿,“我上次吩咐你的那个女人找到了吗?”

    凌子延回答道:“还没有,不过应该快了,我们凌家的情报工作您是知道的。”

    凌子轩舔了舔嘴唇:“那个女人媚态入骨,我平生还是第一次见,是个极品尤物。”

    “对了子轩哥,说来有点巧,这个叫洛倾城的女人好像也来自新城,和那杂种是一个地方来的。”凌子延说道。

    “哦。”凌子轩显然对这个话题不感兴趣,应了一声便挂断电话。

    放下电话后,凌子延望着远处的大队人群冷冷一笑,不自量力的家伙还敢回来。

    凌子延其实也是庶出,不同的是他母亲是稍有地位的小家族小姐,和凌飞母亲是佣人完全不同。虽然她母亲行为放荡,生凌家的孩子抱着不纯的目的,可凌家也不在乎这些。

    凌子延处境比凌飞好,加上他从小懂得讨好人,各种拍凌子轩的马屁,所以他现在是凌子轩的头号跟班,在凌家混得风生水起,当年侮辱凌飞的人中他是主力军。

    闫正芳的车没开一段,凌飞就看到前头有人将大路挡住。

    闫正芳不由得笑道:“我的小少爷啊,您在凌家的处境比我想象的还要差。”

    “一群杂鱼,上不得台面。”凌飞毫不在意,甚至说凌家一群人全上他也不会在意。

    “不过,我们现在怎么办?”严胜发问道,路让这群人挡了过不去。

    凌飞乜了眼闫正芳:“这里还有别的路吗?”

    “除非绕一大圈,不过那边是小门了。嗯?您什么意思?”闫正芳心神一凛。

    “既然只有一条路,那就碾过去。”凌飞缓缓说道。

    闫正芳头皮发麻,这么多人,碾过去?这里还是凌家,给他几个胆子他也不敢。

    “不敢开?你下来,让我来。”凌飞说道。

    闫正芳神色为难:“小少爷,不是这个问题。关键是伤了这么多人,那更麻烦。”

    “不开?”

    “不能开!”

    咔嗒一声,凌飞打开车门,走了出来。

    “小少爷,您能给我省点心吗?”闫正芳欲哭无泪,他知道凌飞准备做什么。凌飞这暴脾气,怎么可能饶过这群人。再想想过往凌飞的经历,这群人就是过来找死。

    领头之人看到凌飞一人走过来,讥笑道:“凌飞,看到我过来,准备亲自跪地迎接是吗?”

    凌家认识凌飞的人真不少,这又是一个。闫正芳在车内苦笑,他实在没法想当年的凌飞被欺负成什么样?什么阿猫阿狗都敢对他这么说话,就连外头的保安也敢仗势欺人。再想想如今的凌飞,天差地别。

    两年的时间让一个人变化如此巨大闫正芳也觉得不可思议,有道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凌飞这是江山未改,本性大变!从一只绵羊成了一只雄狮。

    凌飞缓缓吐出一个字:“滚。”

    领头之人眼睛瞪大,随即哈哈大笑,身后那群人跟着哄堂大笑。

    “你们听见了没?他说滚!软皮虾竟然还能说出这个字来,真是让人意外啊,哈哈哈!”领头之人讥笑道。

    他身后之人纷纷应和:“是啊,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以前看到我们都绕道走,现在竟然敢说这话,胆子肥了不少。”

    “新城去了两年,估计吃错药把脑子吃坏了,什么形势也不看清楚。”

    “没把脑子吃坏,他还是一样蠢。”

    “说吧,你们想怎么死?”凌飞眼一扫。

    “啧啧啧,凌小少爷真是不得了,”领头之人更是大笑,“听到没?现在还想让我们死呢。”

    “凌小少爷,你恐怕还没有搞清楚状况。你如果跪地求饶,我们兴许还能饶了你,这么多人,一人一口唾沫都能淹死你。”领头之人讥笑着道。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